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公交会将探讨网容量因素 是否纳入明年车资检讨中

冠病疫情导致公共交通乘客量显著下降,增加的清洗和消毒工作等措施也为公交业者带来额外成本。(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公交理事会主席马格纳斯昨天(9月4日)在记者会上指出,冠病疫情导致公交乘客量锐减,而公交网容量并非为这类“特殊情况”而设,因此须对此展开中期检讨。

公共交通乘客量因冠病疫情显著下降,对车资方程式里反映供需的公交网容量因素造成影响,进而推高车资调整幅度,公共交通理事会下来将对此因素展开中期检讨。

公交理事会将在中期检讨时,决定是否要把公交网容量因素(Network Capacity Factor,简称NCF)局部或完全不包括在明年的车资检讨中。检讨工作将在明年的车资检讨前完成。

根据车资方程式,今年车资原本允许调整的顶限是4.4%,其中主要的原因是反映供需的NCF从前年的1.6%,上涨至3.9%。

NCF把公交承载量及乘客使用量考虑在内,若前者高于后者,就会推高车资可允许调整的顶限。

车资方程式中的其他宏观经济价格指数,包括工资变动指数的2.6%,以及核心通胀率指数的1.0%,能源价格指数则是负9.4%。

理事会主席马格纳斯昨天在记者会上指出,冠病疫情导致公交乘客量锐减,而NCF并非为这类“特殊情况”而设,因此须对此展开中期检讨。

理事会首席执行长陈锦鸿也说,理事会可暂时不把病毒阻断措施等对乘客量影响较大的时期考虑在内,因此公交乘客量若保持平稳或稍微提升,NCF就有可能成为零,或是稍微正数或负数。

学者:可根据之前数据计算车资

尽管如此,受访学者认为把NCF局部不包括在明年的车资检讨中不一定有效。

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指出,检讨NCF是必要的,否则按照疫情期间锐减的乘客量,车资将大幅上涨,下来乘客量开始增加时,车资又会大幅下调。

但他认为,若只是排除乘客量影响最大的时期,NCF仍会有相当大的增幅,因此建议可根据之前的乘客量和人口等数据,来推算今年若疫情没有发生的乘客量和NCF,确保计算车资时可保持一致。

新加坡国立大学土木工程系教授李德纮博士也指出,疫情期间的公交乘客量不是常态,让NCF无法发挥作用,但若只排除部分时期,不代表其余时候有正常的乘客量,因此仍无法准确计算车资。他认为,完全不把NCF考虑在内,或是“最直接、简单有效的方法”。

另一方面,公交业者新捷运和SMRT今年都向公交理事会申请最高4.4%的车资增幅,虽然无法如愿,但表示将继续为乘客提供安全和可靠的车程。

新捷运和SMRT指出,除了地铁营运和维修等方面的成本压力,疫情更带来额外成本。新捷运的地铁业务在最新财政年里亏损数千万元,SMRT地铁的税后净亏损也约2000万元。

新捷运企业联络高级副总裁陈爱玲受询时说,新捷运将以公交理事会的决定为指导,并在这段艰难时期继续寻找方法来严格控制成本,但不会以地铁系统和网络的安全和可靠性为代价。

SMRT首席通讯总监张燿美也说:“SMRT已得知公交理事会的决定。在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我们与新加坡人同在一起,将尽最大努力为乘客提供安全、可靠和舒适的车程。”

针对政府是否会协助公交业者承担额外成本,交通部受询时指出,考虑到公交理事会决定把车资增幅留到明年的车资检讨工作,交通部也将调整为业者提供适当的支持水平。

此外,交通部也将继续探讨如何平衡公交营运成本和财务可持续性,并把疫情或对乘客趋势造成的变化考虑在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