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借老子思想强调阴阳对立也能调和 毕丹星:我国政治应能接受不同观点

工人党党魁毕丹星(中)指出,在他的领导下,工人党仍将坚持透过家访和社区活动,贴近民情。这张照片摄于阿裕尼集选区的持久授权书活动上。(毕丹星提供)

字体大小:

毕丹星透过电邮接受专访,透露他最喜欢的中国经典是老子的《道德经》,当中的阴阳论让他看到了在政治层面的延伸。他说,行动党应该认真思考未来如何面对社会中的批评声音,批评者之所以发声是因为深深地关心新加坡。

万物因道生,政治中若也有阴阳对立,那也可和合与协调。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借老子的哲学思想,强调新加坡的政治应该要能接受不一样的观点,对立的力量也能阴阳调和。

本届大选将首次领军工人党,毕丹星透过电邮接受《联合早报》的专访,花了相当篇幅细谈他对新加坡政治的反思、反对党角色的思考,以及工人党未来方向的思索。

他透露最喜欢的中国古代著作是老子的《道德经》,当中的阴阳论让他看到了在政治层面的延伸。

“华人哲理中的阴阳描述了对立的力量能如何互补调和。人民行动党应该认真思考未来如何面对社会中的批评声音。批评者之所以发声是因为他们深深地关心新加坡。”

之前选举战火未点燃,毕丹星已因国会发言中引用一句“爱国的批评者”(loving critic),先卷入一场与人民行动党人的隔空交锋;如今,选战号角响起,他借古人之语再次回应此事。

“我认为行动党不应该为了污蔑别人而选择性地拼凑事实,完全忽视这些人对社会的贡献。领导人应该以智慧领导人民,团结人民,而不是有意无意地制造社会分裂。这种政治手段只会让新加坡变得两极化,到头来人人皆输。”

毕丹星本月初在国会参与“坚毅向前”预算案辩论时,曾在发言中支持冠病疫情中为客工发声却被质疑另有企图的新加坡人,呼吁政府不要以非黑即白的视角,对待肯提出批评的人,将他们边缘化。

毕丹星在演讲中也引用巡回大使许通美教授用以形容本地剧作家亚菲言(Alfian Sa'at)的“爱国的批评者”,两周后行动党议员陈有明医生在行动党网站上撰文批评,指亚菲言在新马出现主权争议时曾支持马来西亚政府,怀疑毕丹星以反对党领袖身份为亚菲言辩护,是支持同样的主张。

律政部长兼内政部长尚穆根后来也声援陈有明强调这是合理的提问,并要求毕丹星回答,他是站在哪一边说话?

毕丹星当时回应说,任何新加坡人如果一贯表达拒绝新加坡或宪法的观点,或是利用海外政治议程试图削弱新加坡,他或工人党都不会赞同。

工人党最终立场是以国人利益为主要考量

他在专访中再次重申,作为反对党,工人党不管对执政党政府的政策认同或反对,最终立场都是以新加坡人的利益为主要考量。

他说:“有些人误以为投选工人党,唯一目的是送我们进入国会攻击行动党。但我们进入国会的使命,其实深嵌于议员宣誓中:我必竭尽所能,忠诚地履行议员的职责。我们希望能真诚地为新加坡人发声。”

也因认为反对党议员必须重视议事的责任,工人党在2017年于芽笼路设新总部时,办公室一面白墙上就大大地印上国会议员的宣誓全文。毕丹星也将之设为他面簿个人页面的“墙纸”。

这名管理阿裕尼集选区已有九年的两届议员指出,在议事厅,要学会在辩论的硝烟中辨识出部长们传达的重点,并在适当时候提出反对,或要求对方澄清;在议事厅之外,更要看很多资料并与民接触,包括聆听企业代表的意见,才能了解政府政策的用意,并在政策有缺陷或落实上出问题时,提出看法。

中文名字被居民戏谑为“别担心”的毕丹星,两年多前从踏入政坛超过30年的前秘书长刘程强手中接过领导棒子。

他说,刘程强那一代的工人党一向主张贴近民情,新一代的团队希望这个理念能进一步升华,发现社会中的缺口,在国会中更有效地传达民意。“我们要更努力辨识出真正影响人民的课题,在国会帮他们发声。”

阿裕尼集选区阵容或有变动 候选人非陌生面孔

党领导更新后,代表党竞选的人选也该有变化,毕丹星间接证实工人党阿裕尼团队的阵容本届大选会有调动,他同时向选民保证,推出的不会是陌生面孔。

这是毕丹星首次谈大选人员部署。针对记者询问刘程强是否带病上阵,或阿裕尼团队会不会有变化,毕丹星指出,就像工人党须经历换代,议员更新也是政治现实,这将能提振党的活力,让工人党看起来焕然一新。

“工人党想要不断吸引有能力的新加坡人加入我们的行列,就要能留住年轻、肯担起当反对党议员责任的党员,满足他们的志向。”

毕丹星与刘程强都是工人党阿裕尼团队的关键成员,党主席林瑞莲、莫哈默费沙以及陈硕茂也至少担任过两届议员,或许是时候部署换血。工人党今天起将推介新人,但相信他们像过去大选一样,等到提名日才会公布竞选排阵。

2015年大选中,由刘程强带领的团队在阿裕尼只获50.96%的得票率,工人党险些失去这个首次被反对党夺得的集选区。这届大选,人们特别关注工人党能不能保住这个集选区。而不久前刘程强在家中失足跌伤头部,能否会影响他参选的决定,目前未明,加上市镇理事会官司未告一段落,一些政治观察家认为,阿裕尼的团队将会有变化。

近来,工人党两位中委贝理安和严燕松,经常出席阿裕尼区的走访选民活动,引起很多臆测。

若工人党当选将尽力做好两件事

若阵容有变动,毕丹星想对阿裕尼选民说,团队里不会有他们不认识的面孔。如果当选,工人党团队也将尽力做好两件事:继续在国会提行动党议员不提的事,针对影响所有国人的议题发声,也会继续专注在市镇会管理上。

虽然不认为选民这次大选会特别关注市镇会议题,但毕丹星坦言,选举氛围中,什么事都可能发生。

毕丹星也在记者要求下,分享一些有关自己的趣事,让选民更认识他。他说,当选议员后,他发现自己的名字翻译成中文后,念起来像“不担心”。他说:“我的责任就是要让选民不担心!”他也透露,自己与刘程强有个共同点,他们都爱喝啤酒,而刘程强更爱黑啤。

毕丹星指出,当了秘书长17年的刘程强,推动了工人党的转型,该党从以个别人物为中心,发展成以团队带领的政党,不变的是工人党仍继续注重选区工作,透过家访和积极走访邻里,打好基层基础。“下来我在推动工人党前进时也将继续以此为重点,算是坚守初衷。”

本届选举非选区议员制将有变化,非选区议员人数上限从9名增加到12名。针对这是否成为工人党排阵考量,毕丹星再重申反对非选区议员制的立场。他也批评说,非选区议员不可能到选区见选民;相比之下,行动党参选人落选后在反对党区还可受委为基层组织顾问。

刘程强曾形容非选区议员是“水塘里的浮萍”。毕丹星说,即使让非选区议员享有和民选议员相同的投票权利,他们仍没有办法累积管理市镇会的经验,更不能代居民写信给政府机构。他认为,政府修宪调整非选区议员制,像是木马屠城记里“特洛伊木马”的幌子,最终目标还是延续执政党在国会里一党独大。

执政党抗疫后将调整政策 反对党审视问责更加重要

冠病疫情凸显一些政策的缺陷,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认为,抗疫工作结束后,执政党政府将显著调整一些政策,冠病后确保国会里有可信任的反对党,以审视政策和进行问责,就显得更加重要。

他说:“选举结果无法预测,但可以确定的是,执政者下来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要重组经济,协助新加坡人接受重新培训,以胜任新的工作岗位。”

毕丹星近几次在国会参与预算案辩论时,都谈及国家应在冠病后的世界里打造新的社会契约。他也促政府探讨让此次几个经济援助配套下给予失业人士与有需要者的措施能持久。

在专访中,毕丹星阐述了工人党针对福利救济的立场。他回忆说,工人党在2006年大选时曾为社会上的“新贫族”(new poor)发声,当时执政的人民行动党仍将“福利”视为肮脏的字眼,但他认为,自2011年大选工人党拿下阿裕尼集选区取得零突破后,行动党政府就调整了一系列的社会和经济政策,改变对社会福利主义的态度,其中一个例子是2016年推出乐龄补贴计划,为底层年长者提供永久经济援助,这社会措施最近又再加强。“这凸显的是政府在短短10年内对福利态度的根本改变。”

他说,这显示反对党在合理范围内持续试探政策底线,是有效果的。

尽管毕丹星也相信自力更生的重要,但他认为,社会上仍有特定群体需要政府的援助,国家不应因为过分强调自助的重要性,而忽略这些底层人士。他相信,如果能达成新的社会契约,不但不削弱新加坡人的工作道德,反而能加强国家凝聚力。

毕丹星也认为,每个政党都必须实地走访选民,才能贴近民情,而病毒阻断措施扰乱了这些活动,带来非常大的影响。不过,阻断措施期间,毕丹星仍骑车穿梭他负责的选区,也有更多时间与家人共处,有时候还会陪两个年幼的女儿玩耍。他说:“像我们会将被单绑在椅子上,一家人在客厅里假装露营。”

选举结果无法预测,但可以确定的是,执政者下来有很多工作要做,包括要重组经济,协助新加坡人接受重新培训,以胜任新的工作岗位。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