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案件趋复杂法证服务需求增

字体大小:

科技日新月异,法庭案件日趋复杂,如今不论是刑事案的主控官或辩护律师,还是民事案的诉辩律师,一般都需要法证人员的协助。

法证的范围很广,除了一般人熟悉的法医、笔迹专家,也包括法证会计师、商业智能专家、电脑取证专家、数据分析师、网安专家等。

此外,聘请法证专家的并非只是律师、被告和惹上官非者,一些执法机构、商家和跨国企业,也需要这些服务。

本期《说法识法》访问了两个提供法证服务的“特别实验室”——法证专家组织(The Forensic Experts Group,简称TFEG)和FTI Consulting(简称FTI)的负责人,让大家了解法证服务。他们也分享“破案录”,让你知道专家如何采用科学方法,抽丝剥茧破解谜团。

越来越多人认识到法证报告能提高官司胜算,因此对这类服务的需求也日趋增加。

FTI风险咨询和调查资深常务董事廖裕才说,环球大数据的发展和普及化,FTI进行e调查证据等工作时,也须要使用相关工具和专员来组织、管理、检讨和分析越来越多的数据。

环球网安事故增加了,“网安如今是许多企业的首要考虑因素”。

他也说,新加坡是亚洲重要的仲裁中心,本地仲裁案的数量增加,也让FTI接获更多与仲裁相关的工作,“包括涉及企业纠纷,有关估价、商业智能和追查资产的项目”。

他举例说,客户知道投资某家公司或到一个国家投资存有风险,得事先做好合规和风险管理的准备,所以找FTI进行全面调查,包括合作公司的声誉。现在,有更多客户在正式交易前,会要求FTI进行交易测试。

FTI协助律师事务所、企业和政府机构的证券诉讼和国际仲裁案,以及解决涉及反垄断、估价和网安等课题。例如,与律所一起回应涉及客户的会计和财务报告、监管审查、外国贪污等的指责。

“这常常需要一个团队,包括法证会计师、企业智能专家,电脑取证专家、数据分析师,以及网安专家,齐心解决案子。”

2013年,四名卫生科学局法证化学与物理化验室的前资深法证专家,仍然对法证服务抱极大热忱。他们都看到法证服务的市场需求强大,本地却欠缺私人法证服务机构,就联合创办TFEG。

七年来,TFEG提供鉴定文件真伪,涉及工伤与车祸索赔、谋杀、欺诈、重伤、坠楼、火患和爆炸、毒物和药物、冒牌货和知识产权侵权案等多种服务。客户包括律师事务所、保险公司、政府机构和私企。

TFEG创办人兼高级顾问林靖静说,虽然如此,还有一些律师和客户不知TFEG的存在,惯性地依赖海外法证服务公司。

“作为本土公司,我们的优势是能就近提供一站式服务、熟悉本地法律条文和制度,以及与客户有共同文化认知。”

郑文忠律师(Willy Tay's Chambers)使用过约20次法证服务,主要是处理民事案件。

他擅长处理车祸索赔案,找法证专家是为了找出车祸原因,探讨车祸是否可避免,或请专家来驳斥对方的论证。他说,本地的法证服务比较少,一般律师惯用海外的法证服务,因为水准较高,但他觉得本土的TFEG非常专业,他曾就一起致命车祸询问TFEG,想知道死者是否被碾过,另一起则针对水漂(aquaplaning,或称打滑)咨询其意见。

艾伦格禧律师事务所(Allen & Gledhill)合伙人杨汉中律师说,律师承办案件时可能涉及内部检讨和调查的协助。给客户提供意见时,得商讨是否要另聘法证专家确定谁该承担意外或欺诈的责任。

■流程:专家团先了解案件性质 再建议行动方案

TFEG创办人兼高级顾问林靖静说,法证报告可以是经过科学检测和分析的独立报告,也可以是审查其他专家的报告,查找其优缺点,研判是否可靠的检讨报告。

她指出,一旦接获服务要求,律师就咨询TFEG,其专家团会了解案件的性质,再建议应采取的行动方案,以及所需供调查的证据。

“我们的意见可协助律师和他的客户作出更好的决定,以及该侧重的相关检测。”

接到任务后,TFEG会独立进行法证分析阶段,在不受外界(包括律师或客户)影响的情况下完成法证报告。TFEG会跟律师解释调查结果,以及对案件的意义。

林靖静说:“这些报告会当做证据提呈给法庭。我们的专家会在审前的准备阶段提供援助;有需要的话,我们的专家也会出庭供证。律师也会要求我们解读对方的报告或解释其科学原理,为盘问相关者作准备。”

FTI风险咨询和调查资深常务董事廖裕才说,他们的工作需要客户、律师和法证专家的无间合作。

“调查期可以很长,涉及许多利益攸关者。如果是上市公司,调查结果也可能影响股价、股东和员工。所以,法证专家和律师都必须借助对方的专业知识和能力,相辅相成完成工作。”

■挑战:被客户误会以为是在找麻烦

廖裕才说,法证调查人员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是有时被客户或其雇员认为我们是在故意找茬或违法行为,或要给公司或雇员增添麻烦,制造更多工作。

“事实刚好相反,我们的角色是与律师一起协助客户确定真相,提供解决方案,避免重犯错误。”

他说,FTI与律所合作承办的多数是民事或仲裁案,但其中好些涉及刑事,“很多时候,一开始可能只是民事追查,最终却变成刑事案。”

他举一实例说,某公司接获通报,指设在邻国的公司高层涉及欺诈、贪污、利益冲突和骚扰等,FTI受委到邻国公司展开独立调查。

因为涉事高层位高权重,知悉内情者都不敢向美国总公司举报,使情况变本加厉。

初步调查后,FTI向客户提呈有关高层不法行为的报告。接着,调查人员、法证会计师、电脑法证专家和律师等到场搜证,雇员知道他们的调查目的后,给予全面合作,因为他们也要彻底解决根深蒂固的问题。

“我们调查时通常很谨慎、不张扬,如果得不到这样的‘欢迎’,利益相关者一旦联盟,同一鼻孔出气,对调查的影响是很大的。”

林靖静说,有时案件要开庭了,客户才找上门,寻求紧急协助。

“我的专家团向来有强大的团队精神。一旦有紧急任务,就更齐心协力、铆足全力以有限的时间和资源完成任务,并确保服务素质不受影响。”

■车祸现场重造 推翻索赔行动

这是一起保险索赔,诉方承认事发现场路面湿滑且有油渍,但坚称辩方在转弯时疏忽,撞上他的车。

辩方请TFEG的专家鉴定,专家研究路面的元素,探讨水和油混合后的效果,以及车轮拖拉所导致的沾染物的影响,为辩方车辆失控提供了具逻辑性和科学的有力解释。这份报告极为关键,最终起诉人撤销索赔行动。

■文件鉴辨有疑点 促成官司和解

1950年代,屋主可单买房而非土地,每月付土地租费给地主即可。2014年,地主发驱逐令给一名九旬排屋屋主,表明愿为取回土地而付8万5000元。屋主拒搬,出示1960年代的手写合约,称地主的父亲当年同意让他永久住在排屋,地主要终止“不存在”的租约是不合法的,并要求200万元的赔偿。

地主请TFEG鉴定这份具争议的合约,法证专家发现屋主提呈的1962年合约,不仅签名造假,所用的是1965年或以后制造的纸张。双方最终和解,屋主只得20万元的小额索偿。

■从民事追查变成刑事案

FTI受大型制造商委托审核一些获选的供应商,发现其中一些隐瞒了与在调查前辞职的前总裁有关系。FTI运用商业智能和电脑法证能力,揭发前总裁犯下严重的利益冲突、欺诈和回扣等不当行为。

FTI协助客户计算欺诈导致的亏损,制造商后来起诉前总裁,获得有利的判决,并向警方举报他。

■追查投资对象的公司总裁

FTI受委追查客户所投资的A公司,怀疑其总裁没维护公司利益,暗中策划让公司清盘。深入调查后,发现该总裁与一“债主”是邻居,而债主的账目存有疑点,申请清盘的那方也与总裁存在利益关系。

FTI还追查到总裁和家人在香港和英国的资产,确定总裁在中国开设了B公司,计划用A公司的知识产权售卖产品。最终,FTI协助客户申请到制裁总裁的庭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