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杨莉明:不应太早断定雇主“无良” 未能把员工照顾好雇主或许有难处

 

字体大小:

杨莉明说,多数雇主能理解推进有关措施的必要,也大力配合当局落实措施,她非常感谢这些雇主;至于那些不能配合的雇主,当局会先去了解他们情况,不要太快断定他们是不良的雇主,因为他们可能也是情况所逼。

2019冠状病毒疾病疫情发展迅速,一些雇主在配合政府措施方面可能遇到困难,不应太快断定没能照顾好员工的雇主都是“无良的”。

在《联合早报》昨天(4月25日)下午首播的“疫起来加油”资讯与娱乐线上节目中,人力部长杨莉明说,当局非常理解很多雇主在这段时间面对很大的压力,尤其人力部一直不断发出新的规定和指导建议。

她说:“我们自己都会觉得喘不过气,更何况是雇主呢。他们要配合政府,也要出很大的力。”

本地聘用客工的雇主有6万多名。杨莉明说,多数雇主能理解推进这些措施的必要,也大力配合当局落实措施,她非常感谢这些雇主。

“至于那些不能配合的雇主,我们会先去了解他们情况,不要太快断定他们是不良的雇主,因为他们可能也是情况所逼。”

疫情发展迅速 须加快作出反应

杨莉明昨天也在面簿发文说,由于疫情发展迅速,人力部必须加快作出反应,推出新的和更新指导原则。“如果快速行动,我们知道雇主几乎没有时间调适。可如果行动太慢,会造成更大的传播风险。这是一个困难的取舍。”

为了防止冠病在客工群体进一步传播,从本月20日至5月4日,建筑业的18万名客工和他们的家属都须遵守居家通知令。为此,人力部和建设局联合发文告,就雇主如何为这些客工做出安排提出指导建议。

其他指导建议包括要求雇主以电子方式支付居住在宿舍的客工的薪水,并在客工需要时协助他们办理汇款服务。

针对电子方式支付工资的目的,杨莉明解释说,客工远在家乡的家人同样受到封城和其他防疫措施的影响,急需要钱确保三餐温饱。

然而,雇主在这段期间很难接触到员工,因此须鼓励还在以现金支付薪水的24%雇主转用电子方式。令人欣慰的是,近来已有2700多名雇主为约3万5000名客工设立银行户头。

杨莉明说:“这么做也有助于防止将来发生薪资纠纷。更重要的是,我们必须让工人放心,而无须为了薪水感到焦虑和不安,否则后果可能不堪设想。”

客工援助联盟负责人之一蔡引舟参与视讯连线访谈环节时则说,民间组织把雇主和宿舍经营者视为“最后一道防线”,是他们联系客工的重要渠道。

他认为,如果客工病倒,雇主又不履行他们的责任,民间组织要继续维持与客工之间的关系,了解他们所需是很困难的。

蔡引舟说:“所以我们主要是支持雇主,不过如果发现他们推卸责任,我们也会把这些个案告诉人力部,让他们接受法律的制裁。”

民间组织走进客工宿舍 送餐食也助排忧解闷

目前禁足在宿舍的客工,心理健康也必须获照顾。关注客工权益的民间组织过去几周也在帮政府留意防疫缺口,为规模较小的宿舍送餐,并成立专给客工的网上平台,让他们在疫情期也能提升技能与学习新知识,排忧解闷。

为了与这些组织协调,人力部最近也成立新的工作小组,每周定期与各组织代表开会,加强沟通。小组由人力部政务部长扎吉哈负责领导。

最近刚成立的客工援助联盟联合发起人蔡引舟在“疫起来加油”线上访谈节目上分享说,目前联盟有约100名义工,他们将工作聚焦在规模较小的工厂改建宿舍上,当中有一组人专负责每日联系客工与雇主,了解他们的需求,再进行部署。

联盟在这段期间专为客工设立的网站www.sgmigrant.com,则是一个一站式的“求助网”,而且有英语、淡米尔语和孟加拉语三种语言。不管是需要援助或解闷,在网站上都能找到相关资源,如客工能上网学华语和英语,网站上也有适合他们的游戏。

蔡引舟指出,病毒不是唯一危险的东西,如今客工困在宿舍里,身体没有活动,精神健康上也可能受影响。他说:“我们很自豪地称自己会为客工提供香格里拉大酒店式的服务水平。民间组织不只是在尝试解决客工的餐食,也会根据他们不同的习惯与需要,尽量帮助他们,照顾他们的身心健康。”

人力部长杨莉明对于社会动员起来援助客工,感到欣慰,也表示人力部将尽力与各个组织配合,希望能更了解客工的需求。她也汇报说,以这周来说,政府在大型的客工专用宿舍已经分派超过600万份餐食,下周料将突破1000万份。

杨莉明:国与国之间仍须商讨 客工要回国并非我国能擅自做主

客工宿舍的冠状病毒传播情况尚未放缓,只能待在宿舍里的客工每天都提心吊胆,建议新加坡政府让健康的外籍劳工回国,以减轻本地医疗负担。对此,人力部长杨莉明表示,政府并不反对客工回家,但这不是我国能擅自做主的事。

来自中国河南开封的韩铜(48岁)在昨天首播的“疫起来加油”节目上发问,为何新加坡政府不考虑把健康的外籍劳工,或者让准证即将到期或已经到期的外籍劳工放假回国。

他认为,让健康客工暂时回国,对政府和客工而言都有好处。“对于劳工个人来讲,特别是家人看到新加坡的疫情这么严重,家里人也很担心。”

在本地断断续续做了六七年工的韩铜也说,现在每天待在宿舍不能工作,给新加坡创造不出来什么价值,还要挤兑医疗资源。“回国休息一段时间,等新加坡疫情过去,没有疫情了,再来新加坡重新工作,也是很好的。”

杨莉明回应时说,政府的基本态度是不催着客工回家,但是如果他们想回家的话也不阻止。“这个是客工和他们雇主之间的选择。他们如果想要回家的话,当然会通过正式的渠道帮助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乡。”

不过,杨莉明也说,按照目前的情况,部分国家基本上正处于一种封闭的状态,就算是自己的国民,也未必能够回家。“这个可能是国与国之间还可以继续商讨的一件事情,但不会是新加坡能够擅自做主的。”

公参张徐民:中国驻新使馆通过不同渠道协助客工

在疫情期间,援助中国籍客工是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的“重中之重”,使馆积极通过不同渠道接触这些客工,如发慰问信和录制慰问视频。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公参张徐民接受“疫起来加油”资讯与娱乐线上节目访问,表示使馆一直与我国人力部和全国职工总会外籍劳工中心保持密切沟通,合作解决困难。

张徐民在昨天首播的节目中说,随着外籍劳工确诊病例近期持续大幅增加,不少工人向使馆表达了焦虑和担忧。

目前工人关注的问题主要有四个方面,包括宿舍管理不到位、隔离和检测速度有待加快、雇主侵害工人合法权益,以及工人承受预期外的经济损失。

为了保障工人的安全防护,使馆已筹拨了8万个口罩,分别通过中资工程企业和外籍劳工中心发到了工人手里。使馆也动员中资企业的力量,募款支持工人防疫。

使馆还通过多种方式给工人送上关爱,包括先后三次发慰问信。中国驻新加坡大使洪小勇也应我国人力部的邀请为工人录制慰问视频,并与在宿舍居住工人的代表连线,来详细了解工人饮食和医疗卫生的情况,同时提醒工人加强个人防护,保持身心健康。

根据中方统计,目前中国在新加坡的劳务人员有约7万人,主要从事的行业包括建筑、制造、餐饮、交通运输等。

使馆接下来将在前期所做工作的基础上,继续采取有力的措施。例如,发放刚运抵使馆的口罩、药品和健康手册给工人们。

盼对工人加强心理辅导

另外,病毒阻断措施延长至6月1日,意味着客工须在宿舍集中居住更长时间。因此,使馆希望新方能针对性地加强工人的心理辅导,帮助他们平稳渡过这段艰难时期。

张徐民强调,疫情防控是一项十分艰巨的任务,对于每个国家都是如此,而新加坡政府为了抗击疫情,作出了巨大努力;人力部、外劳中心、工商联合总会等新加坡各界对中国客工也给予很多关心和帮助。

“在这个过程中,我想再次强调,我们大使馆不会缺席,我们会和我们的工人们在一起,来做我们一切能做的事情。我们期待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新加坡的防疫形势能够尽快的好起来。”

客工如何求助?

■人力部维护职工权益热线:1800 2219922

■外籍劳工中心:65362692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紧急求助电话:64750165

我们要探讨的范围应该比较广,不仅是客工住宿条件,我们也必须去考虑如何加强国家整体的医疗监测,当然还有改善客工福利。我觉得这是值得也必须做的完整检讨。

——人力部长杨莉明

我们很自豪地称自己会为客工提供香格里拉大酒店式的服务水平。民间组织不只是在尝试解决客工的餐食问题,也会根据他们不同的习惯与需要,尽量帮助他们。

——客工援助联盟联合发起人蔡引舟

新加坡保健服务集团负责管理13个不同宿舍的医疗站,每个医疗站每天有约20到50名客工来求医,当中会有约10到40人出现流感症状,需要进一步检查,也可能需要进行冠病检测。在这段期间,客工都会害怕感染到冠病,不能工作。我们在场的医护人员就在医疗站提供医疗知识,尽量回答他们的疑问。

——参与宿舍抗疫工作的新加坡中央医院矫形骨科顾问医生冯启尔

新加坡政府宣布实施病毒阻断措施以来,陆续出现一些工人遭到当地雇主解雇的情况。部分雇主不履行为工人购买回国机票、办理准证延期等法律义务,工人的生活陷入困难,有的甚至面临非法滞留在新加坡的风险。前期新加坡人力部和外籍劳工中心就解决这部分工人的关切,给予很大的支持。但随着阻断措施的延长,不排除后期仍然会出现一些工人遭解雇的情况。

——中国驻新加坡大使馆公参张徐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