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廷儒出任盛港市镇会主席 “两党团队已开视讯会议但未接相关文件”

何廷儒将出任盛港市镇理事会主席,并负责万国(Buangkok)分区事务。(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受委市镇会主席的何廷儒汇报,团队投票日后立即在本月11日致函两个行动党市镇会,要求召开初步会议,并在上周三明文要求对方尽早提供管理代理服务与管理系统软件服务的合约副本。双方上周五出席了视讯会议。

盛港集选区市镇管理交接受到密切关注,该集选区工人党候任议员何廷儒将出任新市镇理事会主席,并负责万国(Buangkok)分区事务,其余候任议员负责的分区也已确定下来。

盛港市镇将分四区管理,除了万国,还有由林志蔚负责的安谷(Anchorvale)、辣玉莎负责的康埔桦(Compassvale),以及蔡庆威负责的河谷(Rivervale)。

刚受委市镇会主席的何廷儒昨天(7月19日)在个人面簿页面为交接进展做中期汇报,详述与两个人民行动党市镇会的沟通。

目前盛港安谷由宏茂桥市镇会管辖,榜鹅东和盛港中的事务则归白沙-榜鹅市镇会管理。

工人党在2011年大选后接管阿裕尼市镇会时,曾与执政的行动党针对市镇会电脑管理系统所有权发生交接纠纷,进而牵扯出涉及政党商业行为的政治争议。该党此次在市镇会交接事宜上更为谨慎,秘书长毕丹星在选后召开的记者会上交代,团队已与目前管理盛港市镇的行动党市镇会管理代理接洽,并会秉持诚信展开讨论。

由何廷儒领导的工人党团队在本届大选中,以52.13%的得票率攻下全新的盛港集选区。据她汇报,团队投票日后立即在本月11日致函两个行动党市镇会,要求召开初步会议,并在上周三明文要求对方尽早提供管理代理服务与管理系统软件服务的合约副本。

何廷儒指出,两边团队周五出席视讯会议,但他们目前还未收到相关文件;团队已要求本周再召开会议,面对面商讨交接。

她也恳请盛港居民在交接未完成前,向两个行动党市镇会呈报支付杂费等所有与市镇服务相关的事宜,而非工人党阿裕尼—后港市镇会。

网民联署请愿要当局 承诺拨款给盛港市镇会

除了市镇会交接,过去一周盛港市镇下来能否顺利申请到社区设施翻新资金,也是网民热烈讨论的话题。网上更出现请愿,要求国家发展部属下的社区设施改进委员会(Community Improvement Projects Committee,简称CIPC)承诺一定拨款给盛港市镇会。

这份在Change.org设立的请愿截至昨晚9时已收集到近4万人的签名。

本届大选前,新加坡国立大学一组学生曾对比各市镇会收到的CIPC资金,统计出工人党阿裕尼-后港市镇会在2017年与2018年没有获得任何拨款,所有15个行动党市镇会两年间则申请到总额6700万元的款项。

工人党也不时申诉,市镇会向CIPC申请翻新资金时,屡遭拒绝,指反对党区的选民被“变相惩罚”,有欠公平。对此,国家发展部曾解释拨款程序,强调CIPC的申请一般由各区基层组织顾问与公民咨询委员会提出。

在反对党管理的选区,各区基层组织顾问一般由落选的行动党参选人担任。

国家发展部发言人昨天补充解释,选区翻新计划一般还涵盖家居改进计划(HIP)和邻里更新计划(NRP)等,社区设施改进只占所有翻新的一小部分。

例如,CIPC过去五年对所有市镇会的总拨款约4000万元,仅占所有翻新拨款少于10%。发言人强调,CIPC采取不同申请程序,是因为公民咨询委员会更贴近居民,能判断哪些项目对居民有利。

居民:信息不透明 对翻新不满难断是谁失责

《联合早报》也针对请愿书中网民的诉求向人民协会提问,但截至昨天截稿时未获回应。

签署请愿书的盛港居民何莉萍(32岁,金融项目经理)指出,即便资金申请程序不变,公民咨询委员会也有责任向居民公开申请细节。她认为目前在反对党区,这些信息不透明,如果选民对设施翻新进展不满,无从判断究竟是谁失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