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妇女在白沙遭电板车撞伤案 丈夫代脑损妻子索偿骑士拒付44万元赔偿

洪柳娇(右)严重残疾,至今无法说话,得以轮椅代步,生活起居都须靠人终生护理和支持。她主要由丈夫梁伦华(左)和女佣照顾。(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丈夫梁伦华对国民服役人员丁乃杰拒付赔偿的态度感到失望。他指出,在这起诉讼开始前,他已通过律师通知肇祸骑士丁乃杰有关妻子洪柳娇的伤势、她余生所需的医疗照顾,以及相关费用,并请丁乃杰提议赔偿额,但他或代表他的家人都没有提供赔偿额。

53岁妇女三年多前遭电动踏板车撞伤致永久脑损,丈夫代她向当年17岁的肇祸骑士索偿,上个月成功获判44万5000元,但现年21岁的骑士通过律师表明不愿作出任何赔偿。

洪柳娇(57岁)的丈夫梁伦华(57岁,散工),日前通过义务代表妻子的德尊律师事务所回答《联合早报》的询问时,对国民服役人员丁乃杰拒付赔偿的态度感到失望。

他指出,如果丁乃杰持续拒付法庭下令的赔偿额或任何赔偿,他将在恰当时候(可能是在数年的时段),向丁乃杰采取必要行动,“这包括但不限于破产诉讼”。

除了44万余元的赔偿,国家法院副主簿也裁定丁乃杰须承担洪柳娇2万5000元的讼费。

梁伦华说,得以轮椅代步的妻子已严重残疾,至今无法言语,穿衣、洗澡、如厕和进食等生活起居都须要密切监管和援助,医生诊断她将保持现状,不会再有显著的改善。

这对夫妇有三个子女,30岁已婚长女为护士,26岁次子是数码行销人员,22岁幼子刚从理工学院毕业,准备服役。

梁伦华月入2000多元,每个月须支付医药、复健和女佣等费用,负担沉重。去年7月受访时,他说用超过6万元积蓄维持家计。

洪柳娇出事的这四年来,对她和家人都是很艰辛的路程。她主要由丈夫梁伦华和女佣照顾,每次的复诊或物理治疗,丈夫都陪伴在侧。

看到妻子现有情况,梁伦华还是难过万分,但他不愿放弃希望,决心继续照顾她。

骑士完成14天短期拘留及100小时社区服务

丁乃杰事发时在理工学院念书,如今在服役。他有个弟弟,父亲是会计师,母亲是家庭主妇。这起民事诉讼展开时,他尚未成年,所以由母亲郭美珠代表。

2018年7月,承认疏忽导致洪柳娇重伤罪状的丁乃杰,被判14天短期拘留令,得另外完成100小时的社区服务,他也被令赔偿洪柳娇2470元。

短期拘留令是以社区为基础的刑罚,虽然被关进监狱长达14天,但不会留案底。

被逼得采取法律行动,梁伦华表示遗憾,“因为丁乃杰和家人只赔偿刑事案被令支付的2470元赔偿,却不愿再作任何赔偿。”

梁伦华指出,在这起诉讼开始前,他已通过律师通知丁乃杰有关洪柳娇的伤势、她余生所需的医疗照顾,以及相关费用,并请丁乃杰提议赔偿额,“但他或代表他的家人都没有提供赔偿额。”

丁乃杰的代表律师萨尔瓦拉吉说,丁乃杰在本月15日刚刚满21岁,所以会接过这起案件,不再由母亲代表。

他说,丁乃杰只是服役人员,没任何资产,即使申请他破产,也无法获得什么,“诉方从判决日开始,有12年的时间可以追讨。不过,未来12年会发生什么事,真的无法预测,但现阶段他是无力偿还的。”

这起事故发生于2016年9月17日上午10时。 丁乃杰载着女友, 在巴西立第1通道朝往12通道的人行道逆车流行驶, 撞倒刚下巴士的洪柳娇。

洪柳娇头撞到地,因脑淤血,紧急送院动开颅手术,减缓颅内压,后来因脑积水二度开颅,除掉骨瓣。她约10月苏醒,12月23日出院。

去年,德尊律所的张俊伟、林美瑜和杨裕隆三人律师团队,义务代洪柳娇向丁乃杰索赔。

索偿书指丁乃杰没注意周遭情况,以约15公里的时速危险行驶,既没鸣笛提醒行人,也违反厂商有关踏板车不该载人的条例。但丁乃杰否认诉方所指,称他驶向巴士站时,洪柳娇没观察四周,突然从巴士站冲出,是她自己的鲁莽造成这起意外。

他称车速在他的掌控当中,反指洪柳娇没给他合理的时机停止、减速或避开碰撞。他最后与诉方取得和解,由法庭裁定赔偿额。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