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强调前进党非一人政党 陈清木:创党是要吸引才德兼备人才

字体大小:

“我要破除前进党是一人政党的迷思,我要大家明白我的目的是引进才德兼备的人,年龄不是问题,这些男男女女进入国会的唯一目的是提出不同政见,他们必须把他们的智慧和工作经验带进国会。”

针对许多人议论新加坡前进党秘书长陈清木医生为何不选择出征胜算较高的单选区,反而挑战需要更多资源的集选区,当过六届议员的陈清木昨早在住家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一再强调这回参选不是要再次把自己送入国会,而是紧记他当初成立反对党的初衷。

“我成立政党时就很清楚,我是在奠定基础,把许许多多才德兼备的人吸引到这个政治舞台。这不是我个人的政党……我要胜券在握,大可把最优秀的候选人都集中在一个集选区,但人才应该分布在不同地区,这样才能让新加坡人去做判断。”

《联合早报》是陈清木参选至今接受专访的唯一一家主流媒体。他笑说,甚少接受专访正因他觉得镁光灯应该聚焦在其他相对年轻的候选人身上,他们“才是国家的未来”。

前进党这次派出24名候选人角逐国会议席,是众多反对党中,角逐最多议席的一个。这几天,陈清木不仅在自己披甲上阵的西海岸集选区亮相,也到各个该党竞逐的选区助选,所到之处总会有支持者高喊他的名字,令他颇有“回到美好旧时光的感觉”。

不过,对于记者指出喊他名字的声浪似乎盖过喊前进党党名的声音,陈清木连忙纠正没这回事,还要记者重播视频片段看个究竟。

“我只是很幸运,很多人还认得我,认为我仍能帮助到他们。”

与李显扬约法三章 不借政党实现自身议程

竞选只剩今明两天,除了陈清木,另一个助选时引人瞩目的前进党员自然是建国总理李光耀的幼子李显扬。

陈清木说,他与李显扬的友谊可追溯到当年两人同在陆路交通管理局董事会的日子,但两人当时从不谈政治,李显扬也从没显示对政治感兴趣。

为此,当李显扬因前进党的成立而主动联系他时,陈清木有些意外。“吸引李显扬的是我强调问责、透明,也呼吁以独立的机制委任高级公务员等。他也相信这些价值观是取得民众信任的关键。”

尽管李显扬顶着名人光环,陈清木还是与他约法三章,要他遵守前进党的各项要求,更不能借政党实现自身的议程。

“李显扬信守诺言,他现在与其他党员无异,勤勤恳恳地助选,从不在任何访谈中提及他家里的事情,我为他感到自豪。我觉得他的言行举止非常得体,这就是我对党员的要求。”

去年6月才举行创立仪式的前进党,初创时只有12名党员,现在却已拥有逾千名党员。但这个政党的日益壮大,也并不是没有历经风雨。

今年5月初,一名前进党党员制作视频指责该党已被境外势力渗透,并指有党员与党外人士勾结,结果被开除党籍。随后,多名前进党党员相继退党,其中包括潜在国会议员参选人。

对此,陈清木只说是部分原党员步伐太快,对刚成长的政党有过高期望,以致失望退党。

“我要协助打造的新加坡,是个人人都能发表观点的国度,当然前提是他们不能违法。如果大家都不敢发言、大家都生活在恐惧中,犹如把头埋在沙里的鸵鸟,那大家要怎么走到国外去,这不是我们要的社会。”

为自己是 “会讲福建话的华人”感骄傲

2011年参加民选总统选举时,四个陈姓参选人中,唯独陈清木医生在竞选期间完全不用华语拉票,让一些只说华语的社群失望。

九年后的今天,已是新加坡前进党秘书长的陈清木依然故我,坚持不用让他“自己说了都觉得难为情的华语”。

他昨天(7月6日)接受早报专访时谈到华语程度有没有提高时,自豪地回应:“我是一个会讲福建话的华人,我为此感到骄傲。因此即使我不会讲华语,对于那些会说华语并坚持要我说华语的人,我会和他们说福建话,因为我们都是华人。”

讲方言不代表有所不足

这名早年在林厝港的贫困村庄Ama Keng(亚妈宫)开设第一家诊所服务居民的退休医生解释,在他成长的年代,很多人都不说华语的,他们主要以方言沟通。“但这代表我有什么不足吗?我不认为,我在国会26年,是国会里唯一不会说华语的(华族议员),但我的得票率总是不错,对吧?”

语毕,他以福建话说他总会把居民称为朋友弟兄,再要他们“dao ka chiu”(帮忙的意思),亲切的语言十分受落。

陈清木的自信也流露在他反驳执政党指前进党竞选纲领缺少细节方面。他指出,前进党的纲领篇幅虽不长,但已涵盖公积金、住房、租金等种种民生课题。“民众所关心的东西都在里头了,只是我们的呈献方法不同而已。”

就算是使用社交媒体也难不倒他,声称是hypebeast阿公(时髦阿公)的他说,年轻人教他如何使用社交媒体,他则时刻提醒他们要有同情心,就算在繁忙的竞选过程中,也要放慢脚步,留意周遭是否有需要关心的人。

与吴作栋仍是朋友

原是人民行动党六届议员的陈清木这回另起炉灶参选,与陈清木相识超过60年,且曾是莱佛士书院同窗的荣誉国务资政吴作栋,数次加以调侃。

去年9月,吴作栋在面簿上传了在马林台第50A座小贩中心拍到的前进党成员照片,并配上莎士比亚悲剧《凯撒大帝》中的拉丁文台词“Et tu, Brute?”(还有你吗,布鲁图?)。

布鲁图原本是凯撒的挚友,但他后来背叛凯撒,还行刺对方。这句话后来常用来表示被最亲近的人背叛的无奈。

对于老同学的调侃,陈清木不以为意。“对我来说 友谊和政治永远是分开的,我还是喜欢他,我们或许在政治上意见分歧,他也可能取笑我,但这很好……我们一起变老,一起吵架,一起打高尔夫,这就是朋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