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榜鹅东纳入盛港市镇会后 白沙榜鹅市镇会原官司也由工人党承包

2017年7月,阿裕尼市镇会委任的独立委员会起诉工人党议员刘程强、林瑞莲和毕丹星等八造。同年9月,行动党议员管理的白沙—榜鹅市镇会也采取行动,成为这起诉讼的另一起诉人。(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国家发展部发言人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表示,榜鹅东区已纳入盛港市镇理事会,其权利和职务将按移交日生效,而管理白沙—榜鹅市镇会兴起的官司,也将转给这个新市镇会。

大选才结束,由工人党新团队组成的盛港市镇理事会,除了接管原榜鹅东区管理市镇的工作,也得承包“前朝”遗留的官司。

国家发展部发言人回答《联合早报》询问时说,榜鹅东区已纳入盛港市镇理事会,其权利和职务将按移交日生效,“管理白沙—榜鹅市镇会(PRPTC)兴起的官司,也将转给这个新的市镇会。”

发言人说,国家发展部不是民事诉讼的一造,所以无法针对诉讼行动或相关安排置评,“这些是个别市镇会的特权”。

发言人指出,国家发展部根据市镇理事会法令第3(1)节条文发出指令,并在宪报公布后,市镇会才得以成立。它将在个别选区正式公布选举成绩的最后一天(即本月16日在宪报公布的选举声明)之后的第14天才发相关指令,而那“预计是本月底”。

根据法令第3(4)节条文,指令将列出正式移交日期,而移交日将设在指令发出的90天内。

大选过后,国家发展部在本月13日写信给所有议员,要他们在本月17日的期限前回复有关成立市镇会和委任市镇会主席的事。本月16日,当选盛港集选区的议员,将其计划通知该部。

“国家发展部也发指导原则给所有的市镇会和获选议员,协助他们的过渡程序。指导原则包括市镇会法令相关条件的概述、管理人员的责任,并且(我们也)建议市镇会该采取的行动,确保大选后共用设施的管理能顺利和有效地移交。”

2017年7月,阿裕尼市镇会(AHTC)委任的独立委员会起诉工人党议员刘程强、林瑞莲和毕丹星等八造。

同年9月,行动党议员管理的PRPTC也采取行动,成为这起诉讼的另一起诉人,并聘文达星高级律师代表。

这两个市镇会指上述八造从2011年7月至2015年7月管理市镇会过程中失职,要求他们为超过3370万元的损失作出交代。

去年10月11日,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Kannan Ramesh)对案件做出第一阶段裁决,判定刘林两人有违受托责任,而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则有违“善巧与谨慎的责任”,即没有尽到审慎行事的义务。

PRPTC和答辩人都针对不同事项上诉,终审法院五司将在下月17日审理这起上诉案。

工人党的李丽连在2013年榜鹅东补选中获胜。2015大选,人民行动党的张有福以微差票距险胜。2020年,榜鹅东被并入新的盛港集选区。

学者:盛港市镇会获法庭批准才能终止官司

如今盛港市镇会由工人党管理,它是否会因为答辩人都是“自己人”,而终止官司?

一名不愿具名的资深律师说,盛港市镇会可以终止官司,但该区的居民可能会起诉该区的工人党议员,指他们终止的决定不符盛港市镇会的最大利益,要他们承担终止官司而导致的损失和损害。

新加坡管理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王杰敏说,盛港市镇会只能得到法庭的批准才能终止官司,“即使盛港市镇会要终止,它日后还是有可能重新启动诉讼。”

他指出,盛港集选区接过官司,对该区居民应该不会有直接影响,“有直接影响的是把PRPTC和宏茂桥市镇会的服务管理移交盛港集选区,但这与官司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针对PRPTC现有律师文达星是否会被撤换,王杰敏说,PRPTC的律师也可能要求停止代表盛港市镇会。“这场官司的上诉即将在下月审理,各造律师已作了许多准备工作。如果更换律师,新律师得做许多工作来熟悉这起案件,这将导致更高额的律师费和进一步拖延官司。”

他认为,盛港市镇会有百分百的合作动力去确保官司顺利进行。为了自身利益,新的市镇会成员也要向公众明示他们会遵守法律和相关的法律程序,“工人党议员就如所有的政治人物,也要终审法院厘清相关的法律条文。”

行动党在2015年大选中夺回榜鹅东,阿裕尼—后港—榜鹅东市镇会(AHPETC)重组为AHTC。

王杰敏说,目前的情况就如同2015年的情况,AHPETC后来把官司涉及榜鹅东单选区的部分,移交给PRPTC。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