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尚穆根:反对党光说不做 衡量行动党努力民众不用同一把尺

字体大小:

疫情的蔓延导致议员不能再频密接见选民,许多走访选民和社区活动也都不能如常进行,削弱行动党“传统的竞选优势”。这正是领军义顺集选区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驳斥分析家高度看好执政党,这回能高票获得人民委托的一个原因。

“这届人民行动党的新人给人清新的感觉,他们来自不同背景、有不同长处。不过,如果我们也让他们去录个‘甩头发、向上看、露出甜美微笑’的视频,恐怕就不讨喜。”

工人党日前推出一个吸睛视频,这段仅仅15秒的预告视频配上“2020全国大选来临”的文字,只见12名党员的面孔一闪而过,但未作出其他说明。

领军义顺集选区的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对这样娴熟利落的宣传手法赞赏有加,但他也明白,民众不会用同样的一把尺去衡量行动党的努力。

他笑着说:“如果行动党也用一样的手法,民众觉得意外的同时,会质问我们怎么不提出解决种种问题的方案,但不会有人向工人党要方案。” 

这位参加过七届大选的元老级人物认为,冠病疫情把竞选带到网上,凸显反对党的优势,却同时削弱了行动党的。 

尚穆根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说,建国总理李光耀过去常强调贴近基层的重要,他老人家会要求代议士们每个月都提呈接见选民时处理的个案内容、巴刹和小贩中心的情况,还有挨家挨户走访居民的报告。

然而,疫情的蔓延导致议员不能再频密接见选民,许多走访选民和社区活动也都不能如常进行,削弱行动党“传统的竞选优势”。这正是尚穆根驳斥分析家高度看好执政党,这回能高票获得人民委托的一个原因。

近期,好些政治观察者认为,未来的不确定性会促使选民把票投给执政党,甚至有人估计行动党得票率可破70%。但尚穆根在一小时的受访过程中,一再强调“这将是场硬仗”。

除了网上竞选手法比不上反对党,尚穆根的担忧也源自民众可能会担心饭碗问题而迁怒执政党。“我不是担心选民因为戴口罩等繁琐的安全措施感到不满,实际上民众都能理解政府的这些做法,我更觉得人们会担心就业问题,他们会担心受重创的经济对他们造成什么影响。”

他认为,许多人都低估了打这场仗的难度。“人们待在家里,他们对未来忧心忡忡,反对党以娴熟利落的手法散布信息的同时,也不断攻击执政党,让人民更生气。但反对党光说不做,不是不提供解决问题的方案,就是只字不提如何为所提出的方案买单。”

那么,他会担心人们对《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的反感会左右选情吗?

尚穆根斩钉截铁地说:“不会。我们已经多次说明法令针对造假,法令不把矛头指向看法,各反对党每天都在骂行动党或政府的政策,我们至今有用法令来对付他们吗?POFMA对付的是扭曲事实的明知故犯者。”

真心诚意服务民众最重要

尚穆根从政32年,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以美食著称的忠邦区,不仅最喜欢的一个榴梿摊位就在那里,他形容他的灵魂也在忠邦区了。“就像一样东西融入你的生活超过30年,它已经成为你的一部分。”

事实上,随他走访选民,忘了疫情当前应减少接触而要求跟他握手的居民不计其数,他都一一提醒不行,再作揖或双手合十回应;不少人更是静静掏出手机,从远处拍下他的身影。

李显龙总理已经宣布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以及与尚穆根同年加入政坛的国会原副议长张有福在这届大选将引退。如果再次当选,尚穆根就会成为李总理之外,国会里最资深的成员了。

有传言说草根议员李美花这届大选将引退,加上原属义顺集选区的哥本峇鲁区被划为单选区,原属三巴旺集选区的义顺岭则划入义顺集选区,这个五人集选区这回将迎来两名新面孔。他们分别是慈善组织Daughters of Tomorrow创办人陈浍敏,以及金融从业员吴顺喜。

谈到对团队的要求,这位前政务部长张思乐、内政部兼卫生部高级政务次长安宁·阿敏、关爱动物研究协会(ACRES)执行理事长黄国光等人的伯乐说,当议员最重要的是真心诚意服务民众,也要能干和有无穷无尽的精力。

明显瘦了一圈的尚穆根又是何来的精力?他回应说去年他经常生病,在3月和9月间,每隔两周就生一次病,当时体重减轻了好些。

“我觉得瘦下来感觉挺好所以就维持下去,想要瘦,你必须吃得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