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加坡第13届大选

为报答詹时中恩情加入政坛 乔立盟主张与执政党协作为民服务

字体大小:

乔立盟的父亲30年前获得詹时中经济上的帮助,后来他受詹太太罗文丽邀请参政,但他反对激烈的政治方式,主张与执政党讨论,并提出建议共同找方案。

新加坡人民党主席乔立盟为报答詹时中对他一家的恩惠涉足政治,三年前就锁定要为波东巴西居民服务。

乔立盟(Jose Raymond,48岁)是记者出身,过后转当公务员,先后在新加坡体育理事会和新加坡首届青年奥运会负责媒体事务,也曾是时任环境及水源部长维文医生的新闻秘书,过后还成为新加坡环境理事会执行理事长。多年来在政府体制内任职的他,2017年决定参政时,竟选择了加入反对党——新加坡人民党。

不希望因加入反对党影响与部长和议员友谊

他上周在自创的公关公司接受《联合早报》专访,坦承做出这个决定并不容易,毕竟他认识多名部长和议员,不希望因为加入反对党而影响了多年来建立的友谊。

之所以加入人民党,全因人民党前秘书长詹时中与他一家的渊源。

乔立盟忆述,热爱政治的父亲在他13岁时就带他参加詹时中的群众大会,也见证詹时中当选的盛况。1988年大选,父亲成了詹时中的义工,乔立盟也帮忙分发竞选纲领。

两年后,父亲陷入经济困境失去了房子,也没钱付订金买新房子。虽然不住在波东巴西,但他找了詹时中求助,詹时中当场开支票帮忙支付这笔订金,让他们感激不尽。

双方过后失联,直到26年后的2016年,詹时中已退出政坛,他的家人找了活跃于体育界的乔立盟,请他帮忙设立詹时中体育基金会。詹时中当时经乔立盟告知,才知道两人曾有这段过往。设立基金会后,当时的人民党主席詹太太罗文丽找了他谈话。乔立盟忆述:“詹太太明确地告诉我,我们把波东巴西赢回来,我们为詹时中这么做吧。”

詹时中自1984年就担任波东巴西的议员,直到他2011年转战碧山—大巴窑集选区,并由妻子罗文丽代夫出征波东巴西。然而,夫妇俩都在那届大选落败。波东巴西区自2011年就由人民行动党的司徒宇斌管理。

乔立盟坦言从未想过从政,当时罗文丽邀请他入党,他正准备要到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全职念读硕士。“但他们在我们一家最需要帮助时帮了我们,让我们有房子住,所以当詹太太坐在我面前,告诉我需要我来帮助人民党时,你要我怎么拒绝?”

他考虑许久后最终答应,但他一开始就清楚向詹家表明,要以自己的方式来帮助居民。“我有我的一套技能,我知道要如何呈现问题,也了解政策并知道如何找出缺陷,为居民写信求情。”

在波东巴西耕耘三年多 手机号码给居民愿随时服务

在波东巴西耕耘的过去三年多里,每隔几天都会有人告诉乔立盟,前反对党堡垒波东巴西区可能并入集选区,但他仍坚持走访居民,并把唯一的手机号码放上网让居民随时联系他。他说:“因为这不只为竞选,而是为帮助人。”

不论是专访或是他的线上群众大会,乔立盟更注重讨论区内议题和如何帮助居民,反而较少批评全国政策。但他在线上群众大会强调会在国会为居民发声,不畏提出尖锐问题,讨论生活费高涨、组屋屋契到期、气候变化和歧视等课题。

然而,乔立盟拒绝以冲突或抗议方式解决问题,他崇尚协作性政治(collaborative politics)。“到头来如果我当选,要帮助居民时还是得跟政府合作。要是我采取激烈或冲突式的作风,执政党是不会帮我的。所以我们必须一起坐下来讨论,提出建议共同找出方案,最终获益的将是人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