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新马周期性通勤安排启动 工厂餐饮职缺短期难补 雇主耗资接回马国员工

字体大小:

多名受访雇主表示,聘请新人要花时间培训,有些技术性或轮班制工作也很难吸引本地人加入,因此即使要为每名返新员工承担至少1000元费用,基于人手问题,公司还是会做这项安排。

本地金属包装制造厂原想雇用本地人替代因冠病疫情无法返新上班的马来西亚籍员工,不过招聘广告出街后,等了好几个月都无人问津。工厂最后还是决定承担冠病检测费和在新住宿费,申请让马国员工返新。

新马两国的周期性通勤安排已在本月17日启动,部分在本地工作的马国员工陆续回返新加坡。这些马国员工抵新后须接受冠病检测,并履行七天居家通知,而据受访雇主估算,他们须为每名返新员工支付1000元至1300元的检测和住宿费用。

这对业务已受疫情冲击的小型业者而言是个沉重的负担。受访餐饮业者直言,不打算安排额外马国员工返新,而是更倾向于暂时聘请本地兼职或合同员工。

一名不愿具名的餐饮业者受访时表示,餐馆已因冠病疫情陷入经济困境,没能力再承担费用,安排马国员工回新。

招聘本地员工多月无人问津

但在好些领域,要找到有技能匹配的本地员工并不容易,因此即使开销不小,好些企业仍不惜花钱,通过周期性通勤安排申请让马国员工返新上班。

制作金属包装的Containers Printers便是其中之一,并刚申请让20多名马国员工返新。

公司总裁曾爱媄受访时透露,入境后的一次性费用尚算公道,但最让她头疼的是这些马国员工长期住宿的问题。

公司目前有50名马国员工在新加坡,再加上即将返新的20多人,一共得为70多名马国员工包办住宿。

这70名员工在疫情暴发前,原本每日往返新马两国。

曾爱媄曾通过政府招聘平台尝试雇用本地员工,可是等了好几个月都没人申请。此外,公司的工作需要一定技术,聘请新人需花时间培训,所以人手不能说换就换,而且轮班制也不太受本地人欢迎。

她说:“由于部分马国员工无法返新,导致在本地的员工工作量大增。为了员工的身心健康和工作效率着想,我们还是决定尽快把在马国员工接过来。”

从事建筑业的中信工程董事长黄顺成也以自己公司的一名马国籍安全协调员为例,指要聘请新人替代原有员工不容易。

黄顺成透露,这名员工的父亲早前过世,回家奔丧时碰上马国推行行动管制令、新加坡落实病毒阻断措施,结果无法回新。

“成为一个项目的安全管理人员需要经过培训和考取证书,不是两三天的事,更何况目前都很少有这种能考取证书的课程在开班。”

除了技能与经验难取代,部分雇主也因顾及和马国员工多年的情谊,决定安排他们返新。

餐饮业:不放弃忠诚老员工

同时是四川豆花饭庄以及滨海宾乐雅酒店(Parkroyal on Beach Road)餐饮部总监的陆友萍透露,他们将接回20多名马国员工,其中包括一名坚守岗位10多年的老员工。

陆友萍指出,聘请新人不单需要费时培训,这样对待忠心跟随公司多年的员工也不太妥当。

“顾及情谊,我不可能不把老员工带回来。当前的顾虑是申请若不获批,该如何向员工交代。”

餐饮业者同乐集团总裁兼首席执行长周家萌受访时也指出,公司非常珍惜每名员工,因此会尽力帮助他们复工,处理周期性通勤申请。

“集团对员工一视同仁,只要员工有需要,公司都会尽量安排。这也包括于日后帮助马国员工申请定期回乡探亲。”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