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文:就算中美没有公开冲突 世界也更可能出现不稳定不繁荣局面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带来的严重影响以及国内政治的盘算,使得中美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竞争加剧,双方因此不太可能找到彼此容纳的空间。

我国外交部长维文医生指出,各国都希望中美之间不要爆发“热”冲突,但双方缺乏战略信任和相互依存的关系,计算失误的风险已经升级,“就算没有公开的冲突,这个世界也更可能出现不稳定、不繁荣的局面”。

维文也说,所有人都希望中国和美国能够找到合作的方式,但眼下中美在贸易、网络安全或技术层面的竞争将加剧,涉及敏感的国内问题,或者中国视为核心利益的香港或台湾等问题方面,人们会不时地听到一些强硬的、苛刻的言论。

维文昨天是在外交部全体会议上发言,阐述冠病后的世界外交形势。

以李显龙总理为首的我国多名政要,日前刚通过电视和网络发表六场“冠病后时代保障新加坡未来”的全国演说。维文的讲话虽然不在全国演说之列,但也通过面簿向公众直播。

他指出,包括气候变化和恐怖主义在内的长期跨境威胁不会因为冠病疫情结束而消失,疫情也进一步凸显了全球经济中存在的根本问题。

他说,“及时生产”(just-in-time)在经济前景良好时被视为效率最高的供应方式,但各国现在会采用“以防万一”(just-in-case)的供应方式来保障制生产能力的坚韧性。

“全世界市场重开以后,我认为我们会看到更短、更分散的供应链,这将对新加坡这样的枢纽产生显著的影响。”

维文也说,区域紧张局势也有可能在无预警的情况下迅速被点燃,因此他引述建国总理李光耀2009年在外交学院主办的拉惹勒南讲座上的演讲内容,重申我国必须不断地重新塑造自我,这样才能保持对世界的相关性、以及创造政治和经济空间,满足新加坡的经济需求。

在外交上,维文强调,我国要继续捍卫合法权利并维护国际法,同时也要维持国家的信誉和可靠性,并坚守合同的神圣性,尤其不能在慌乱之中,做出扣押材料的行为。

他表示,我国绝对不能屈服于恐吓或者被他国以利相诱,时不时就得向他国说“不”,无论对方的大小或远近。

新加坡这样的小国永远都需要稳定、可靠以及可信任的朋友,维文指出,因为小国除了全球化以外别无选择。“小国需要一个基于规则的多边秩序,在这样的秩序中主权国家平等互动,国家无论大小,所发出的声音都能被听到,而且得到充分的考虑。”

他也说,我国在危难时期要继续作为负责任全球公民尽一分力,客工帮助建立新加坡,因此冠病病例增加时,新加坡像照顾自己人一样提供最好的医疗服务,邻国和友国需要帮助时,我国也捐赠了口罩、医疗设备等必需品。

“在新加坡病例增加时,我们也受益于此。我们应继续和友国合作,互相提供支援,并加强多边架构和网络……否则各国如果只按自身利益行事,就会成为一个只奉行丛林法则的世界,我们不想走这条路。”

维文也说,我国需要和新的伙伴合作为必需品开源,继续扮演好世界枢纽的地位,并致力于跨境研发和知识交流。

他也为外交官过去几个月做出的个人牺牲表达谢意,并指出新加坡未来的成功将取决于人们的认同感、价值观和勇气。“这是新加坡人为新加坡人民进行外交的体现方式。”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