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政治“高人”的协商式治国理念

我国第二任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宣布不参加本届大选,结束长达44年的政治生涯。(何家俊摄 )

字体大小:

我国第二任总理、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星期三(6月24日)宣布不参加本届大选,结束长达44年的政治生涯。即将迈入耄耋之年的他,从最初从政时被讥演讲时如木头般,到如今妙语如珠,既是岁月的沉淀,也是经过一番政治洗礼的结果。离别之际,他谢绝所有媒体访问,仅通过面簿叮嘱国人,治国犹如推着巨石上山,必须一直推进,以免巨石往回滚而招致粉身碎骨的结局。《联合早报》梳理了这位政治“高人”的点滴事迹,并探讨他的协商式政治理念对我国政坛的深刻影响。

“公鸡在太阳升起时都会叫,但它却到处夸耀,太阳是因为它叫才会出现。”

2015年8月26日,吴作栋在选举令状颁布后隔天就向反对党开出第一炮,以自吹自擂的公鸡作比喻,批评反对党爱邀功。

那是他第11次也是最后一次参选,但这位沙场老将却丝毫不显疲态,反而比任何年轻候选人都更勇猛,反应也更敏锐。

时隔五年,当与他同辈的陈清木、比他还要年长15岁的马哈迪都还活跃于政坛时,吴作栋却选择低调引退,再次体现了他不眷恋权位的胸襟。

前国会议员殷吉星认为,此举清楚表明,第四代领导团队将在本届大选后完全掌权,不受旧团队的影响。“我想他(吴作栋)也知道自己已完成任务,新团队得自己走这条路,因为选民自他参政以来已发生了巨大变化。”

44年的政绩难以三言两语概括,但可从吃饭这件事说起。

吴作栋担任国务资政时,每每出访海外总会安排与随行记者吃一顿饭。有一回,他访问印度却因行程临时改变,无法抽出时间,于是在等待登机回国时,邀请记者到休息室吃饭,并聆听他们对国际关系的看法。

与所有议员密切联系 倾听所有人声音

20200628_news_gohchoktong_3_Large.jpg
1992年12月17日,马林百列集选区补选。人民行动党举行群众大会,突然下起雨,时任内阁资政李光耀(右)撑着伞与时任总理吴作栋一起遮雨,成了一个寓意风雨同舟的经典画面。(档案照片) 

他也延续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做法,定期邀请议员到他在总统府的办公室吃午餐。殷吉星记得,吴作栋每次会邀请三名议员,而每届政府中,所有议员大概有两三次机会“赴约”,利用这个机会来讨论他们所挂心的课题。

殷吉星说:“他与所有议员保持密切联系,并倾听所有人的声音。即使在退休后,他也经常打电话给现任和退休的议员吃午餐,以了解事态。”

这位饱经世故,却仍然愿意坐在饭桌前聆听年轻声音的长者,1990年就任总理时,便向人民宣示将在政府里提倡协商式作风。

政策咨询公司Solaris Strategies Singapore的国际事务高级分析师穆斯塔法(Mustafa Izzuddin)博士说:“吴作栋并没有因为从李光耀手中接棒而怯弱。他为新加坡的政治风貌和治国之道,刻下了自己的烙印。”

穆斯塔法认为,改变治理作风在那个历史关头是很重要的,因为新加坡社会正在成长和成熟,治国方式因此必须跟上时代、逐步改变。

吴作栋在传记《高难任务》中也提到,到了1990年,国人已更了解西方式民主,更多人接受英语教育,也有更多人升上理工学院或大学。“我们是亚洲人,但越来越西化。孩子不准跟父亲顶嘴的儒家传统已被削弱。”

推动协商式作风并非一帆风顺

但推动协商式作风的过程并非一帆风顺。紧接着的1991年全国大选,行动党失去四个单选区议席,总得票率也降至61%的低点。这在党内引起很大的震荡与反响,不少人对协商式作风因而也颇有微词。

尽管如此,吴作栋与团队冷静分析了大选结果,并耐心地逐渐收复失地和民心。1997年国庆群众大会,他提议成立“新加坡21世纪委员会”,以提出各种长期构想。

这是我国政府首次启动真正意义上的协商机制,为日后的“我们的新加坡”对话会、“群策群力,共创未来”对话会,树立了先例。委员会通过约100场讨论会,向超过6000名本地居民征集意见,并在1999年5月通过“新加坡21”报告书,代表全民希望实现的远景。

但协商作风再次遇挫。当时担任委员会其中一个工作小组联合主席的殷吉星忆述:“我知道吴作栋希望落实报告书中的许多举措,但到了2001年,一些部长似乎不愿全盘采纳报告。我与吴作栋交谈,并可以感觉到,尽管他喜欢我们的建议,但他很难在自己的内阁中执行。”

20200628_news_gohchoktong_2_Large.jpg
1976年吴作栋代表人民行动党竞选马林百列区国会议员并当选,正式踏入政坛。马林百列在1988年成为集选区。(档案照片)

尽管举步艰辛,但吴作栋的努力却在人民心中留下深刻印象。2001年,当时年仅21岁的穆斯塔法就出席了一场青年对话会,嘉宾是吴作栋。

虽然过了近20年,穆斯塔法仍记得,对话会上的吴作栋对年轻人的看法和志向非常感兴趣。“他能够轻松地与年轻人打成一片,并深信年轻人能做出伟大的贡献,参与新加坡的未来建设。”

吴作栋虽不参选,但表示自己还没从政坛退休。穆斯塔法预料,他将继续扮演顾问的角色,也会在社交媒体上保持活跃。“他应该会继续通过社交媒体,与年轻人尤其是千禧一代建立联系,人们也会希望听到他对某些课题的看法。”

国会同僚与反对党领袖眼中的吴作栋

吴作栋宣布退出政坛后,好几名与他共事或接触过的国会同僚,以及反对党领袖都发面簿贴文感谢他的贡献,也分享了他们眼中的吴作栋。

■许文远:感谢吴作栋知遇之恩

20200628_news_gohchoktong_1_Large.jpg
许文远(左二)曾经是时任总理吴作栋(左三)的首席私人秘书,图为1994年11月两人的合照。两人都宣布引退。(取自吴作栋面簿)

如何在不导致国家破产的情况下,维持高水准的医疗服务?时任卫生部长吴作栋将经济学思维引入卫生部的政策制定,推出保健储蓄,如今已成为国人生活的一部分。

1981年,吴作栋接替杜进才出任卫生部长,基础建设统筹部长兼交通部长许文远当时刚从大学毕业,是卫生部的年轻官员。

许文远在面簿贴文中说,吴作栋的到来引起同事间的骚动,因为他当时是一位新崛起、具有总理潜力的政治巨星。

“我们是到日后才完全理解那次改组背后的政治智慧。卫生课题影响着大众,对健康管理不善可能会产生巨大的政治影响。”

但一流的医疗服务是昂贵的,多数病人负担不起,需要政府津贴,吴作栋因此着手制定保健储蓄,并挑选许文远来协助他制定细节,如进行电脑模拟、制定条例、准备表格以及向公众解释政策。

许文远感谢吴作栋的知遇之恩,愿意在他身上“赌一把”,让他参与重大政策的制定,也学习如何以简单的语言解释复杂的政策,为他日后的政治生涯做好准备。

■李智陞:循循善诱的导师

2011年大选结束隔月,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到日本领取日本政府授予的旭日大绶章,当时与他同行有的有两名新晋议员。

其中一人就是社会及家庭发展部长兼国家发展部第二部长李智陞。李智陞在面簿贴文回忆与吴作栋的相处时说,当时吴资政打电话邀他同行,启程前还特地与他们分享了他对新日关系的看法。

在李智陞眼中,吴资政是位循循善诱的导师。

他说,在那次的旅途中吴资政总会特地向日本官员介绍他和另一名随行议员王鼎昆,因为吴资政认为新加坡是个小国,必须格外努力地结识区域伙伴。2017年李智陞接管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后,吴资政也与他长谈,告诉他要如何把社区服务更好地带给有需要的家庭。

■林谋泉:喜欢不时给人惊喜

曾是马林百列议员的林谋泉说,吴作栋总是告诉议员,不要害怕部长,也不要因为部长说“不”而退却,如果是为了居民的福祉,就应该据理力争。

林谋泉是蒙巴登区原议员,但他所负责的选区,在2011年之前是属于马林百列集选区。他受访时说,吴作栋喜欢不时给人惊喜,例如有次筹款活动,他上台唱歌,还拉上其他议员。

“许多马林百列居民确实对他有很高的敬意。很多人会拿出照片说:‘看,我还是婴儿的时候,你就和我合影了。’而他们都已经二三十岁了,可见他担任了多么多年的国会议员。”

■毕丹星:私下交流会开玩笑

2018年5月第13届国会开始第二个会期时,毕丹星首次以工人党秘书长的身份坐上原秘书长刘程强的座位,位置移到了前排与内阁部长正对面。起初他感到不安,后来抵步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与他开了个玩笑助他缓和心情。

毕丹星前天在面簿发文,分享他与吴资政的私下交流,透露当时吴资政说:“恭喜你降级了!你之前的位置在上面,现在跑到下面来了。”

他感谢吴资政这些年来为新加坡服务,即使是在国会之外,这位新加坡第二任总理也愿意与他和其他工人党员交流,而且近期见到他,总会询问刘程强是否一切安好。

■乔立盟:体育领域会想念你

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担任总理期间特别关注体育方面的发展,新加坡人民党主席乔立盟认为这一点最让他印象深刻,感谢他对国家的付出。

乔立盟在面簿贴文中说,吴资政关注体育,把它发展为专业领域,提高体育带给我国和国人的价值。他在任总理期间启动新加坡体育城的发展,发表体育促进委员会报告书,这些都把本地体育带上新高峰。

乔立盟曾是新加坡体育理事会媒体关系与社会媒体处副处长。他说:“新加坡体育领域会想念你的,作为一名前总理,以及体育的倡导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