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有资格代为处理事务 39人完成培训可成为失智者代理人

想制定持久授权书却没有亲友能授权的公众,可付费委任专人为“被授权人”。如果失去心智能力,这些专人将代为处理生活事宜,如疗养和医疗安排、房产买卖等。(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专业代理人和被授权人计划让人们在心智健康时,能从合格名单中委托专人,在自己失智后协助处理各种事项。一旦失去心智能力,这些专人将代为处理生活事宜,如疗养和医疗安排、房产买卖等。

自相关计划前年推出以来,已有39人通过培训并获颁资格成为专业代理人和被授权人,其中约三分之一是注册社工。

想制定持久授权书却没有亲友能授权的公众,可付费委任专人为“被授权人”。如果失去心智能力,这些专人将代为处理生活事宜,如疗养和医疗安排、房产买卖等。

由于这是一项新服务,已有社工获颁资格的社会服务机构正加紧宣导工作,特别是针对无依无靠的年长人士。

每两年更新注册资格

随着家庭结构改变,更多人单身,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前年推出“专业代理人和被授权人”(Professional Deputies and Donees,简称PDD)计划,让人们在心智健康时,能从合格名单中委托专人,在自己失智后协助处理各种事项。当局希望能借此鼓励人们及早制定持久授权书(简称LPA)。

这些受委的专人必须是专业机构或组织的注册律师、会计师、社会服务工作者、医疗专才、护士或综合医疗保健人员,并得通过培训与测试,每两年更新注册资格。

截至今年8月初的PDD名单显示,有23名律师、12名注册社工、四名会计师和一家信托公司获得资格。

触爱社会服务有六人已获PDD资格,包括触爱专业代理和授权服务高级总监李伴梅。

李伴梅受访时指出,触爱去年正式推出这项服务,并与一组律师合作,确保能全面地服务好每名授权人。“我们也向医疗人员、乐龄活动中心工作人员等推广,请他们帮忙留意可能获益的年长者。”

“我们也与我们服务的年长者及他们的家人分享LPA的重要性,纠正亲人对‘能自动为家属做决定、有遗嘱就不必定LPA’的误解。”

已有六人正式委任触爱的专人为“被授权人”,另有几起个案是由法庭委任触爱的专人接手。

部分人因收费却步 社工:公众意识有待提高

李伴梅处理过的个案,包括一对50来岁的单身好友,授权彼此,却又担心对方生病无法履行“被授权人”的责任。他们因此委任触爱的专人为“替补”。还有一名60多岁妇女因家族有人患失智症,担心自己日后也失智,因此委任触爱成为“被授权人”。

专业被授权人会依个别情况,各自决定收费。触爱的做法是先安排一次免费咨询,确立服务的一次性费用至少280元,续用费每年为150元,收费定期检讨。如果授权人失智启动LPA,则另有一套收费,每工作小时250元。

有四名注册社工获得PDD资格的城隍慈善基金会,同样依个案情况收费,一般委任费至少要400元,不收年费。启动LPA后另有一套收费。

获PDD资格的城隍慈善基金会社工刘宜芬受访时指出,机构接获公众有关PDD的询问后会安排面谈,但多数人得知须付费后,就没有后续跟进。

她认为,PDD的概念新,公众意识有待提高。“好些人觉得健康还好,抱着观望态度。其实,这也算是一种‘保险’,许多人还不了解失智对生活的影响,找不到亲人授权的,可考虑这项服务。我们提供的是专业服务,工作很多,责任也很大,但我觉得有必要去做,尤其是当社会正逐渐老龄化。”

为保障授权人的利益,专业代理人和被授权人都得向公共监护人办公室提呈报告,记录为授权人所做的安排,这可包括房产买卖、资金转移。报告一般一年提呈一次,次数也可能更频密。若接获滥权投诉,当局会展开调查,一旦发现被授权人失职,可撤销对方资格。

公众可登入公共监护人办公室网站查询PDD资料与名单。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