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李美花刷了牙就想去义顺南

字体大小:

在国会上,李美花总为民据理力争,言辞犀利。走出国会,她忙碌的身影穿梭于义顺南不同咖啡店,哪怕只有喝杯咖啡的时间,她都抓紧机会倾听民声。

如今走到挥别政治舞台之际,李美花说,从政这些年最开心的莫过于与居民交流的时候,而最艰难的时候,正是与居民道别那一刻。

2006年以政坛新秀之姿代表人民行动党角逐宏茂桥集选区议席的李美花是土木工程师出身,当选后负责义顺南区事务。义顺南区在2011年大选被划入义顺集选区后,李美花在2011年和2015年大选中,都代表行动党捍卫义顺集选区,两次都成功胜选。

担任后座议员14年后,59岁的李美花上个月宣布告别政坛。回首这一路走来,她说:“最开心当然是和居民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每一天,我刷了牙,就是想到要来义顺南。”

有居民知道她会来咖啡店,就自制芋头糕、菜头粿等。大家会一起点咖啡乌配早餐,边吃边交流。

多年来,李美花极力争取提升区内设施,像是卡迪地铁站旁的天桥电梯,就是她锲而不舍争取而来的。不管争取什么,过程再难,她说,只要失望了不放弃,就可以再等机会争取。

除了服务居民,李美花在2008年7月出任新加坡乒乓总会会长,见证我国女队同年在北京奥运会夺取乒乓球女团银牌,迎来新加坡48年来首枚奥运奖牌。但男单选手高宁在北京奥运会首场男单赛中没有教练在场上指导,含泪落败。李美花对教练“重女轻男”不在场边感到不满,赛后即对媒体说需要检讨。在庆祝得牌之际,乒乓队领队和教练可能被革职等消息传出,闹得满城风雨。当时,她在记者会上道歉,并透露已开始谈教练续约一事,领队借调期也延长,风波才就此平息。

时隔多年谈到此事,李美花坦言当时比较辛苦,可说是一大挑战,但那并非她从政以来最难的时候。她说:“最难的时候就是……大选竞选期间的那个星期天。看到居民这样不舍得……。”说到这里,李美花数度哽咽,没再多谈。

10几年下来,很多义顺南居民早将这位人称“花姐”的草根议员当成自家人。记者与李美花约在区内咖啡店进行专访时,许多居民主动与“花姐”击拳,不舍之情溢于言表。

不怕批评 有话直说

被问及可曾考虑过继续从政,李美花说:“我们从政的,有进来的一天,就有出去的一天……如何引进新人从政呢?当然做了两三届的都要能退让。我做了三届,大概也是退休的时候了。”

从政至今,李美花的国会发言向来让人印象深刻。好比几个月前,政府宣布逐步解除病毒阻断措施后允许甜品店重开,却把中药行排除在外。李美花对此表示不解,在国会反问“是不是中药比不上冰淇淋或蛋糕好吃?”她甚至前后用华英语追问三次,卫生部长颜金勇当天始终没正面回应。但不久后,政府宣布,做足安全措施的中药行可恢复营业。

多次为民发声让“花姐”深受民众尊敬,但她也曾因将不知感恩的选民比喻为“死鬼仔”“败家子”,引来批评声浪。  

对于直来直往的个性,李美花说,她向来有话直说,不喜欢拐弯抹角。问她难道不怕得罪人?她说:“我总觉得我不是为我个人去争取,是为了居民。我当然希望部长可以听得进去。”

想回马国探望母亲

李美花透露,从政初期,确实有部长不太能接受她的直肠子。“总理当时就把我叫去,说有某某人投诉咯。当时我说,这些是居民在咖啡店跟我说的。那你要我真实告诉你们吗?他当然要,所以就没事了。”

谈及未来计划,李美花说,现在新马两国边境还没开放自由通行,她暂时无法到马国探望母亲。她说:“我要去看妈妈,陪陪妈妈,过后再打算。”

但她透露,已接下母校邀约,担任南洋理工大学土木与环境工程学院咨询委员会主席一职。

来自马来西亚的李美花幼时家境贫寒,苦读多年后选择到南大深造,之后在本地扎根创业并从政。她说:“工作几十年,(南大)他们认为我现在很适合帮他们,所以我一口答应了。他们正筹备中,还要召进其他成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