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传染病专家为个别日常活动分类 多过10人亲友聚会属“高风险”

字体大小:

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病专科医生梁浩楠解释,冠状病毒传播的效率主要取决于人数,以及是否有落实安全距离措施。除了可透过物体的表面接触传播,一些社交活动如拥抱、唱歌等,也可增加病毒传播风险。

我国的病毒阻断措施接近尾声,但人们的日常生活不会一下子恢复如前。受访专家指出,不同活动附带的病毒传播风险也有差别,例如参加大型活动、去酒吧和电影院等属“高风险”级别,公众应注意采取额外防疫措施。

联合领导跨部门抗疫工作小组的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黄循财前天(5月17日)在面簿贴文说,政府正为下一阶段的抗疫工作准备,探讨哪些活动可在安全的情况下恢复。“我们将采取非常谨慎和精确校准的做法,不会是简单地回到阻断措施前的生活。”

《联合早报》邀请两名传染病专家根据个别活动的风险级别进行分类,发现参加多过10人的亲友聚会、去夜店、按摩院和健身房等属“高风险”活动;在餐饮场所堂食、去理发店和美甲店属“中等风险”;而去超市、购物商场、公园等则属“低风险”。

伊丽莎白诺维娜医院传染病专科医生梁浩楠受访时解释,2019冠状病毒传播的效率主要取决于人数的多少,以及是否有落实安全距离措施。除了可透过物体的表面接触传播,一些社交活动如拥抱、唱歌等,也可增加病毒传播风险。

针对去超市、湿巴刹、零售商场和商店,虽然专家普遍认为属于低风险活动,但梁浩楠说,这类室内场所毕竟空气比较不流通,病毒也较容易存活,风险应属中等级别。

然而,专家们也提醒,这类风险级别是基于主观标准,并非绝对标准。鹰阁医药中心传染病专科医生黄乘佑指出,就算在低风险场合,若有人做出任何出格行为,也可大幅增加风险,反之亦然。

他举例说,在人潮拥挤的体育馆观看一场足球赛属于高风险活动,但如果能限制观众人数,并且劝阻球员们不要在得分后互相拥抱,就可降低风险。

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副院长(研究)古阿烈副教授(Alex Cook)同样指出,理想中,若能量化每项活动的风险,自然会更容易决定何时恢复哪些活动,但目前这方面未有充分证据,因此逐步开放不同活动仍是明智之举。

阻断期后的措施将有所放宽,病毒传染的可能性也会随之增加。古阿烈说,倘若疫情再度恶化,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我国或须推行多一轮病毒阻断措施。

因此,个别场所仍应限制人流,以控制风险,黄乘佑就建议,餐饮场所应限制食客逗留的时间,因为食客不可能一直戴着口罩;健身房则应确保持续消毒器材。

黄循财也透过面簿贴文提醒国人,不要以为6月1日后就可全面恢复活动。“请做好准备,现有许多限制和措施将持续多一段时间,以保障我们亲友的安全。”

他强调,我国在调节有度、分阶段地解除阻断措施时,需要全体人民的耐心和纪律。“我们一定要尽一己之力防止病毒扩散,确保它不再卷土重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