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国会观察】改变的决心

字体大小:

原已在21年前“功成身退”的旧议事桌,昨天暂别退休生活,欢迎新一届议员来到议事殿堂。

国会开幕式首次在国会大厦和旧国会大厦艺术之家同时举行,旧议事桌也重新摆到艺术之家大厅正中央,见证朝野议员的宣誓与发言。

国会自今年3月已实施多项防疫措施,先是规定议员须隔开就座、戴口罩,5月又通过宪法修正案,允许议员分散在总统指定的两个或以上地点,实时连线议事。

这些史无前例的改变,体现了冠病疫情下,即便是坚如磐石的国会传统也无法幸免,必须应变求存。

新开始总是充满新希望,国会开幕式往往是代议士蓄势待发、士气高昂的时刻。但过去六个月疫情造成的跌宕起伏,却为昨天的议事殿堂增添了一丝肃穆。

再度当选国会议长的陈川仁致辞时说:“我们目前所处的情况,是没有‘10年考卷’(ten-year series)答案可参考的。我们必须做出困难、时而不受欢迎的决定,因为这关系到真正的取舍。”

政府施政方针的发表,因此显得比任何时候都迫切。与此同时,社会中求变的声音越来越大,无论是时代变迁或危机使然,人们如今更关注政策和法律的制定,尤其是背后的精神能否反映他们的价值观。

施政方针演说第一部分题为“改变的必要性”,强调“改变”虽在一定程度上是时局所迫,但更多是延续执政党自2011年大选后所启动的改革历程。

近10年来,国会也不乏“宰杀圣牛”之举,只是经济和社会转型步伐始终欠速,如今在冠病的推动下,改变更显得迫切。

哈莉玛总统昨晚在演说中两次提到“现状”(status quo)一词,强调外部和国内环境已变化,我国须改变现状以继续取得成功。

多数人大概不会反对这个论述,但实际去做时,却经常受现状偏差(status quo bias)的影响,因害怕改变可能带来损失而安于现状。

我近日旁听一场“越战越勇对话会”,有出席者反映,担心自己的观点终究难逃“被筛选”的命运,以配合政府早已预设的施政方向。他们认为,务实与严谨的政治体制,会倾向维护现状、限制结果。任何重大的、有望引发根本变革的想法都会被否决,即便“幸存”,也将被缩减或扭曲。

以“唯才是用”为例,哈莉玛总统在提及我国如今更重视各类人才时说,各政党派出的候选人也走过与众不同的人生道路,拥有不同才能和长处。

但我们从本届大选中观察到,选民寻求的不只是象征式调整(tokenism),更不会因候选人“苦尽甘来”的励志故事而买账。

执政者因此须警惕,不只是口头上求变,满足表面需求。必要的改变背后,有必不可少的决心,而要展示决心,就不能停留在笼统的表述,必须具体阐述现状的缺陷及前进的目标。

这将是朝野议员下来的考验。他们不仅得聆听民声,更得在消化后,提炼成精辟的发言,显示他们真正体察民情,而不只是囫囵吞枣,把前人“10年考卷”里的标准答案都背了下来。

政府施政方针演说,就像是把舞台布置好,等待议员们发挥。

他们在竞选期间发言有所保留,还可归因于对选情的顾虑,若在当选后还顾左右而言他,不进行坦诚的讨论,恐将失去选民的信任,进而失去委托。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