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国光:避免女性员工遭歧视 应立法禁止雇主问应聘者婚姻状况

多名议员昨天为女性就业课题发声,认为她们因为须肩负起照顾家庭的责任,反而落得在职场上被歧视。(邬福梁摄)
多名议员昨天为女性就业课题发声,认为她们因为须肩负起照顾家庭的责任,反而落得在职场上被歧视。(邬福梁摄)

字体大小:

按照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的指导原则,雇主在面试时不该问应征者的婚姻状况和家庭责任,不过黄国光指出,有企业显然并未遵守指导原则。

社会寄望女性肩负起照顾家庭和孩子的责任,造成她们在职场上的成就落后于男性,有时甚至因此遭受歧视。多名议员昨天就此课题发言,议员黄国光建议政府立法,禁止雇主询问应聘者是否已结婚,以及她们的生育计划。

黄国光(义顺集选区)参与政府施政方针辩论时说,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中,一些人找工作会更困难,尤其是女性,因为她们面对特殊的挑战。他通过社交媒体做了公共咨询,发现女性在职场上遭遇的偏见令人“震惊”。

他透露他的网上调查结果说,255名参与的女性中,约半数说应征时曾被问是否有小孩或打算生育。有人分享说她到一家本地银行参加最后一轮面试,雇主直接告诉她若想要这份工作就不能怀孕。“只因为她们是女性和母亲,就无端端地遭到质疑。”

按照公平与良好雇佣联盟(TAFEP)的指导原则,雇主在面试时不该问应征者的婚姻状况和家庭责任,不过黄国光指出,有企业显然并未遵守指导原则。既然如此,就应向美国、英国、中国等国家一样,立法强制禁问这些问题。

他也建议立法赋予员工权利选择灵活工作安排,除非雇主能提出合理的理由推拒。这样一来,为人父者能有更多机会参与育儿事务,让男女双方均等地分配工作和家务。

创办弱势妇女援助机构Daughters of Tomorrow的议员陈浍敏(义顺集选区)和工人党议员何廷儒(盛港集选区)皆认为,应该为女性承担的看护工作标上价值。

陈浍敏坦言:“身为一名38岁的妇女,我拥有能让我全情投入的事业,无法想象自己成为一名像我母亲一样的妈妈,然后同时追求职业和个人理想。”

她认为,虽然有越来越多女性考获大学文凭,她们仍得承受作为妻子和母亲的压力。派发婴儿花红不是提高生育率的有效方法,政府应正视导致女性晚婚和迟生育的根本原因,因为结婚生子会影响她们的生活素质和经济能力。

陈浍敏提出三大建议:一、为女性肩负的看护者工作附上价值;二、立法支持得兼顾工作的看护者,以及让她们更容易重返职场;三、在学校进行性别教育,从上游减缓女性应负的责任。

何廷儒提出,通过衡量看护者的无薪酬付出,才能让大家正视和认可这些工作对社会的价值,进而改变想法。提高看护者工作的“能见度”,也有助政府在制定政策时聚焦于任何不平等现象。

傅丽珊(三巴旺集选区)则建议,在雇用外籍人士前优先考虑由女性填补职缺,毕竟许多有才华和能力的妇女是为了家庭和孩子而放弃事业,社会应该给她们机会回到职场。新加坡应打造一个“性别中立”的职场,由人力部带头检讨不公平的人事作风。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