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警察部队发挥所长追踪病例接触者

字体大小:

抗疫前线●系列报道

许智明副助理警察总监说,现在每天有30名至50名警员参与追踪接触者的工作,但有时须要支援的案件数量较多,警方也曾动员上百名警员投入行动。

从打击罪案到追踪冠病病患的密切接触者,警队特别设立的小组早期专注于找出境外输入病例和本地感染病例的关联,随着旅游限制的实施,如今的工作重点转移至追查社区病例。

由于一些病患没有症状,要找到他们的感染源犹如大海捞针,工作难度倍增。

今年1月底,本地出现首起冠病病例以来,新加坡警察部队马上加入抗疫阵营,在继续肩负维持治安的使命时,也支援卫生部追踪病例接触者。

本地境外输入病例曾在3月因大批国人从海外返回国门而激增,此后陆续出现无关联社区感染病例。4月7日开始落实病毒阻断措施后,情况渐趋好转,6月2日起也进入分阶段解封期。

刑事侦查局助理局长(行动、侦察政策及培训)许智明副助理警察总监(43岁)负责策划追踪接触者小组的运作。他受访时指出,现在每天有30名至50名警员参与追踪接触者的工作,但有时须要支援的案件数量较多,警方也曾动员上百名警员投入行动。

许智明说,无症状病患也有传染力,这些病患可能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到过多个社区场所,因此要找出他们的感染源难上加难。

在此次行动中,警方设立了指挥中心与卫生部沟通,也协调三个警队内部小组的运作,它们包括负责追踪接触者的实地追踪调查组、向确诊病例和接触者查访日前行踪的访问组,以及分析和查阅不同病例资料的资料分析组。

今年2月底,小组曾协助当局找出新加坡基督生命堂感染群和神召会恩典堂两个感染群之间的关联,成为当时追踪病例感染源的一大关键突破。小组至今也已协助找出多个当局无法联系上或身份不明的近距离接触者,例如德士司机、乘客等。

然而,追踪接触者毕竟与追查嫌犯或涉案者不同,警员面对的挑战也不少。许智明指出,早期很多国人不知道警队也在帮忙追踪接触者,看见警员上门或在问话时不免会起疑心,以为他们是骗子。

定期与卫生部开会
及时交换第一手资料

在跟确诊病例和接触者确认过去的行踪时,很多人也难以仔细回想起过去两周到过什么地方、做过什么。“我们之后都会预留一些时间给他们查看行程和日历,帮他们勾起记忆后才做记录。”

为确保及时与卫生部交换第一手资料,许智明说,指挥中心会定期与卫生部开会。

事实上,2003年沙斯来袭期间,警方也曾协助追踪病例接触者,但此次冠病疫情的规模史无前例,与卫生部的协调模式也与时俱进不断调整。

如今我国逐步重启经济和社区活动,人群互动增加,迅速追踪接触者显得更为重要。许智明坦言,与病毒的抗争以及追踪接触者的工作将是一场持久战。“团队正着手规划更具持续性的长期运作,例如为更多警员提供相关培训,让他们也加入追踪接触者小组的轮班制。”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