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刘程强:早已决定不参选 完成两个目标可功成身退

 

字体大小:

昨天在家中接受记者访问时,刘程强已经不再是“潮州怒汉”,经过多年在政坛上的奋斗,他增添了政治智慧,而凌人的锐气内敛了。

“我问心无愧地付出,我没有遗憾了。”

在我国国会中担任议员时间最长的反对党议员刘程强,昨天正式宣布离开政治前台,放下近30年的议员担子,圆满完成他在工人党的交班工作。

现年63岁的刘程强从1991年起,以“潮州怒汉”的鲜明形象在后港连续四次当选,因为他敢怒敢言的个性,以及勤勉的服务精神,在当年那个以潮州人居多的后港,深深扎根。

2011年,他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带领一群年轻党员,从后港走到阿裕尼,攻下一个集选区,那是他带领工人党团队更新的重要一步。

昨天在家中接受记者访问时,刘程强已不再是潮州怒汉,经过多年在政坛上的奋斗,他增添了政治智慧,而凌人的锐气内敛了。

刘程强之前因为在家里跌倒,头部受伤,还进了加护病房接受观察。如今他还在休养中,但是气色已经恢复,人显得精神奕奕,语气从容自在,只是面部略显消瘦。

原本婉拒受访,大概不忍心记者空手而归,最后还是侃侃而谈。他说,不参选的事其实早已决定了,与之前跌倒无关。

他说,已完成当初接任工人党秘书长时设下的两个目标,可以功成身退了。“我只能够说我尽力而为,我问心无愧地付出,我没有遗憾了。”

他说:“现在我们有一个比较年轻的团队,而党员的结构里也有不同年龄层,我把秘书长的职务交给了毕丹星,有一种接替。现在,也应该退下来了。”

刘程强将从政到引退视为一个完整的过程。在他来说,不参选并非很突然的决定,他很高兴能够完成这段路程,认为这是个圆满的结束。

2001年当选工人党秘书长的刘程强,2018年4月8日在工人党中央执行委员会选举时不寻求连任,原助理秘书长毕丹星在无对手的情况下自动当选秘书长,促成目前国会唯一的反对党顺利完成领导交接。

他说:“我常常问的一个问题是,身为市井小民,发出声音其他人也可能听不到。那么我们如果遇到问题的时候,到底应该谁来替我们说一些话,或者说受到什么怎样的一种保护。这也是我最基本的一个动力。”

刘程强认为,现阶段他能做的、应该做的,都已经做了。他说,过去通常都是一个人带着一个团队,关键弱点在于如果那个人发生了什么事,那个团队就完蛋了。

“如果要有持续性的话,反对党应该组织化。”

刘程强也认为,他和工人党都比较幸运,至少今天找到了这个团队都很认真地希望能为新加坡做事,为人民服务,达到一个比较平衡的国会。

刘程强说,参政没有所谓的完美成绩单。他说:“我只是在不同的情况里面看到不同的、我们国家政治系统、体系上的需要,我只能够说我尽力而为。”

刘程强曾经当过教师,他在2017年工人党60周年党庆时出版的《与新加坡同行》一书,谈到加入工人党的两个原因。第一,当年受华文教育的人被视为二等公民;第二,分流制度使得家里条件不好的孩子,在很小的时候就不公平地被划到较差的源流。

如今实施近40年的中学分流制已取消,刘程强乐见这个改变。

至于对华文教育和双语政策问题,刘程强说:“刚开始时说我们以英文为主要语言,华文是第二语言,然后严格地不允许有兴趣要修读华文为第一语文的人有机会继续修读,那是一个重要的关键点。”

刘程强说,有时就是一个政策开始时候可能看不到效果,慢慢发展下去,最后看到效果时可能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他用“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来形容这个课题,说这需要一个座谈会来慢慢谈。

跌倒伤及头部 影响嗅觉味觉

早前在家中突然昏倒伤及头部,刘程强被医生诊断为创伤性脑损伤。虽然现在精神已恢复,但因伤及嗅觉神经,嗅觉和味觉都受影响。

刘程强4月30日在家中跌倒,并在加护病房疗伤。他过后转入普通病房,5月21日出院。被问及伤势,刘程强说:“我也没想到会突然跌倒,导致脑部受伤,需要去医院……我是早上去厕所的时候跌倒的。我想是突然昏过去吧……听家人说,我完全没有呼吸,应该就是倒下了。我之前都没不舒服。我也都会去跑步。”

但刘程强也坦言,有时候需要处理一些东西,需要思考,所以会晚睡。

被问及经历这件事后会否想要多花一点时间休息或陪家人,他说,决定踏入政治跟走政治这一条路,就必须知道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我家人很支持我,我才有办法继续走了这么多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