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庆珠:本届年轻选民增多偏向各党公平温和竞争

陈庆珠教授认为,一种新的政治文化正在本地成形,尽管不少国人希望政府强势有效率……但也有许多人主张民主,希望各党候选人获公得平对待。(档案照片)
陈庆珠教授认为,一种新的政治文化正在本地成形,尽管不少国人希望政府强势有效率……但也有许多人主张民主,希望各党候选人获公得平对待。(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外交部巡回大使陈庆珠在第七届“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纳丹系列讲座”上指出,年轻选民的观点和政治诉求与较年长选民有别,并相信本地政治正朝成熟方向发展。

本届大选,我国人口中青年选民人数比上届增多,这群年轻选民希望国会有更多元的观点,但也期待看到各党候选人在一个更公平、温和的环境中竞争。

新加坡外交部巡回大使陈庆珠教授昨晚以主讲人身份,在线上举行的第七届“新加坡政策研究所—纳丹系列讲座”上,发表题为“不稳定时代的新加坡——厄运之爪中的乐观主义”的演讲时,对本届大选做出上述观察。

她指出,本届大选刚好在一个我国25岁至35岁人口数量比往年增多的阶段举行。如果把20岁至24岁者也算在内,20岁至35岁是一个相当大的群体。

“工人党明白这点,他们推出较年轻的候选人,提出新生代群体关注的课题。年轻选民希望候选人会分享个人经历,具备一种‘我对你的痛苦感同身受’的同理心、平易近人又有率真的特质。”

陈庆珠说,这群选民显然接受了反对党要国会有多元声音,以及更多监督制衡的论点,而他们未必如同一般人认为那样,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变得更保守。

她指出,皮尤研究中心调查显示,美国千禧一代和X世代,与婴儿潮世代及更年长的沉默一代不同,他们没有随着年龄变得更保守,对许多课题趋向自由主义思维。

“我预料本地千禧一代会继续视国会有多元声音和反对党为好事……执政党要赢得这群人的选票,就必须多去了解他们。”

新加坡统计局数据显示,25岁到39岁的公民人口,从2015年的65万6910人,增至2019年的70万3723人。但他们不是最大的投票群,人数最多的来自45岁至64岁的年龄层,去年人口超过105万2500人。

陈庆珠指出,竞选期间和选后分析,出现得最频繁的字眼是“公平”。她认为,一种新的政治文化正在本地成形,尽管不少国人希望政府强势有效率、能为人们提供更好生活,但也有许多人主张民主,希望各党候选人获公得平对待。受高等教育的年轻国人,不希望看到政府对政治对手下重手。

“当我们期待看到民主竞争、竞争性政治的同时,我们也在要求一种更仁慈和温和的政治。我们似乎对一些西方民主体制所出现的恶劣政治竞争感到厌恶。”

有与会者询问,随着部分选民趋向自由主义,以及本地政治走向多元,会否造成人们更无法容忍不同观点,要如何避免本地社会两极分化?

不认为国人过度分化

陈庆珠说,国人希望本地政治变得更温和,但现实中,随着政治竞争变得激烈,难免会出现分化。但她并不认为,这次选举结果让工人党夺下10个国会议席,就表示国人目前处于过度分化的状态。“我们的政治正往成熟的方向发展,这是人们以良性的方式表达意见。”

对于自由主义思想,陈庆珠认为,在一些西方国家的高等学府里,确实有过度政治正确的自由主义者,无法容忍不同意见,这种不良的现象必须提防,但她不认为我国目前面临这种状况。

人民行动党在本届大选虽蝉联执政,但61.24%的全国总得票率是我国独立以来的倒数第三。陈庆珠在演讲时指出,随着执政党试图了解选民所发出的信息,本地选后的氛围是趋向团结的。

她指出,李显龙总理对选举结果的反应,包括指定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为反对党领袖,被许多人视为大度和诚恳,而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也坦言,人民行动党需要对选民所传达的信息进行反省及反思。“我相信我们会看到一些改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