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申请修改索偿书内容 AHTC向毕丹星等三人追加索赔遭驳回

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在2017年入禀高庭,起诉工人党领导人在管理市镇会过程中失职,造成市镇会蒙受损失。(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高庭法官认为,倘若准许诉方增加对毕丹星、蔡誌泓和符策涫的索赔事项,这等于为官司增添新的诉讼理由,进而必须修改原先裁决,甚至重新举行审讯。

尽管针对赔偿责任的法庭裁决已经出炉,阿裕尼—后港市镇理事会申请修改索偿书内容,包括对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与另两名党员追加索赔事项,但被高庭驳回部分申请。

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认为,倘若准许诉方增加对毕丹星、蔡誌泓和符策涫的索赔事项,这等于为官司增添新的诉讼理由,进而必须修改原先裁决,甚至重新举行审讯。

反观本案另一起诉方,白沙—榜鹅市镇会(PRPTC)一开始就在索赔书中列出较广的索赔范围,例如在处理管理代理服务合同的事情上,对包括毕丹星在内的所有答辩人都追讨赔偿。

高庭法官加南拉美斯指出:“阿裕尼—后港市镇会(AHTC)知道此事(PRPTC的索偿内容),却没有及时修改自己的索偿书,也没有解释为何无法这么做。”

代表AHTC的旭龄及穆律师事务所(Shook Lin & Bok)今年5月向法庭提呈申请,要求修改AHTC在官司开始时所提呈的索偿书内容。法官上周发表口头裁决驳回部分申请,毕丹星前天深夜也在面簿上分享这份裁决。

根据裁决,AHTC申请修改的索偿内容分成三部分,其中一部分针对八名答辩人的其中三人,即毕丹星与时任市镇会理事蔡誌泓和符策涫提出新索偿诉求,指三人在处理两份管理代理服务合同、第一份紧急服务(EMSU)合同与市镇会付款机制的事情上,违反“善巧与谨慎责任”(duty of skill and care),须对市镇会做出赔偿。

对此,法官指出,在管理代理合同的事情上,AHTC原本只针对刘程强和林瑞莲的失责索偿,它如今不能把同一套指控的事实根据,用于其他三人身上,这么做不符合修改索赔书的法律原则。更何况,在打官司过程中,毕丹星等三人并不知道AHTC要做出这些指控与索偿诉求。

法官也说,倘若批准诉方在现阶段提出新索偿诉求,这意味着必须更改之前出炉的裁决,甚至可能得重新举行审讯。

另两部分内容修改获批准

至于AHTC申请修改的另外两部分内容,法官则批准这两方面的申请,原因是这些内容本来就涵盖在原索偿书中,添加后不会影响原本裁决,也没构成新的诉讼理由。

AHTC和PRPTC在2017年个别入禀高庭,起诉工人党领导人等八造在管理市镇会过程中失职,造成市镇会蒙受损失,为此索偿3370万元。两个市镇会的索赔书内容不完全相同,但因源自同样的事件与事实,法庭于是把两起诉讼安排在一起审理。

第一阶段审讯结束后,法官于去年10月裁定刘程强和林瑞莲在委任FMSS的事情上,违反对市镇会的受托责任。毕丹星、蔡誌泓和符策涫则违反善巧与谨慎责任,意思是指没有尽审慎行事的义务。

PRPTC和答辩人已就赔偿责任的裁决提出上诉。据《联合早报》了解,上诉案暂定下个月18日举行。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