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截至今年5月 刚满最低居住年限组屋转售量逼近前年总数

去年满五年最低居住年限转售条例的组屋单位数量超过2万个。其中,满最低居住年限后一年内转售的单位中,有26%交易来自盛港。(林泽锐摄)

字体大小:

ERA产业研究咨询部主管麦俊荣受访时说,刚满MOP的组屋一般设计较新,整体设计可能更为便利。他也说,有较多新组屋供转售的榜鹅和盛港区设施已越来越完善,因此近年来也更受国人青睐。国大房地产与城市研究院副院长李乃佳博士指出,较新的组屋剩余屋契较长,买家日后如果要卖,比较不用担心房子保值的问题。

更多屋主在满五年最低居住年限后的一年内转售组屋,截至今年5月,这类组屋的交易量已直逼上一年的全年总量。

建屋发展局提供给《联合早报》的数据显示,满五年最低居住年限(Minimum Occupation Period,简称MOP)后一年内转售的组屋单位数量从2015起逐年增加,从388个上升至2017年的1081个,前年更达1392个。

至于去年满MOP的组屋,要到今年底才能看出多少个单位于一年内转售。但截至今年5月,这类交易已多达1306个,预计加上下半年的完整交易数据,全年数据会更高。

ERA产业研究咨询部主管麦俊荣受访时说,刚满MOP的组屋一般设计较新,整体设计可能更为便利。例如:可从停车场透过有盖走廊或电梯等直接走回住家,全程不用淋雨,组屋还建有空中花园等绿意。“相较于旧组屋,这些设计更接近私人公寓,有些买家就是看中这类较新设计。”他也说,有较多新组屋供转售的榜鹅和盛港区设施已越来越完善,因此近年来也更受国人青睐。

分析:年轻家庭或选择改买较新转售组屋

另外,屋契相关课题近年来引发关注,部分国人难免担心屋契太短会影响组屋日后的价值。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与城市研究院副院长李乃佳博士指出,较新的组屋剩余屋契较长,买家日后如果要卖,就比较不用担心房子保值的问题。

“况且,较新的组屋整体的状态,例如水管、卫浴等设施应该仍运作良好,因此买家购买了单位后也无需在这方面费心。”

再说,去年满MOP组屋的供应量多,这也让买家有较多这类选择。麦俊荣指出,在经济不明朗的背景下,一些年轻家庭或选择不买较贵的执行共管公寓,改买较新的转售组屋。

本地2016年至2019年间每年都有超过1万个直接向建屋局购买并刚满MOP的组屋单位,去年这类组屋单位的数量更是五年来最多,达2万2408个。因此,房地产分析师估计,去年满MOP后一年内转售的单位全年总量有可能超越前年。

在2014年底领取盛港三房式预购组屋新居钥匙的林浩(34岁,自雇人士)夫妇去年在房子达到MOP后,就以约40万元脱售。这比他们向当局购屋的22万元售价高出许多。

林浩说,在考虑卖屋并搜集了相关资料后,就有一名买家在求售第一周就开出了超乎预期的价位。“既然有人开出好价钱,加上房屋经纪建议应趁房子状况良好时脱手,我们就卖了。其实,我二女儿去年出生后,我和太太为了方便岳父岳母帮我们照顾女儿,早就搬去太太娘家。售屋所得,我们用来购买新公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