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行动党介绍准候选人 不同领域一门心思活跃社区体会民情

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王瑞杰(中)昨天为行动党主持首场准候选人介绍会,介绍林绍权(左起)、娜蒂雅、谢秉辉和陈国明这四名来自社会不同领域,即将代表行动党参选的新人。(人民行动党提供)

字体大小: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以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的身份主持了该党的首场准候选人介绍会,介绍四名新人。随王瑞杰亮相的准候选人来自社会不同领域,分别为经验丰富的公务员、律师、海事业高管及企业家。决定参选前,这四名新人都曾以不同身份活跃于社区,深入了解民情,对于经济、社会流动性、年长者、青年、环境等课题都有自己独特的观察与见解。

出身贫寒更关注社会流动性 陈国明要让每个人走得更长远

20200625_news_tankokmeng.jpg
近期辞去人民协会总执行理事长一职的陈国明(50岁)拥有丰富的公共服务经验。在领导人协以前,他曾在新加坡武装部队和国防部服务多年。(人民行动党提供)

儿时家境不富裕,与11名家人同住三房式组屋,陈国明为了帮母亲卖沙爹还练就“学得快”和“跑得快”的本领。虽然成长过程中拥有的不多,但周遭人的善意总让他感恩在心,特别难忘与他不熟识的邻居送给他人生中第一双足球鞋,让他能穿着参赛。

一晃眼,在公共服务领域服务超过30年的陈国明选择出来参选,希望延续这份互助精神,更要尽一份力维持社会流动性,让每个孩子和年轻人能继续在人生中取得成功。

近期辞去人民协会总执行理事长一职的陈国明(50岁)拥有丰富的公共服务经验。在领导人协以前,他曾在新加坡武装部队和国防部服务多年。

陈国明昨天在自我介绍时透露,父亲是德士司机,母亲除了当工厂女工,也当保姆。有一阵子,母亲还趁周六时在邻里卖沙爹。所以他都会竭尽所能帮助母亲贴补家用。

回忆当年当非法小贩的日子,他说:“我们只需要一个移动式炉子,还有一包沙爹就可以做生意了。我记得,要好好帮母亲的忙,就要学的快。而在当时,如果你明白我说什么,这意味着我也必须跑得快。”

求学时期一直兼职打工,包括到咖啡店当助理的陈国明说,他从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不管是有地方住,还是一日三餐都好,人不能将任何事当做理所当然。

这也就是为何邻居在发现他和哥哥没有合适的鞋子却要参加球赛时,慷慨送出球鞋。这份让他铭记于心的善意也让他一直坚信国人互相关照,就可以让每个人走得更长更远。

他高中凭着优异的成绩获得武装部队优异奖学金,到英国曼彻斯特维多利亚大学就读航空工程系,并在1994年以一等荣誉学位毕业。

因为本身受惠于新加坡的体制,已婚并育有三个孩子的陈国明一直对社会流动性课题十分关注。  

他观察到,过去几年来,维持社会流动性变得越来越具挑战,就算社会不断地进步,要继续保持流动性还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据了解,陈国明之前活跃于白沙—榜鹅集选区。

如果当选,陈国明希望未来能确保全国政策会照顾到有需要的群体,让他们不论是在成长过程或是教育方面,都能享有公平竞争的环境。

他也特别希望为弱势家庭的孩童发声,让他们能拥有和其他孩子相同的机会茁壮成长,在不同跑道上发挥所长。

邻居发现陈国明和哥哥没有合适的鞋子却要参加球赛时,慷慨送出球鞋。这份让他铭记于心的善意也让他一直坚信国人互相关照,就可以让每个人走得更长更远。

林绍权住租赁组屋30多年 母亲教他把握机会感激周边人

20200625_news_ivanlim.jpg
林绍权过去一年在亨德申—杜生区(Henderson-Dawson)选区做义工,主要关心年长居民与有特别需要的弱势孩童。(人民行动党提供)

从小在租赁组屋长大,O水准考试后就停止升学,林绍权凭着自强不息的精神求进步,最终完成硕士学位并成为大企业总经理。

林绍权从小与家人住在亨德申租赁组屋,一住就是30多年。除了组屋社区,他另一个熟悉的成长环境便是巴刹,因为父亲是一名鱼贩,他从小便跟随父亲到裕廊渔港和巴刹帮忙。

由于家里环境不允许他继续升学,他在1994年考完O水准后便到船厂工作。

他说:“我第一天到船厂工作时,有一个大叔问我‘你来船厂干什么,你应该去读书’。”

他在船厂里努力打拼,获得公司提供奖学金到新加坡理工学院就读文凭学位,然后进一步到英国纽卡斯尔大学就读海事工程系,并以第一荣誉的成绩毕业。

如今他是吉宝岸外与海事总经理,负责海事和造船业务。

他昨天以潮州话说“花无百日红”,这是母亲对他和哥哥姐姐的教诲,叫他们必须把握机会以及感激周围的人。

林绍权过去一年在亨德申—杜生区(Henderson-Dawson)选区做义工,主要关心年长居民与有特别需要的弱势孩童。

他也关心本地商业领域及工作空间的数码化转型,同时很专注气候变化和可持续性课题。

30岁最年轻新人娜蒂雅 有15年社区服务经验

20200625_news_nadia.jpg
行动党本届大选最年轻新人娜蒂雅(Nadia Ahmad Samdin)今年30岁。(人民行动党提供)

行动党本届大选最年轻新人娜蒂雅(Nadia Ahmad Samdin)今年30岁,她虽是马来族,却能用华语交流。

娜蒂雅是一名律师,之前曾担任《亚洲新闻台》的时事新闻制作人,由于上小学时曾学过两年华文,所以可以用华语交流。

她昨早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小时候常因为皮肤白皙被误认为是华人,但对方开口跟她说华语时她都满头雾水,所以下定决心学华文。

她说:“我跟妈妈说我要去补习学华文,学了两年,但只能用简单的华语对谈。”

这名90后女生年纪虽轻,却拥有15年的社区服务经验,是名经验丰富的义工。她通过不同的机构为社区服务,也曾发起每个月帮助弱势孩童的义工计划,为孩子们填补易通卡,避免他们缺课。

此外,娜蒂雅也是青年法庭的顾问小组成员之一,热衷于为女性议题和青少年问题发声。

她说:“我很明白我这一代人的责任,以确保新加坡可持续繁荣,让所有年龄层的新加坡人都可以进步发展。”

她希望自己出来竞选后,可以为缺乏机会的弱势群体发言,让他们也可以拥有美好的未来。

娜蒂雅在自我介绍时透露自己业余潜水已有八年,可以感受到全球暖化、塑料污染等带给海洋的冲击,因此也希望能够与专家和环保人士合作,探讨这方面的问题。

青年企业家谢秉辉认为 国家发展良好企业才有前景

20200625_news_chia.jpg
本地青年企业家谢秉辉希望接下来也可肩负人民代议士重任,积极为经济、中小企业、心理健康等课题发声。(人民行动党提供)

念大学时就与伙伴一起创业助音乐人圆梦,近年来更采用社会企业模式管理小贩中心推动创新,本地青年企业家谢秉辉希望接下来也可肩负人民代议士重任,积极为经济、中小企业、心理健康等课题发声。

也是人民行动党第一助理秘书长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昨天主持行动党首场准候选人介绍会,四名准候选人亮相,其中包括Timbre集团联合创办人兼董事经理谢秉辉(36岁)。

向来坚信要为他人创造机遇的谢秉辉15年前与生意伙伴创立Timbre酒吧餐馆,为本地音乐人提供表演平台。如今,Timbre集团旗下音乐酒吧已成为知名的乐团现场表演场所,集团也管理Timbre+食阁和义顺公园小贩中心,推动本地小贩创新。

从商经验丰富的谢秉辉说,冠病疫情对很多中小企业造成很大冲击,他的生意也不例外。

但他认为,人民与企业要取得成功,首先要有富强的社会。像Timbre集团一样的本土企业如果要有好的发展,新加坡就必须先有好的发展。所以就算生意目前面对挑战,他还是选择在此时参政,希望有机会积极就经济和就业课题提供看法。

他说:“我希望能在国会上有效地为中小企业发声……我们必须加倍努力协助中小企业,不仅是帮助他们生存,也要帮助他们变得更强大。”

除了经商,谢秉辉也十分关注本地青年课题,是新加坡青年行动计划(SG Youth Action Plan)小组联合主席。在与年轻人交流的过程中,他发现他们很多对环境永续性、心理健康、未来就业等表达关注。

尤其抗疫期间有许多人都“闷”在家中,让大家对心理健康课题也愈发关注。加上谢秉辉身边也有人经历过这方面的挑战,这让他更觉得有必要多帮助这个群体。

他说:“我们之中可能有些人的亲友正面对艰难的时刻……我们必须让社群具备必要技能,有效地在第一时间协助有需要的人,扩大社区里的朋辈支援网络,发挥互助精神。”

20200625_news_papcandidates4.jpg

受师长滴水之恩要加倍回馈社会

20200625_news_pap2.jpg
人民行动党副主席、环境及水源部长马善高(中)昨天介绍四名新人。他们是前公务员叶汉荣(左起)、职总行政与研究部主任阀贺米、谢甦律师事务所主任苏慧敏,以及大华银行高级副总裁黄文鸿。(人民行动党提供)

自身努力加上社会扶持,新亮相的人民行动党准候选人在师长的支持下力争上游,脱离贫穷与学业落后的困境。他们如今出来竞选,希望回馈社会,为民服务。新人们在自我介绍时,屡次提起成长时期长辈和老师对他们的鼓励和教诲,不管是就言语或行动而言。这些养分让他们相信自己的能力,不断茁壮成长。成长中所面对的难题,成为他们与他人产生共鸣和连结的桥梁,也让他们在有深刻体会的各种议题上,立志为人们发声。

半工半读拼出个银行高管 黄文鸿坚信态度决定未来

20200625_news_wee.jpg
黄文鸿目前担任大华银行高级副总裁。(人民行动党提供)

黄文鸿(43岁)出身贫寒,15岁那年在工厂打工时,一名女督工告诉他:“你要嘛,就用功读书,用脑力去赚钱,不然的话,你就得用劳力过活。”

于是,他在理工学院毕业后,以半工半读的方式完成大学课程,后来还考获特许会计师资格。

他昨天在人民行动党准候选人介绍会上说:“我很庆幸生长在一个任人唯贤的国家。不论出身背景或起点,积极的态度还有终身学习,可以决定我们的未来。”

目前身为大华银行高级副总裁的他,儿时父母都得工作,由外公外婆带大,住在租赁组屋。他自我介绍时也用广东话说,年长者对家庭乃至社会扮演举足轻重的角色,如果当选,他会为年长者议题发声。

黄文鸿从事银行业有22年,他在贸易融资方面的经验,让他有机会接触许多中小企业。他说,疫情期间,中小企业面临许多考验,如保障员工饭碗、确保资金周转、以及跟上数码时代,他希望为中小企业尽一分力。

除了工作,黄文鸿过去16年活跃于社区组织,也服务于心理卫生学院、公共监护人办公室,以及母校南华中学的咨询委员会,因此也关心与弱势群体和精神病患。

事实上,他四年前向公共监护人办公室申请担任义务代理人,待命处理失智个案,是深受《联合早报》专题报道启发。

这名早报读者在准候选人介绍会后接受早报电访时说:“虽然这听起来有点俗,但南华中学的校歌提醒我,‘他日学成为国家效力’。既然需要会计师,刚好那个时期我有空,就申请了。”

他坦言,从政会占据他的时间,以后接失智个案要有取舍,如果当事人急需在短时间内完成法律程序,他应该无法接这类个案了。

九年前已开始服务基层 苏慧敏要帮助迷失落后低下者

20200625_news_soh.jpg
苏慧敏目前是谢甦律师事务所(MSC Law Corporation)的主任。(人民行动党提供)

苏慧敏昨天33岁生日一大早,就到人民行动党位于新樟宜路上段的总部,以准候选人的身份出席新人介绍会。

为了不辜负祖母和教师对她的期望,要她在出人头地后回馈社会,她约九年前从法律系毕业后,就开始在武吉班让基层服务。

“这段时间我非常开心,接触了许多乐龄人士,与他们沟通我尽量用华语或福建话,那也让我想起小时候和阿嫲在一起的快乐时光,因为阿嫲在我中三那年去世了。”

苏慧敏小时候贪玩,成绩不好,考上邻里的明智中学,被编入普通学术源流。然而,祖母非但没有给她压力,反而告诉她,她只是还未开窍。

所幸,明智中学的教师循循善诱,激发她努力学习,并且在她说想当律师时,鼓励她放胆追梦,让她摆脱普通源流标签的束缚。

她以中英双语做自我介绍时说:“中学老师们给我的唯一忠告是,如果有一天我当上律师,要记得帮助迷失者、落后者、最低下者(the lost, the last, the least)。”

苏慧敏目前是谢甦律师事务所(MSC Law Corporation)的主任。2014年,她在社区设立了法律咨询服务诊所,帮助有需要的居民。

她也是苏氏公会的法律顾问、西北区社区理事会委员,以及正华小学咨询委员会主席。

回忆起她与年长居民的互动,她想到的都是温馨片段。“许多居民对我关怀备至,把我当成是自己的女儿或孙女一样,常常看到我都问工作忙吗?有没有吃饭?有没有吃饱?”

苏慧敏说,这些年来在武吉班让服务,她早已视该区原议员张俰宾博士为导师。

“他总是提醒我,要做一个好议员,就要把心思放在居民身上,从他们的观点思考,了解他们担心的事。”

阻断期居家照顾五个孩子 叶汉荣理解家庭与工作挑战

20200625_news_yip.jpg
叶汉荣是前公务员,刚辞去关爱乐龄办事处(Silver Generation Office)总署长一职。(人民行动党提供)

“上有老下有小”的叶汉荣(43岁)是第二轮介绍会上,孩子最多的候选人。

他有五个年龄介于两岁到10岁之间的孩子,疫情期间在家办公,家务和孩子教育都和妻子一起承担。

他说,自己非常理解员工在兼顾家庭和工作之间必须面对的挑战。

叶汉荣说,自己经常被问到,为什么要生那么多孩子?他解释,除了因为自己和妻子非常喜欢小孩,这也是因为他们对新加坡的未来有信心。

叶汉荣说,孩子越多,作为家长的付出也越多,而从政也是一样的道理。“从政虽然须要做出牺牲,但这不比能做出贡献,把新加坡打造成一个能让我的孩子和他们的后代感到骄傲的家园来得重要。”

提及疫情期间在家办公,他笑说:“家里没请帮佣,我和妻子两个人除了煮饭、做家务,还得监督孩子们上网课。所以我非常了解有年幼小孩的家庭面对怎样的挑战。”

他也认为,哪些工作适合并可允许在家进行值得讨论,这可能会为家庭创造更多相处的时光。

叶汉荣提到,自己的父母和岳父岳母年事已高,他很关心乐龄人士的晚年生活。

他是前公务员,刚辞去关爱乐龄办事处(Silver Generation Office)总署长一职,因此希望能接触更多年长者,确保他们从政策中获益。

叶汉荣在介绍会上也说了一个小故事——他曾担任体育和数学老师,当时一名学生不肯交作业,他让对方到课室外罚站。后来得知,这个孩子家境不好,必须半工半读,因此才没时间做功课。这件事在他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也令他时刻谨记,为人处世必须抱有同理心。

阀贺米延续母亲奋进精神 希望扩大终身学习照顾低薪工友

20200625_news_fahmi.jpg
阀贺米是回教理事会前副理事长,在加入职总之前是一名正规军人,从军26年,退役时军衔是上校。(人民行动党提供)

母亲靠增进厨艺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让阀贺米深深意识到终身学习的重要性。

除了关注低薪工友的收入问题,阀贺米也希望能扩大终身学习政策的受益群,为国人制造更多再培训的机会,以为他们创造更好的未来。

阀贺米(Mohd Fahmi Bin Aliman,48岁)是回教理事会前副理事长,在加入职总之前是一名正规军人,从军26年,退役时军衔是上校。他也曾于2005年作为副组长带领队伍,代表我国加入由欧盟领导的亚齐监督团(Aceh Monitoring Mission),参与亚齐的和平建设工作。

阀贺米说,他小时候家境贫寒,父亲生前是一名检查煤气的工人,而母亲则是清洁工人。上小学时,他还得经常去帮妈妈清理垃圾。

然而母亲并未向命运妥协,而是开始学习烹饪,后来改为到一家工厂担任厨师,最后更有机会负责运营工厂餐厅。母亲的好学改变了一家人的命运,因此阀贺米说,终身学习是非常贴近他内心的课题。

他表示,希望能为低薪工友发声,为他们提供渠道,提升技能,学习新知识,并好好计划未来的生活。他说,自己经常看报并关心低薪工友的薪金问题,日后希望有机会能推进现有政策如渐进式薪金模式,让更多公众了解政策并从中获益。

他说:“一些好的政策、措施已经存在,但总会有人被遗漏。我认为最大的挑战是要接触并照顾到每一个人。”

另外,他也非常关注年长者的身心健康,希望能为年长者与看护提供支持与援助,让年长者能安享晚年。

20200625_news_pap_candidates4_2506_2-page-001.jp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