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上诉成功 获准代亡父上庭向政府索回被征收地皮

实乞纳路的“库布尔卡辛”回教坟地,占地2万平方米,已归国有,但起诉人福齐雅赫称是她祖父所拥有,后来由亡父继承。(档案照片)
实乞纳路的“库布尔卡辛”回教坟地,占地2万平方米,已归国有,但起诉人福齐雅赫称是她祖父所拥有,后来由亡父继承。(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声称占地2万平方米的回教坟地是爷爷100年前就拥有的祖先土地,女子要代祖父遗产受益人之一的亡父,向政府索回被指强行征收的天价地皮。

官司未打,政府原本成功申请撤销诉讼,但起诉人福齐雅赫(Fauziyah,62岁)不死心,向高庭法官林茵倩上诉,结果成功胜了“外围”官司,可以打“正场”官司。

法官不认为诉方索偿 站不住脚或滥用司法程序

林茵倩法官不认为诉方的索偿完全站不住脚,也不赞同辩方指起诉人要作虚假索偿或滥用司法程序的说法。她考虑法律论据和案例后,允许诉方修改索偿书,并引进新证据,包括回教法专家的意见。

换句话说,被列为答辩人的新加坡土地管理局、地税官(Collector of Land Revenue)和总检察长,都必须准备提呈答辩书,与起诉人对抗。

福齐雅赫通过儿子赛耶回答《联合早报》的询问时,对判决表示高兴。她明白这是富挑战性的任务,但相信本案的公义,决心要极力为自己的案件抗辩到底。

根据判词,起诉人指政府的征收错误和无效,地契应归入其亡父名下的遗产,但辩方指其起诉是个“骗局”和“诡计”,目的是向政府索款,并指索偿没有合理的诉讼理由、滥用法庭程序、诉状是琐碎或无理缠讼(frivolous or vexatious)等,去年向高庭助理主簿申请直接撤销诉讼。

助理主簿萧富鸿裁定地契的索偿经不起举证的检验,也无法找到回教法相关的根据,“这显然不是该浪费法庭时间和国家诉讼资源的索偿案件”。

这样的裁决,意味着答辩人根本无须接起诉人准备好的“炮弹”(诉状),在尚未提出答辩书的情况下,官司就胎死腹中。

名为“库布尔卡辛”(Kubur Kassim)的坟地位于实乞纳路426号,属于永久地契。

起诉人的祖父卡辛自1919年就是土地拥有人,后来立契约,让土地按回教法的回教信托(wakaf)条例,成为慈善房地产。

卡辛在1935年过世,独生子再纳(即起诉人的父亲)为遗产受益人兼管理人。

1987年,政府宪报公布实乞纳地将充作公共用途,归入国有。

2011年,再纳过世,起诉人以唯一遗产执行人的身份展开这起诉讼。

她称和家人在2016年之前不知实乞纳地已被征收,还数次进入坟地维修。她提出祖父属于哈纳菲(Hanafi)回教流派,不受一般回教作法约束,而回教信托在遗嘱中已失效等。

辩方指没证据证明卡辛属于哈纳菲派,但林茵倩法官指出,事实该由法庭考虑和决定,并认为以诉方要传召的回教法专家资历来看,后者所提呈的报告“看来相当可靠”。

她指出,本案重点是卡辛是否属于哈纳菲流派,以及回教信托的法律是否有别于沙费夷(多数马来人信奉Shafi'i)派或其他流派,“本地法庭没处理过这课题,所以不能说起诉人的索偿显然站不住脚”。

起诉人称亡父和家人都不知土地被征收的事,辩方指实乞纳地变国有土地是公开的信息,但法官认为,在现有非正审(interlocutory)阶段,因为没进一步盘问,还无法确认起诉人是否知道这些事实。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