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确保船运可持续性与人员安全 我国3月底至今已批准逾4000船员替换申请

字体大小:

经过九个月的海上“漂流”,55岁印度籍船员阿瓦德仕昨天(6月12日)终于盼到回家的日子,显得特别兴奋。

冠病疫情过去几个月导致全球多国限制跨境人员流动,船运换班程序顿时陷入瘫痪。

去年9月从日本登上货船“CRIMSON MONARCH”当总工程师的阿瓦德仕(Awadhesh Prasad)在今年2月合同到期后,发现自己别无选择,只能继续留在船上。

“当时非常难过,因为全球陷于冠病危机之中,我们根本找不到回家的途径,所以只能继续留在船上干活。幸好船上设施齐全,大家可以上健身房、玩游戏,及开派对来消磨时间,保持士气高昂。”

透过船运公司Executive Ship Management(简称ESM)的努力争取,再加上新印两国多个政府部门的从中协调,阿瓦德仕和另外86名来自不同货船的印度籍船员昨天终于得以坐上傍晚飞往孟买的包机回国。另有54名乘坐同一班包机抵达我国的船员昨天已安排登上停靠在我国港口的六艘货船。

这是继上周六(6日)第一班载着印度籍船员从我国飞往斯里兰卡科伦坡后的第二班包机。

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本月9日在面簿针对此事发表看法时指出,船员替换问题已对全球的正常贸易流通构成威胁。

他说:“很多船员已超过合同条款,多工作了几个月……除非能找到替代船员,否则全球航运业在威胁要停止航行。由于商业船只承载着80%的世界贸易,这个问题可能会扰乱甚至堵塞全球供应链。”

“新加坡非常积极正视这个问题。我们的政府机构一直在与航运伙伴、船员工会和航运公司密切合作,以安全的方式促进船员更换。”

根据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昨晚发布的文告,从3月27日至今,当局已批准超过4000名船员的替换申请。这些船员来自超过300家船运公司,涉及大约500艘船只。

交通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部长蓝彬明医生昨天在面簿贴文指出,当局在遵照《新加坡船员替换指导手册》罗列的新章程,以安全有序的方式推动船员替换。

这本手册由新加坡船务公会和新加坡高级海员联合会一起编撰,并得到海事局支持。新加坡海事及港务管理局局长柯丽芬昨日在樟宜机场受访时说:“自上月22日海事局发出最新通告以来,我们每日收到的船员替换申请已在急剧增加……考虑到当前的疫情形势,新加坡有责任为各国船只提供安全的船员替换服务。”

她认为,《新加坡船员替换指导手册》确保船运公司在进行人员更换时,有可参照的标准。

主导实现昨天包机的船运公司总经理萨特雅德拉(Satyendra Pratapsingh)受访时说,争取航班进入印度非常艰难。“国际航班在印度被禁……为了包下一架飞机,我们经过了一个漫长的过程才能获得相关许可。新加坡政府一直与我们紧密合作,非常感谢他们。”

萨特雅德拉透露,昨天飞往孟买的往返包机耗资12万美元,他们的公司承包了大部分费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