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陈振声:起步公司已更多元 若成经济新引擎有助加强我国韧性

人力部长杨莉明(左一)和贸工部长陈振声(左二),向参展的起步公司Golden Sunland营运总监陈建元了解该公司如何将所研发的杂交水稻带到缅甸,与当地农民合作。(严宣融摄)

字体大小:

我国起步公司的生态,已从第一代以数码科技和互联网平台为主,进入到多元化的阶段。

贸工部长陈振声昨天谈到他对本地起步公司生态的观察时说,起步公司更加多元化,若能以起步企业作为新加坡经济的新引擎,我国经济体系接下来将更有韧性。

他昨天参观新加坡管理大学(SMU)新孵化空间Greenhouse,会场展示的起步企业经营的业务,包括省水科技、电子出行、利用细胞技术制造牛奶、在缅甸发展自家所研发的杂交水稻,以及录像测谎等。

陈振声说:“这反映人们准备要解决和处理的挑战与问题,这将让我们能够建立更强大和有韧性的起步公司生态。”

他也表示,新一代企业志向是解决世界的实际问题,并且能够让国人追寻和实现他们的梦想。

不只赚钱和打造就业机会 起步公司要解决棘手问题

“令我感到鼓舞的是,年轻一代和中年人在加入起步公司时,他们的目的不仅是赚钱和为国人打造就业机会,他们在心态上也有所转变,是要帮助社会解决棘手问题。”

不同起步公司生态的代表,昨天也同贸工部长陈振声和人力部长杨莉明,参与了记者会。

创业行动社群(ACE)主席兼求索创投(Quest Ventures)合伙人陈中说,由创新推动的企业需要集合五个元素,即企业家、合作、大学、风险资本(risk capital)和政府,才能取得成功。

他指出,我国风险资本存在的风险很多都因政府措施减缓或去除,例如资金配对和加强版的起新—先锋计划等。本地也是蓬勃的创投与私募基金枢纽,培养许多“独角兽”。此外,政府也积极参与和推动起步公司生态。

已是第四次创业的物流科技公司Moovaz联合创办人兼首席执行长李俊贤说,由于冠病是全球都面对的大灾难,所有公司都面对同样的需求压力等问题。

“现在正是像我们这样小规模的公司发挥灵活性和创新来解决问题的时候。因为如果我是第一个解决这个问题的人,那么市场份额就是属于我的。”

新加坡管理大学校长江莉莉教授说,本地大学都有开办创业课程,而新大更开办主修创业的学科,并安排学生到区域参与浸濡计划,年轻学子创业的氛围浓厚。

根据统计局数据,截至去年底,我国有3600家科技起步公司,聘有约1万8000名员工。此外,本地也有150家创投公司和100个孵化公司与机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