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张有福奉劝年轻代议士 勿因忙碌错过天伦

许多民众希望国会有更多反对党代表以制衡执政党,但张有福强调,不管是从体制内部推动改变,或从外头发挥影响力,关键是顺应民意改变而调整原来的办事方法,千万不能一成不变。(陈斌勤摄)

字体大小:

刚过去的星期二,《联合早报》记者到国会大厦专访张有福,他清理完办公室,碰上准备以反对党领袖新身份搬入国会大厦办公室的毕丹星。

张有福(67岁)原本负责的榜鹅东区,在本届大选中并入盛港集选区,这个新的集选区由毕丹星领导的工人党拿下。

告别熟悉环境之际遇上政坛对手,张有福并没有流露出唏嘘,而是豁然面对国人要国会有更多反对声音的诉求。

“我认为总理是对的,选民并不要换政府,从他们不是把票投给任何一个反对党,而是集中投票给工人党,以及在一定程度上由陈清木领导的前进党,就可看出这点。

“这些都是风格比较温和的政党。”

2001年“九一一”事件过后,人民行动党在大选中取得75%的选票。这回大选虽逢冠病危机,执政党得票率却仅有61.2%。

对此,张有福不愿意猜测若早前冠病疫情较不稳定时就举行大选,执政党的得票率如何,但他相信若工人党竞争的席位超过一半,不少人投票时就会更保守。

至于由原内阁部长、全国职工总会秘书长黄志明领军的行动党盛港团队败北,是否让他感到意外,张有福坦言“政治不外就是预计不可预计的事”。

加入行动党也能在
体制内推动改变

“不能在盛港胜出,不是基于单一理由。要更多反对声音的全民情绪是其一,我认为许多人在物色‘反对党’英雄,他们在一定程度上寻找条件能够比得上行动党候选人的人选。”

这也正是在电视辩论中,经济学博士林志蔚凭“不该给行动党空白支票”言论一夕爆红的原因。

民众普遍认为反对党是弱势,希望加强反对党力量以抗衡执政党。张有福则因自己的经历,始终相信有政治抱负者不一定得加入反对党;加入行动党者,同样可以在体制内推动改变。

1988年,他在自己首个国会演讲中,吁请政府部门采取五天工作制,结果被指这么做会侵蚀工作伦理。一直到16年后的2004年9月1日,五天工作制终于在公共部门落实。

2014年,他也曾劝请政府,不要让在建国一代配套下受惠的国人,接受支付能力调查(means testing),他的建议很快被接纳。

可是,让张有福名声大噪的2005年8月“白象事件”,似乎显示“在体制内推动改变”不见得容易。

当时东北地铁线的万国站落成两年不启用,负责榜鹅南事务的张有福带领基层,在时任社会发展、青年及体育部长维文医生访问这区时,在万国地铁站外放置了八个造型逗趣的纸板白象。地铁站后来在隔年1月启用。

“那是两码事,我在取得公共交通业者的承诺后,曾向居民保证万国地铁站将通车。可是两周后业者居然宣布不启用该站,我和基层的诚信荡然无存,我们必须据理力争。”

回想起那段往事,张有福难以忘怀当年被警察叫去问话,警察还给了他和基层“无执照提供公共娱乐”罪名。

“我和警察说,若真有提供娱乐,就是娱乐了你们警察,让你们从到处找我们放置的白象中得到乐趣。”张有福语毕开怀大笑,完全展现他敢作敢当的风格。

他强调,不管是从体制内部推动改变,或从外头发挥影响力,关键是顺应民意改变而调整原来的办事方法,千万不能一成不变。

 “以前,我们可以集结最好的脑袋关起门想方案,并在做出决定时,以不混淆民众为出发点公布,不提供太多选项。但现在时代不同了,很多人会想知道选择一个方案而不是另一个背后的考量。我们就得多加解释。”

多番解释自然需要更多时间和耐性,而且还会拖慢解决问题的进度,但张有福觉得这是前进的不二法门。

同理,一些参选人在九天竞选期间立志走遍选区每座组屋,结果不仅没达效果,还让居民觉得他们行色匆匆,缺少诚意。

张有福也是打击假信息国会特选委员会主席,他认为竞选期间在使用《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纵法令(POFMA)》时,手法可更轻一些(light-touch)。   他举例,讹传的政府人口目标,以及法院对权贵网开一面的言论,两者之间哪一个更符合假信息定义,更应该援引POFMA,其实并不难分辨。

在大选中,新加坡民主党声称副总理王瑞杰曾说要把我国人口增至1000万,引发一场激烈争论。

“你们不要逼得我出书!”

POFMA办事处为网上流传的相关假信息,向多个社交媒体用户发出更正指令。

工人党新人辣玉莎则被指发表冒犯性面簿贴文,包括就城市丰收教会判决,称法院无情地判少数族群坐牢,辣玉莎后来就此道歉。

即将告别政治的纷纷扰扰,张有福对年轻议员有一个忠告。  他步入政坛时,两个儿子分别四岁和两岁,32年后的今天,他已经有一个10岁孙女和未满周岁的孙子。

当年他任职新航工程,可获得免费机票,儿子嚷着要出国,他却因忙碌没能让他们如愿以偿。等到他在工作岗位和政坛都稳定了,再问儿子有没有兴趣举家旅行,儿子告诉他:“旅行当然要去,但不是跟你去。”

他因此劝告年轻代议士们,勿错过与家人共享天伦的机会。

至于如何规划引退后生活,张有福笑说需要一些时间适应“新常态”。这“新常态”是否也包括花更多时间,陪伴在每届大选前都问他会否再参选的妻子?“她近几次已不再问我,她说反正我的‘最后一次’会是‘再一次’。这回她干脆威胁我说:你再不引退,我就去帮忙拉票,不是去帮你拉票,是帮你的对手拉票!”

许多人退休时都说会找时间干些园艺活,张有福却说自己没有耐心看着草一天一天长高。他不掩饰幽默的本色说:“我倒是警告不同的部长:你们不要逼得我出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