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让制造商为用后包装负责 2022年起买饮料或须先付小额押金

字体大小:

环境局邀饮料制造商针对该收取的金额、在哪里设置回收点、以什么样的方式退回押金、制造商责任计划业者的委任等提出建议。环境局早前公布,最迟会在2025年推行“制造商延伸责任”模式,监管包括塑料在内的包装浪费。

从2022年开始,消费者在购买饮料时除了饮品的价格,或许还得支付一笔小额押金,待归还空容器后才能取回款项。除了提高公众的再循环意识,政府也希望通过实行押金退费制,要求饮料生产和进口商负责回收流入市场的用后包装。

国家环境局分别在今年7月和8月,向饮料生产和进口商(简称制造商),及废物管理业者发出信息征询书,邀业界为如何落实押金退费制(Deposit Refund Scheme)提出看法,助当局设计一套有效率的机制。

根据《联合早报》取得的信息征询书,环境局估计,每年可通过这个机制回收多达约9万吨,或相当于26亿7900万个饮料容器,包括塑料瓶、玻璃瓶、铝罐和纸盒。以容器数量计算,塑料瓶的占比最高,约占52.3%。

一些已实施类似机制的国家包括韩国、德国、挪威、芬兰和瑞典。政府是在今年3月,宣布我国有意推出这项计划。

以韩国为例,视瓶子容量大小,消费者在购买饮料时须付约等于新币8分至4角的押金,喝完后把容器带到任何售卖饮料的商店就能取回押金。在芬兰,押金金额约等于新币1角6分至6角5分,饮料包装上印有识别码,公众把空瓶罐投入反向贩卖机后,可拿回和押金等值的超市现金券。

环境局邀饮料制造商针对该收取的金额、在哪里设置回收点、以什么样的方式退回押金、制造商责任计划(Producer Responsibility Scheme)业者的委任等提出建议。

饮料制造商可以选择自行处理回收容器的事项,或是共同出资聘用制造商责任计划业者,由承包商管理公共教育、押金退款、回收、运载和存放容器,以及数据收集等工作。

环境局早前公布,最迟会在2025年推行“制造商延伸责任”(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模式,监管包括塑料在内的包装浪费。制定押金退费制,是当局落实包装浪费EPR的首阶段行动。

属下会员包括可口可乐、星狮集团等饮料生产商的亚洲食品工业受询时指出,除了建立再循环设施来处理用后包装,“押金退费制能不能成功,也取决于消费者是否愿意接受和使用这个机制”。

发言人说,他们会支持政府在推广环境可持续方面的努力,但是协会希望能先进行影响考察评估,来判断在本地推行押金退费制的成本收益。

学者:推行计划最大挑战是如何鼓励公众参与

针对评估范围,也是协会会员的利乐纸包装(Tetra Pak)认为,目前还存在的一些问题包括新机制能否提高累进再循环率、全面减少包装垃圾,以及它对产品价格和消费习惯的影响。

公司指出,本地目前没有饮料纸盒再循环设施,他们与公共废料处理业者合作,收集和区分可再循环的包装后再运往邻国处理,估计本地饮料纸盒的回收循环率约为7%。其他设施较发达的国家如加拿大回收率达58%、马来西亚为38%。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管理与组织系副教授谢慧贤认为,“影响考察评估侧重的是结果……而现在更应关注的是环境发展可持续性,包括考虑到后代享有环境的权利。”

谢慧贤也是国大环境管理硕士学位课程管委会主席,她指出,推行这项计划的最大挑战是怎么鼓励公众参与,因为高楼住屋都设有垃圾槽,要丢东西太方便了。

环境局回复时说,该局会通过不同管道继续与利益相关者接洽发展押金退费制,并适时公布更多详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