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会观察】为新加坡做对的事

字体大小:

李总理说,朝野之间真正的战线,在于选民出于“反正行动党还是会执政”的心态而把票投给反对党的政治后果。这种“搭便车”心态不可取,工人党不寻求组织政府,以此号召选民投反对票,这不符合道义,也不是为新加坡做对的事。

新加坡不像其他威斯敏斯特体系(Westminster system)议会,朝野议席旗鼓相当,议事的时候还有议员吆来喝去,好不“热闹”。但随着反对党议席增加,国会正式委任反对党领袖,朝野一把手交锋的重头戏,也在第14届国会议事的第三天登场了。

今年的国庆群众大会因冠病疫情取消,李显龙总理早前表示将在参与辩论时发表重要演说,因此昨天的演说格外受关注。李总理昨天在接近一个半小时的演说中盘点我国的抗疫经验,也特别着墨国人面对外籍员工竞争的不安情绪,以及勾勒新加坡政治在新的政治景观里何去何从。在结语中,他呼吁国人不要对未来感到疑惑和恐惧,他坚信新航、星耀樟宜和我国经济必定重新腾飞。

国会演说和群众大会演说不同的是,群众大会面向全民,往往也有一些政策宣布,而国会讲话则随时都是政治角力,对手也能即席回应。李总理在解释如何为年长员工提供社会援助时,也反驳反对党向来提倡的冗员保险。他说,冗员保险只能短暂纾困,比不上为失业者找到工作;谈到储备金的重要时,也批评反对党不应抱持“富二代”的心态,只想着自己继承了多少钱,要政府透露储备金有多少。

反对党领袖毕丹星也没浪费国会赋予他的回应权,在储备金课题上重申反对党需要相关资料才能制定出有效的政策献议;维护关于“良好运作的公共服务体系能确保政权更换时,国家能继续运转”的说法,以及强调选民希望看到国会有更多反对党代表。

针对前两点,李总理回应时指出保护“棺材本”的必要,及政府需要做的政治决策与承担后,毕丹星没有再作补问。

朝野另一激烈交锋,是总理指选民出于“反正行动党还是会执政”的心态,把票投给反对党的政治后果。

李总理说,这种“搭便车”的心态不可取,他说工人党以不寻求组织政府,号召选民投反对票,“这不符合道义,也不是为新加坡做对的事”。

毕丹星在政治攻防上敏锐度很高,他抓住了“搭便车”的提法反驳总理说,阿裕尼、后港和盛港的选民“不会喜欢被贴上‘搭便车’的标签”,国人切切实实希望国会里有反对党。他接着以自己献身反对党的信念,强调“如果要国家进步……必须站稳作为忠实反对党的脚跟”。

短短几分钟内,毕丹星多次表明他“对新加坡人的承诺”“有心为新加坡做对的事”,这比起他过去以工人党秘书长身份发言时说得更频密,显示在他意识中,“反对党领袖”的身份,蕴含更大的使命和感召。

总的来说,国会首场总理和反对党领袖之间的交手让人欣慰的是,双方的一来一往并不像一些国外的议会那样,充满怒骂与嘲讽,只为了造势或博取眼球。

一方面,总理借这次交手展现了自己的风度,同时让公众更理解政府的想法和立场,更让第四代领导班子心里有个底,知道这个新设的反对党领袖会怎么向政府问责;另一方面,毕丹星也通过与高手的过招中让自己在辩术上精益求精,无形中能提升反对党的问责能力,让政府在制定和解释政策时能考虑得更周全。

政府愿意接受更刁钻的提问并有条理地阐明政策考量,反对党也从中扮演建设性角色,这就是为新加坡做对的事。

国会首场总理和反对党领袖之间的交手让人欣慰的是,双方的一来一往并不像一些国外的议会那样,充满怒骂与嘲讽,只为了造势或博取眼球。一方面,总理借这次交手展现了自己的风度,同时让公众更理解政府的想法和立场,更让第四代领导班子心里有个底,知道这个新设的反对党领袖会怎么向政府问责;另一方面,毕丹星也通过与高手的过招中让自己在辩术上精益求精,无形中能提升反对党的问责能力,让政府在制定和解释政策时能考虑得更周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