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破解四大迷思 搞懂自贸协定

插图/张进培

字体大小:

有它,本地员工面对的竞争更激烈;没它,或许连竞争都没门。自由贸易协定让新加坡走向世界,也把世界带进新加坡,但随之引进的外籍员工,让不少本地员工担心饭碗不保。面对新的经济格局,新加坡多年来辛苦建立的自贸协定网络能发挥什么作用?

面对巨变,我国还能如何开创新局,既保住自贸协定的益处,同时让本地企业和员工继续受惠?

贸工部长陈振声和经济发展局局长庄凯峰本月28日接受《联合早报》和《海峡时报》联访,就围绕自贸协定的疑惑提供解答,及分享自贸协定为我国创造的增值作用。跨国和中小企业也分享他们对自贸协定的看法。

①有了自贸协定,饭碗会被外国人抢走?

国人围绕就业前景产生的焦虑情绪,是疫情下经济放缓所致,而不是因为面对外籍员工的竞争。

经济放缓,导致许多人失业,或是面对减薪。贸工部长陈振声说,一些国人认为应把矛头指向外籍员工,但实际上外籍员工也面对失业情况。

据人力部长杨莉明上个月初透露,今年1月到5月间,外籍员工就业人数减少了6万人。

吸引外来人才并不是因为国人技术水平不够好,而是因为单靠本地人口不足以达到“群聚效应”。陈振声指出,如果专注于培养一个领域的人才,我国经济会变得脆弱,下一代的就业机会也会因其他领域没有获得充分发展而受限。

陈振声说,国人对就业和未来感到担忧,这是能理解的,但更重要的是“担忧对的事情”。

“去除自贸协定,或在不对的时候重新商讨自贸协定并不是正确的解药。正确的做法是果敢地把握住能为国人创造更好就业的高增长领域,快速提升国人技能,把技能在地化,让国人有个公平的竞争空间。”

②新印自贸协定导致来自印度的新公民越来越多?

我国与印度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并不赋予印度公民在本地的公民权或永久居留权,或自动授予就业准证特权。本地印籍人士近年更为密集,是行业供需所致。

2005年签署的《新加坡—印度全面经济合作协定》(简称CECA)条款还写明,新印之间自然人流动的相关条例,不适用于公民权、永久居留权和永久性雇用等相关措施。

我国在协定中也没有义务赋予印籍人士申请就业准证的特权。所有申请就业准证的外籍人士都必须符合薪金门槛等现行条例,雇主也必须遵守公平考量框架。

即便是通过企业内部调动前来我国工作的外籍人士,也必须符合条例。他们向来只占就业准证持有者不到5%,并且来自多个不同国家,印籍人士只占一小部分。

至于新移民,陈振声说,政府精细调控移民人数,公民人数中印族人士占比也“保持平稳”。

某些行业,如资讯通信、金融服务和专业服务行业出现印籍人士较为密集的现象。陈振声说,这些行业目前是增速最快的领域,全球多个城市也积极吸纳这些领域的人才。

不过他也不点名指出,在培训出这些领域最多人才的两个大国中,其中一国拥有庞大内需,能留住本国人才;但另一个国家由于内需不足,导致人才过剩,因此这些人才散布到世界各地寻找机遇。

新就业准证申请者的薪金门槛上调,等同于给外籍员工变相加薪?

调高新就业准证申请者的薪金门槛,并不是给外籍员工变相加薪,而是让国人有更多的发展空间。

政府后天起将新就业准证申请者的最低月薪从3900元大幅提升至4500元,金融业的从12月起,还要进一步调高到5000元。消息传开后,部分舆论认为一些外籍员工的工作仍无法由本地员工取代,企业照样不会聘请本地员工,因此调高薪金门槛实际上是给外籍员工加薪。

陈振声回应这方观点时指出,调高薪金门槛,是因为“我们要的是最顶尖的”。门槛调高后,如果企业仍愿意给同一名外籍员工支付新价位的薪水,说明这名员工“值得这个价”,否则企业就得另寻替代方案,如聘请本地人或投资器械。

假设一名刚投入职场的毕业生的起薪是3500元,就业准证申请者的薪金门槛调高前,他只能在3500元到3900元的区间竞争,但门槛调高后,他可竞争的区间就扩大到3500元至4500元之间。

“每次调高门槛,我们就能给新加坡人创造更多向上发展的空间,本地员工就能不断增值……每次调整,我们都知道大概会影响多少人,所以必须在对企业和劳动队伍影响之间找到平衡。我们向来也采取渐进的做法。”

少一项自贸协定,无关痛痒?

我国自由贸易协定网络的价值大于个别协定价值的总合。每增加一项协定,整体效益就会递增,反之则递减。

我国缺乏天然资源和腹地,自贸协定网络对我国而言就是人造的竞争优势。陈振声说,投资者决定在哪里设厂的时候,并不只是考虑到服务单一市场,而是要面向国际市场。因此,投资地点对他们是否具吸引力,并让他们设厂创造就业,取决于投资者是否认为在这里投资和运作能提高他们的竞争力。

“让投资者有特权获得本地产品的自贸协定越多,我们吸引投资和创造就业的竞争力就越高。”

自贸协定网络越密集,通过新加坡做生意就更便利。同样的,如果从网络中去除自贸协定,每去除一项,网络价值也会递减。

“所以每当有人提出要逐一评估自贸协定的利益,我们确实能逐一评估,但也别忘了网络效应。”

20200830_news_trade_agreements-page-001_Large.jpg

经发局局长庄凯峰:培养企业领袖 我国需要 “绝地大师”

不少年轻人向往到谷歌、面簿等外国知名科技企业工作,实际上这些企业已来到新加坡,国人可在这些企业工作,学习大企业管理技能。

——经济发展局局长庄凯峰

20200830_news_chngkaifong_Large.jpg
经发局局长庄凯峰说,吸引跨国企业到我国,不仅为本地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也为具领导才能的本地人开创更多提升工作技能和领导能力的途径。(档案照片)

跨国企业可扮演重要的“绝地大师”(Jedi Master)角色,训练本地人成为未来能独当一面的企业领袖。

经济发展局局长庄凯峰接受《联合早报》与《海峡时报》访问时指出,培养本地企业领袖并非一蹴而就的事,除了需要本地人才积极提升自身领袖能力,还需要跨国企业协助,提供更多国际市场管理机会和扩大全球性视野。

他指出,经发局不断吸引跨国企业到我国设立及扩大业务,不仅是要吸引外国投资,为本地人创造更多就业机会,也为具企业领导才能的本地人开创更多提升工作技能和领导能力的途径。

庄凯峰说:“在全球竞争世界中,我们首先是要为国人创造更多进入成功跨国企业的机会,其次是让国人吸取这些跨国公司经验,进一步提升技能和领导能力,让他们在下来10年至15年,有望成为这些企业的高管。”

“这就好比《星球大战》(Star Wars)中,你需要找来绝地大师,引领训练绝地学徒(Padawan)成为未来身怀高超武艺与高尚品德的绝地武士(Jedi Knight)。”

他举例,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亚太公司主席兼董事经理颜少奇和新加坡蚬壳集团(Shell)主席区嘉冰都是新加坡人,拥有丰富的海外工作经验。

他也指出,不少年轻人向往到谷歌、面簿等外国知名科技企业工作,实际上这些企业都已被吸引来到新加坡,国人可以在这些企业工作,同样学习到大企业管理技能。

谈到外国公司人才可能抢去本地人才的就业机会,庄凯峰强调,经发局在引入这些外国公司和人才时,不时会确保外国人才不会替代或阻碍本地人才的就业机会,特别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此外,外国公司为本地人提供的工作,不应只是行政或文书等,还需包括了核心或占策略性位置业务的工作。

想成为跨国公司主管 要勇于接受激烈竞争

与此同时,他敦促年轻国人,如果他们想成为跨国公司主管,就应勇于接受外国人才激烈竞争,并有不断学习和扩展能力的决心。

他说:“许多跨国企业都了解,他们要在海外地区取得可持续发展,就必须走向多元化,不能单单只依赖自己国家的人力资源,还要结合当地人才。但新加坡人始终得具备跨国企业管理的能力,才能争取到这些机会。”

个案①吸引外资选择我国作为区域据点

自由贸易协定吸引外资选择以新加坡为区域据点,也协助本地企业进入海外市场和加强全球竞争力。

在我国经营超过125年的石油巨头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在本地投资超过250亿元。公司所制造的石化品、润滑油和燃料产品,约95%出口到亚洲及其他地区,每年产值超过400亿元。

埃克森美孚亚太公司主席兼董事经理颜少奇受访时说,包括广泛的自贸协定网络在内,新加坡与世界的联系协助支持公司的投资决策以及在本地的发展。

同样的,业务营收过亿,总部设在新加坡的医疗设备企业Advanced MedTech,也借助自贸协定网络的力量,在全球市场都有业务。过去几个月,该公司在本地研制出全球首台远程医疗呼吸机(telehealth ventilator),自贸协定方便公司把新设备带入印度尼西亚等区域国家,协助邻国对抗冠病。

对于我国正积极与他国签订数码经济协定,Advanced MedTech表示大力支持。公司说:“随着我们扩大线上和电子商务活动的规模,有这类协定明文制定标准,能协助公司更容易利用电商,并把业务数码化。”

金桥食品目前则利用去年11月生效的欧盟—新加坡自贸协定,提高罐头猪肉午餐肉在欧盟国家的销量。根据协定,每罐进口当地的产品须缴付的关税将减少六成。

金桥食品业务发展高级经理彭成元说,随着协定将于今年11月进一步降低关税,这将有助于公司通过降低售价与当地产品竞争。公司预计销量将增长20%,并计划扩大产品范围。

彭成元希望当局接下来能就食品认证与相关自贸协定伙伴展开协商,否则即使有自贸协定,公司还是无法出口罐头肉类产品到中国、越南、印尼和韩国等国家。

个案②新兴行业须借助外来人才拓展业务

新兴行业领域的公司要培养本地人才和开拓海外市场,除了需要自由贸易协定的加持,也少不了外来人才的贡献。

本地香水制造商盛香国际(Senses International)总裁陈启贤受访时说,作为小众行业,要在本地找到称职的调香师不容易,因此公司聘用了两名外籍资深调香师。

这家公司主要从事企业对企业销售,为其他公司的产品研制芳香材料,销售网络覆盖东南亚和中南半岛市场。陈启贤说,公司非常愿意栽培本地人才,以发展本地香水业,目前的30多名员工中,有七八成是20来岁。

要成为合格的调香师至少要经过10年培训,因此公司现阶段还是要靠外来人才传授知识和经验。

陈启贤说:“我们须学习如何提高竞争力,因为市场竞争只会变得越来越激烈。”

20200830_news_ionmobility_Large.jpg
艾昂动力总裁陈亮宏:政府可与企业洽商现有自贸协定应如何增强。(艾昂动力提供)

电动车在本地尚未普及,电动电单车原件制造厂商艾昂动力(Ion Mobility)在本地的10人团队也有两名美国籍工程师和技术人员。

这家起步公司去年在本地成立,并在中国深圳和印尼雅加达设有办事处。

公司联合创办人兼总裁陈亮宏说,自贸协定所制定的框架让公司产品的组件和子系统(subsystems)可从亚细安国家或中国,直接出口到印尼,也可经过新加坡进一步增值,然后再重新出口到印尼,以将所有散件组装起来,准备出售。

“在进入印尼市场时,与其他亚细安或中国以外的同行相比,我们的公司在关税方面占有优势。”

陈亮宏认为,政府可以更深一层地探讨中小企业的供应链和加工性质业务,并与企业洽商现有自贸协定应如何增强。

“我们不要总是为了降低成本而选择其他国家进行增值,导致本地员工错失从供应链不同环节获利的机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