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荣华:若要从需求方面减少对外劳依赖 应检讨是否继续大型建筑项目

字体大小:

连荣华说,他并不是要主张直接把外籍劳工数目减少到某个更低的水平,因为这么做将对企业和各行业,以及我国在经济和社会建设方面的工作有长远的影响。

我国对外来人力的依赖受到关注,议员呼吁政府调控对外来人力的需求,并检讨是否应继续需要依靠大批外籍客工施工的大型建筑项目,如樟宜机场第五搭客大厦(T5)工程。

政府国会财政及贸工委员会主席连荣华(武吉班让区)昨天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指出,客工宿舍疫情凸显我国对外籍劳工的依赖,以及伴随而来、未曾预料到的财政和社会成本。他呼吁政府探讨拥有这么多外籍劳工是否还符合成本效益,以及如何减少对外籍劳工的依赖。

连荣华说,他并不是要主张直接把外籍劳工数目减少到某个更低的水平,因为这么做将对企业和各行业,以及我国在经济和社会建设方面的工作有长远的影响。

他也指出,问题没有快捷的解决方法,政府短期内能做的也有限,建筑业如果没有足够的员工,也无法履行合约义务。

不过,连荣华认为,我国可以从中长期着手,提高各行业,尤其是建筑业的生产力。公共建设项目的竞标系统可作出调整,偏重采用较高产建筑方式、对外籍劳工较少依赖的投标商。

我国也能从需求方面减少对外籍劳工的依赖,包括检讨一些大型建筑项目是否应继续,还是可以搁置。

连荣华说,冠病后航空旅游将大幅减少,一些航空公司也会考虑以较廉价的机场为枢纽,“我们也可能永远无法将这期间迁出樟宜机场的主要航空公司带回这里”。

“在这个新的运作环境里,我们还应该继续庞大的T5工程吗?在已经永久改变的新设置里,我们的假设和使用的参数是否还有效?继续进行这项庞大投资,风险是否太高?我们能否根据现有的四个搭客大厦运作,重新创造价值定位,优化现有的资源?”

连荣华说,建造新跑道的工程也许能继续,但我国不一定需要另一栋搭客大厦。

“我希望政府能检讨这项决定。这类大型项目也使用大量外籍劳工,会排挤掉其他建筑项目更紧急的需求。”

梁文辉:须有更严格管制 改善国人被排挤现象

新加坡前进党非选区议员梁文辉则指出,我国在经历20年的快速移民增长后,外籍人士占我国人口约四成,工作场所的团队互动也不同以往。

随着外籍人士占比增加,梁文辉说,如果没有更严格的管制,国人在本国被排挤的现象将不会改善。

他也指出,我国向来对外来人士包容,一些外来人才也对我国建设作出显著贡献。他以星展集团(时称新加坡发展银行)1998年引进本地第一个外籍银行领导奥尔兹(John Olds)为例说,他当年支持奥尔兹的任命,“但我现在很失望,因为过了22年,星展银行仍没有一个土生土长的总裁。”

这番话引来在星展银行担任董事总经理兼集团审计部主管的吴顺喜(义顺集选区)起身澄清。

吴顺喜说:“星展银行最高管理层目前除了一名马来西亚籍的永久居民,其他都是新加坡人。”

星展银行现任总裁高博德(Piyush Gupta)原籍印度,目前是新加坡公民。他也是新加坡企业发展局董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