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黄循财:要下功夫了解他们 行动党须与年轻人达成新社会契约

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国家发展部长黄循财(右)在行动党总部透过视讯与基层党员和干部讨论选举结果前,接受媒体访问,分享行动党领导层对大选的看法。(叶振忠摄)

字体大小:

黄循财昨天在行动党总部透过视讯会议,与基层党员和干部讨论选举结果前接受媒体访问,分享党领导层对大选的初步分析。

年轻选民未如普遍分析所称,已“抛弃”人民行动党,但该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黄循财认为,行动党须下功夫了解年轻国人,并与他们建立信任,达成新的社会契约。

黄循财也是国家发展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他昨天(7月18日)在行动党总部透过视讯会议,与基层党员和干部讨论选举结果前接受媒体访问,分享党领导层对大选的初步分析。

行动党在本月10日举行的全国大选中,拿下83个国会议席,但得票率仅61%,表现是我国独立以来的倒数第三。

不少选后分析和评论均指出,行动党得票率不如预期,关键原因之一是该党已被年轻选民“抛弃”,而好些观察人士把这个现象归咎于行动党的竞选风格,以及该党在“辣玉莎事件”上对工人党所发动的攻击。

工人党盛港集选区当选议员辣玉莎在竞选期间卷入网络失言风波,行动党要求工人党阐明立场,被不少网民批评咄咄逼人。

行动党流失选票 不全集中年轻选民身上

然而,黄循财不认同年轻选民“抛弃”行动党的观点。他昨天答复媒体提问时指出,行动党在好些拥有不少年轻选民的选区如榜鹅西,表现其实不俗。

首次独挑大梁为行动党拿下榜鹅西单选区的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高级政务次长孙雪玲,以60.98%得票率,打败工人党新秀陈贞贞。

黄循财也从选民结构解释说,年龄介于21岁至24岁的首投族占全体选民不到10%,而20岁到30多岁的选民则占所有选民的三分之一,其余近七成是40岁及以上的中高龄选民,因此“行动党流失的选票并不全集中在年轻选民身上”。本届大选的合格选民超过265万人。

须与年轻国人建立信任

针对竞选风格和“辣玉莎事件”的反应,黄循财说,行动党将会检讨,“看看我们如何改进,并在未来做得更好”。

展望来届选举,黄循财强调,行动党必须下一番功夫吸引年轻选民,并与他们强化沟通。

“我们必须努力了解年轻选民并与他们建立联系。他们有不同的愿望、希望和期待,他们关心的问题与上一代和老一辈的国人不同,对现有问题的看法也不一。因此,我们必须与年轻国人建立信任,并达成新的社会契约。”

黄循财:不能只质疑政府施政 工人党须认真端出可行方案

国会声量逐渐壮大的工人党,不能只是对政府施政提出质疑,而须认真端出可行的替代方案,供全民检视和讨论。

人民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黄循财昨天回应媒体提问时,对工人党发出以上呼吁。

工人党此次大选不仅成功捍卫阿裕尼集选区和后港单选区,还攻下一个新的集选区,把政治版图扩展至盛港,总当选议员席次由上届的六席增至10席。

领导行动党的李显龙总理在选后致电邀请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出任国会的反对党领袖,为我国民主政治发展写下新里程碑。

黄循财昨天向党员分析选举结果时,肯定了工人党的竞选策略,认为工人党以监督和制衡政府为诉求,成功在期待国会多元化的选民中引起共鸣。

他也提到,随着工人党在国会壮大,工人党不能再只是对政府施政提出质疑,“他们也有义务端出可行的替代方案,供检视和辩论”。

他说:“国会辩论应该是双向的,不仅仅看政府的提议,或要求政府改变政策,也要看其他替代方案,严格检视这些选项,如成本是什么、缺点有哪些。”

黄循财说,虽然工人党常称无意取代行动党组织政府,并强调他们的长远目标,只是不让行动党在国会一党独大,“但我毫不怀疑,他们希望有朝一日能取代并组建政府,只是他们觉得现在不方便承认这一点”。

不过,黄循财补充说,工人党有组织政府的抱负没有不对,因为这是议会民主制的常理。“行动党必须认清这一点,我们必须为我们的信念而奋斗,把新加坡治理好,继续赢得新一代选民的信任和支持。”

但他也期待在国会与工人党交流,共同“为新加坡找到一个新的政治平衡,为所有新加坡人的长远利益而努力”。

问答录

问:选后检讨会否包括重新考虑副总理王瑞杰是否还是带领第四代领导班子的最佳人选?何时对外公布选后检讨结果?

答:我们仍在危机中,现阶段真正要做的是确保新加坡渡过这场巨大危机,包括我们刚才谈到的医疗和经济问题。所以,领导团队的重点是齐心协力,集中精力去做这件事,克服难关,并从危机中更坚强地走出来。不管是第四代、第三代或哪一代,只要是政府一员,我们都全神贯注在这个课题上。我们以后会有时间再谈接班问题。检讨一完成,我们可能会召开类似今天的记者会,到时也许是我,也许是别人主持,但请不要对人选过度解读。

问:行动党在少数种族群体中的支持情况如何?

答:我们还没全面研究,因为相关检讨仍在进行中。如果广泛地观察各个选区,少数族群比率较高的选区,并未出现对我们明显不利的选举结果。我举一个例子,在我自己的马西岭—油池集选区,尤其是马西岭和木林分区,我们的少数族群家庭的比率高于全国的平均水平。然后,我们看了一下结果,在少数族群比率较高的投票区,行动党的得票率并未大幅削弱……即便他们当中有很多人对我们投下了反对票,也可能不是因为种族议题,或是跟族群有关的课题,更多是与全国的就业、收入等问题有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