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6570海外选民注册 10海外投票站 赶飞机高铁投神圣一票

字体大小:

大选2020投票日

本次大选共有6570海外选民注册在10个海外投票站投票,注册到北京大使馆投票的海外选民有200多人。

家住北京顺义区的王珺(43岁,临床研究员),昨天特地向公司请了半天假,还起了个大早,清晨6时30分就从住家出发,为的就是避开早上交通拥堵,顺利抵达位于北京市中心的新加坡大使馆,投下神圣的一票。王珺也成了投票站8时开放后,第一个投票的选民。

在中国工作超过20年的黄星荣(50岁,设计公司总经理)在过往几届大选中,都会特别安排回国投票,今年因为疫情首次在海外投票。他说:“我的一票或许不会影响大局,但我还是希望行使作为新加坡公民的权利。”

黄星荣最关心新加坡如何在疫情下团结一致往前看,经济尽快复苏,保住国人饭碗。

第二次在北京投票的何文龙(49岁)是东海岸集选区选民。他说:“虽然身在海外,但我在新加坡长大,家人、朋友都在新加坡,我们都关心国家的未来,希望我的一票也能产生影响。”

何文龙昨晚也邀请朋友到家中观看开票直播。在跨国公司担任总经理的他,最关注新加坡和下一代国人能否应对全球化挑战和外部激烈竞争,继续保持竞争力。

大使馆出于防疫考虑
安排投票工作更具挑战

出于防疫考虑,大使馆采取安全距离、测量体温等安排。新加坡驻华大使吕德耀受访时透露,在冠病大流行的特殊情况下举行大选,安排投票工作“更具挑战性”。

他说,以往从新加坡派选举官和运送重要的选举材料到北京,从来不是问题,这次因为防疫限制,选举官必须在投票日前的两个星期就抵达北京接受隔离;由于新加坡和北京之间目前没有直航,选举材料也得先运到上海,再由北京大使馆派工作人员到上海提取。

旅居大阪国人飞到东京投票

在日本东京,同样有不少旅居当地的新加坡人前往投票。一些并不住在东京的旅日国人,还专程乘坐高铁或搭内陆航班前去投票。

属于白沙—榜鹅集选区选民的黄彦中(36岁)一年前被公司调派去大阪。他昨天请了假,一大早搭乘第一班飞机到东京投票。他告诉《联合早报》记者:“搭乘飞机赶来不觉得累,投票是为了履行公民的责任。我很重视这一张选票,因为深知岛国要有廉明政府,才能继续带领领我们前进。”

在东京生活一年的林佩蓉则说:“投票时,工作人员提供我们一次性手套和搓手液,卫生工作做得非常好。”

42岁的宏茂桥女选民颜惠敏之前在澳大利亚工作,不久前转职东京。她说:“在海外投票,最大的好处是不必排队。现在冠病危害全球,今年的选举意义也不一样,我慎重地投下了一票。”

旅日五年的李维忠和太太带一对子女前去投票。他说:“外派海外的新加坡人越来越多,海外投票站设作用大,尤其是冠病期间我们无法回国。有了互联网,作为海外选民,我们没错过任何关于选战的信息。”

对于首投族留学生来说,人生的第一次投票是在异乡进行。一名女大学生说:“感谢新加坡媒体在互联网上及时传递国内选情。开票时,我也能和家人相隔千里,同步观看。”

除了北京、东京,其他海外投票设在中国上海和香港,美国的华盛顿、旧金山和纽约;澳大利亚的坎贝拉;英国的伦敦以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迪拜。

越来越多新加坡人派驻外国,冠病疫情又影响了游子回国投票,海外投票站在本届全国选举的意义更见重要。首次投票的海外选民也特别珍惜这机会,有的长途驱车,有的搭飞机到有海外投票站的城市履行公民义务。《联合早报》驻北京和东京的特派员,做了现场采访和报道。疫情下的海外投票站,也须做特别安全安排。

以往从新加坡派选举官和运送重要的选举材料到北京,从来不是问题,这次因为防疫限制,选举官必须在投票日前的两个星期就抵达北京接受隔离;选举材料也不能直接运到北京。

——驻华大使吕德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