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疑公司被侵占女儿面临离婚 老商人文达街怒刺女婿 患严重抑郁症改控误杀

被告陈南成被诊断在案发时患有严重抑郁症,原本的谋杀控状减轻至误杀,他为此逃过死刑。案件择日下判,他可被判终身监禁或坐牢长达20年。(档案照片)
被告陈南成被诊断在案发时患有严重抑郁症,原本的谋杀控状减轻至误杀,他为此逃过死刑。案件择日下判,他可被判终身监禁或坐牢长达20年。(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医生认为陈南成的精神状态影响了他在案发时的判断与自制能力,原本被控谋杀的陈南成被诊断在案发时患有严重抑郁症,控状减轻至误杀罪,为此逃过死刑。

文达街命案揭内情,半退休商人怀疑女婿欲私吞他一手创办的船运公司,并且背着商人女儿与情妇生子,准备抢过公司后就和女儿离婚。商人夜里辗转难眠,白天当街找女婿对峙并怒斥“你太过分”,三刀捅在女婿胸口上,替女儿和自己出气。

原本被控谋杀的陈南成(72岁)被诊断在案发时患有严重抑郁症,控状减轻至误杀罪,为此逃过死刑。他昨天在高庭认罪,样貌比面控时明显消瘦。案件择日进行判刑陈词与下判。

这起轰动一时的命案发生在2017年7月10日下午1时22分左右,地点在文达街一带。根据控状,陈南成杀害女婿斯宾塞(Spencer Tuppani,38岁)的具体地点是在直落亚逸街121号,即一家咖啡店外的走道。

案情显示,陈南成在1974年创立船运公司,之后生意扩大成集团规模,三个女儿都在家族公司任职。斯宾塞与大他四岁的陈青青,即陈南成的长女在2005年结婚,育有三名孩子。斯宾塞也到集团上班,集团后来重组为TNS Ocean Lines公司,由斯宾塞出任董事,陈南成则是主席。

2016年,有大集团愿意收购船运公司。当时陈南成处于半退休状态,他于是把出售公司一事交给斯宾塞处理。斯宾塞说服岳父、妻子与另一公司股东,把他们的股份转让给他,好让买家收购公司后,斯宾塞能成为大股东,保有决策权。斯宾塞当时是以45万元买过陈南成的股份,但后者对这个价格并不满意。斯宾塞之后顺利当上新公司的总裁。

到了2017年初,陈青青发现斯宾塞有外遇,甚至与情妇生了两个孩子,两人于是协议离婚。斯宾塞随后搬出住家,与陈青青为了离婚一事频频争吵。

陈南成得知女婿背叛女儿,还将另一名在公司上班的女儿停职,为此忧心忡忡,夜里难以入眠。他担心斯宾塞会与女儿争夺孩子的抚养权,甚至把女儿赶出公司,私吞他的家族生意。案发几天前,陈南成约见女婿,但斯宾塞一直避而不见,让陈南成自觉不受尊重。

路人要助死者被阻 被告:别帮他让他死

案发中午,陈南成开车回公司路上,发现斯宾塞与几名朋友坐在咖啡店外。他回公司找出一把刀子,冲到咖啡店找女婿对峙。斯宾塞见着被告,才刚开口叫了一声“爸”,陈南成就开始质问和怒斥他:“你太过分了!”陈南成掏出刀子,三刀捅在斯宾塞胸膛上。

根据庭上播放的电眼视频,斯宾塞挨刀后踉跄逃跑,不小心撞到墙壁,再走几步路后就倒地。陈南成仍不甘心,上前狠踹女婿的脸两脚。公众见状想上前帮助斯宾塞,但陈南成阻止他们并说:“他是我的女婿,别帮他,让他死。”

斯宾塞倒地不起后,陈南成把血淋淋的刀子放在桌子上,坐着等候警察抵达。他也拨电给陈青青说:“我晚上睡不着。我做了。我把他杀了。别哭。我老了,我不怕坐牢……”

陈南成落网后接受精神评估,被诊断患有严重抑郁症。他持续感到焦躁不安与无助,无法集中精神,并且非常担心三个女儿。医生认为,陈南成的精神状态影响了他在案发时的判断与自制能力。陈南成可被判终身监禁或坐牢长达20年。(部分人名译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