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观察家:民主党得票率不敌前进党 或因国人未接受较激进政治主张

字体大小:

尽管竞选经验丰富,新加坡民主党在本届全国大选的总得票率却不敌刚创党的新加坡前进党,在反对党中排名第三。受访政治观察家认为,国人或许还未准备好接受民主党较为激进的政治主张,该党也有必要吸纳更多人才。

1980年创党的民主党,上一次夺得国会议席是在1991年的大选。但在那之后,该党不仅无缘进入国会,过去三届大选的总得票率也始终无法突破40%大关。

本届大选,民主党在单选区表现不赖,秘书长徐顺全在武吉巴督取得45.20%的得票率、主席淡马亚医生也在武吉班让夺得46.26%的选票。尽管如此,该党的总得票率只有37.04%,不敌前进党的40.85%。

对此,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比维尔星(Bilveer Singh)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要理解民主党为何无法取得突破,就得参考其他反对党的成功因素。

他认为,前进党此次靠的是陈清木的个人魅力,工人党则吸纳林志蔚、佘雪玲等亮眼新人。相较之下,民主党人才较少,只有淡马亚一个“明星”候选人。

此外,相较于民主党,前进党和工人党的政治主张都较为温和,更接近人民行动党。比维尔星说:“不仅仅是民主党,所有得票率低于民主党的反对党都必须重新思考未来、改变战略,否则难以竞争。”

“30%的得票率是不会对国家政治产生重大影响的。反对党必须得进入国会才能做出改变,而不只是沦为装饰,或满足于没有丢失按柜金。”

集选区方面,民主党过去三届大选都主攻荷兰—武吉知马集选区。但本届大选他们在该区的得票率也只有33.64%,相较于2015年的33.40%仅微增0.24个百分点。

对此,新加坡管理学院全球教育兼职讲师陈添金博士认为,除了民主党派出的集选区团队实力不够,得票率无法大幅提升,该党的政治主张较激进也是原因之一。“我国选民不太希望看到大幅度的改革。当然,民主党可坚持他们的政治主张,只是须要花更多时间让选民接受。”

陈添金同样认为,民主党须吸引资历更丰富的候选人,包括拥有丰富基层经验或职场表现优秀的人。例如前进党此次就招募到一些前基层组织领袖,以及履历较亮眼的候选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