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志明: 疫情当前推动企业数码转型更有信心

字体大小:

大选点将●专访黄志明

黄志明表示,许多雇员在疫情发生前忙得喘不过气来,工作和家庭等压力也使得他们不会把技能提升视为首要任务。但疫情暴发后,很多人意识到提升技能的价值,因为它和个人价值以及工作的相关性起着直接的作用。

如果半年前要求工会领袖上网开视讯会议,大概不会有太多人响应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的号召,但冠病疫情改变了许多人的工作方式和日程,如今工会领袖用电脑或手机开会已经得心应手。

就是因为亲眼目睹这样的转变,也是总理公署部长的黄志明日前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对接下来推动数码化转型的工作充满信心。

他说:“人们的适应能力以及科技的可用性,在某种程度上激励了工会领袖,让他们意识到科技是可以依赖的,能够让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工作。”

他指出,雇主在疫情发生前对数码转型也有些迟疑。“他们会说,我的生意做得还不错,为什么要急着转型呢……但资方现在就看到数码化的好处了。对他们而言,能否转向数码化取决于企业的能力。”

黄志明也说,许多雇员在疫情发生前忙得喘不过气来,工作和家庭等压力也使得他们不会把技能提升视为首要任务。然而,疫情暴发后,很多人意识到提升技能的价值,因为它和个人价值以及工作的相关性起着直接的作用,大家都意识到“提升技能能够保住自己的饭碗”。

正如许多新加坡人一样,黄志明在病毒阻断期间也得适应不同的工作方式。他原本每天都要花很多时间到各家公司和工会领袖及企业高管磋商,如今他花在路上的时间少了,很多工作在自家书房里面完成。

“我几乎是粘在自己的椅子上,会议一个接着一个开,最长的一次是12小时不间断。”

此外,冠病疫情给自雇人士的生活带来很大冲击。黄志明透露,职总今年二三月就从德士师傅那里了解到他们的收入受到很大影响。“职总代表德士师傅有10年,彼此都很熟悉,知道他们有问题,我们就和政府探讨援助的方案。”

除了德士师傅,由于游客不允许入境以及现场活动都得取消,导游、活动主持人和艺人等自雇人士也顿时没了收入。

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王瑞杰于是在今年3月的“坚韧团结”预算案中宣布为自雇人士提供收入补贴,符合条件的新加坡公民可在九个月内,每月领取1000元现金作为补助。

政府后来更在4月份的同舟共济预算案中进一步放宽自雇人士收入补贴计划的条件,允许住所年值不可超过2万1000元者以及让兼职工作的自雇人士领取补贴。

不料,自雇人士收入补贴计划(SIRS)开放申请,系统因为太多人登陆不胜负荷,结果许多人无法提交或者无法完成申请,负责处理申请的职总还必须暂时关闭网站,导致黄志明还得在面簿贴文向申请者道歉。

黄志明说:“我们原本没想到有那么多人申请,结果人数是原先估计的好几倍,情况比预料中要严重。”

不过这个工作也有意想不到的收获。他说:“现在很多自雇人士都开始了解有工会代表的价值。”

黄志明也透露,职总帮助自雇人士时也发现,他们不像企业中的雇员一样,工会和一个雇主进行商讨就能帮感到成百上千的雇员,自雇人士很多时候需要一个一个进行沟通,因为每个人的关注点都不太一样,这时候,他也会借助艺人公会的协助。

“我和(李)佩芬、王雷、陈建彬、梁志强他们平时都有联系,他们都是这个领域的大哥(大姐),比较内行……我们就一起找办法帮助自雇人士,比如怎么帮比较年轻的活动主持人找培训课程。”

黄志明:应对疫情政策部分可边实施边调整

政府为了应对冠病疫情推出的一些政策,刚开始的时候没有提供太多细节,有一部分还是边实施边调整,看起来不像从前那样“安排到美美”才出街。

黄志明认为,这是因为新加坡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很高的阶段,“我们不像以前那样可以‘抄别人的作业’,而是得要自己摸索……只要最后能够达到目标,过程中有点小失误,不是大问题。”

了解劳资政协作关系就像品尝肉脞面

劳资政三方协作和肉脞面究竟有什么关系?

被问及当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的心得,以及对劳资政三方合作的体会,黄志明居然用了食物的比喻。

“我如果告诉你有一家肉脞面很好吃,不论我讲到多好多好,仍是百闻不如一见……带你去吃,你吃一口就会知道它有多好吃了。”

步入冠病解封第二阶段,黄志明首次在外头堂食,吃的正是肉脞面。“那是星期六(20日)的早餐,在盛港的一个咖啡店,吃的是肉脞面,面仔、要辣。”

不过,他至今还没带家人出去用餐。“其实也没什么特殊原因,就是大家都忙,找不到时间。我们在病毒阻断期经常在家煮饭,轮流煮不同的美味佳肴,一时也没想到要出去吃。”

为了保持亲戚间的联络,黄志明和兄弟也会互相订餐送给对方,表达对彼此的关怀。

他的亲戚订了印尼餐送给他,“我也给他们订过豆沙饼……挺好玩的。”

黄志明自认牛排煎得不错,阻断期运动量比平时少,在家里工作又能有时间和家人一起好好吃饭,因此他“正在努力想甩掉几公斤”。

中一“没背书”历史只考27分 任教育部代部长时主张“要找学习乐趣”

黄志明在华侨中学念中一时,第一次历史考试居然只考了27分!

原来,他没有按老师要求,把答案完整地背下来,而是尝试按自己的文字组织答案,结果老师严格按照标准答案评改,最后被扣了很多分数。“老师要求我们每个字都要背对,内容有差别就扣分。我就在想我是在学背书,还是在学历史呢?然后又要背成语、谚语……”

这起事件给黄志明留下深刻印象,以至于他2015年从政后被受委为教育部代部长(学校)时,就主张一定要让学生找到学习的乐趣,并从中培养终身学习的精神。

他担任教育部代部长时曾指出,好奇心“可以培养学习的乐趣,我们不应该过度重视成绩而忽略它。在健全的学术基础上,维持好奇心和对学习的乐趣将为学生面对未来生活做好准备”。

日前受访时,黄志明也说:“一个人的兴趣最好能够配合他的职业,不过就算是配合不到,学习自己感兴趣的内容,也有人生的乐趣与平衡。”

那黄志明自己的兴趣是什么?他在美国求学时,有一次在冬夜中从图书馆走回宿舍时,仰头看见夜空中璀璨的银河,顿时感觉自己很渺小。

“我很想了解宇宙的秘密,如果有机会我想成为一名太空人,感觉能够离星星近一点。不过这在新加坡是不可能的,所以我退而求其次,当上飞机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