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武吉班让80多居民联署 要求新议员“赶鸟”

2015年4月,武吉班让第9分区居民委员会在鸟儿角落举办“鸟儿歌唱比赛”的盛况。据居民形容,鸟儿角落可悬挂300个鸟笼,而且常常挂满。(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武吉班让法嘉路第434座组屋底层供爱鸟人士悬挂鸟笼的设施,10多年来吸引越来越多人使用,周末甚至有五六十人,鸟笼可多达两三百个。喧闹声和鸟儿带来卫生隐忧,引起居民不满。

这座组屋有100户人家,上周六有人把80多名居民联署的请愿书,提呈给到那里走访的武吉班让区新议员连荣华,要求拆除“鸟儿角落”的设施,或将它移到他处。 

一些居民反映,因为冠病疫情,鸟儿角落自4月起暂时关闭,让他们松了一口气,但他们担心阻断措施逐步放宽后,爱鸟者重新聚集,会增加病毒传播的风险。

连荣华前天向《联合早报》证实收到请愿书。他刚接替管理该区23年的原议员张俰宾,走马上任不过20天,就得解决这个多年“积案”。

请愿书列四大问题

他说,居民担心悬挂头上的鸟笼不卫生,也反映鸟鸣、喧闹声,吸烟和乱丢垃圾的情况。“居委会和市镇理事会考虑了一段时间,我们将尽快解决这个存在已久的问题。”

居民在请愿书中希望议员协助恢复宁静和清洁的环境,并列出目前的四大问题,即:鸟主留下的饲料引来野鸟啄食,就地排粪;鸟鸣和人声对居民造成噪音干扰;组屋底层不宜悬挂鸟笼;不少来自其他地区的鸟主聚集,导致居民失去社交场地。 

不愿具名的女居民(30多岁,物流公司执行员)说,居委会曾限制悬挂鸟笼的时间,即星期三和周末从上午8时至中午12时,但是爱鸟者并没遵守。“这群人出现时,停车场都是车,居民无处停车,造成许多不便。”

上星期天(26日),有二三十名爱鸟者突然出现鸟儿角落,居民担心群聚增加冠病病毒传播风险,于是报警。警察第二次到场后,才成功劝走鸟主。

法嘉养鸟爱好者拉扎里(46岁,自雇人士)当天也到场,说不知有居民请愿一事。他指现在户外活动限制松绑了,他才和兄弟们到那儿遛鸟。

他说:“如果鸟儿角落真的拆除,我们希望能获得另一个合适的地点。”

拉扎里说,五到七成的同好是该区居民,许多都是乐龄人士,所以他期盼新地点最好靠近咖啡店,方便老人家上厕所,“交通也要方便,最好有轻轨列车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