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实况报道:LPA所托非人怎么办?

字体大小:

权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是美国已故著名漫画家史丹李(Stan Lee)作品《蜘蛛侠》里的名句,用以形容持久授权书(LPA)的被授权人职务,格外贴切。史丹李生前起诉前经纪人兼看护奥利雷兹欺诈和滥用授权,商务拍档好友摩根则被当局提控虐待、囚禁并图谋夺取史丹李的财务。

我国的心智能力法令在2010年3月生效,LPA的制定至今已10年,期间出现了几起被授权人滥权、挥霍授权人财务的法庭案件,其中以中国籍前导游杨寅利用LPA侵占授权人、老妇钟庆春4000万元财产的案件最为轰动。

一些律师关注“被授权人的权力过大”问题,认为当局应慎重探讨保障措施,包括监督被授权人职务,加强保护授权人的利益。《联合早报》邀请熟悉LPA的律师和遗产规划师探讨持久授权书的课题,有关当局也做出相关回应。

根据公共监护人办公室(OPG),98%制订持久授权书(Lasting Power of Attorney,简称LPA)的国人都使用Form 1(表格一),多数授权人(donor)委任直属家属为被授权人(donee),并让他们负起“连带”(jointly and severally)责任。

有律师认为,这种通用型(one-size-fits-all)的LPA有风险,可能引起严重后果。

有律师质疑授权人制订LPA时,是否清楚这个法律文件的意义,是否选对被授权人,了解让被授权人以“联合”或“连带”形式执行职务的区别?

但也有律师说,Form 1化繁为简,只要慎重选择被授权人,还是适用于多数人。

曾经是律师,现为遗产规划师的郑光荣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近年来,当局办了很多讲座,通过媒体宣传、豁免Form 1收费、简化表格,为的是鼓励LPA和加速注册过程。

对多数人来说,Form 1的风险低且可满足基本需求,但采用这样的通用型表格,把LPA的制订当成“只是填写表格”是危险的。

“这可能导致LPA被滥用,以及老人被剥削,给受影响的家庭,甚至社会带来严重后果。财产被散尽的老人,最终得靠公共基金长期照顾。”

郑光荣促请公众制订LPA须警惕,因为它一旦落入不法之徒手上,就会成为“毁灭性武器”。“选错人,如同把狐狸放进鸡寮里。”

他说,财产遭滥用原因包括老人家的日常生活越来越依赖被授权人,例如提款;“银行户头等机密资料一旦被掌握,就有被蒙骗的风险。”

一些老人可能因孤单而成了欺诈案的受害者。钟庆春就是一个实例,不仅遭被授权人杨寅盗用了110万元,她制订的LPA和遗嘱也被杨寅利用,彻底控制了她的财务。

郑光荣也指出,一些孩子自认有权继承父母资产,却没耐性等候,企图立即动用失智父母的财物。

选择Form 1须慎重

Jacque Law LLC管理合伙人蔡欣燕律师也劝请准备制订LPA的公众,在填写Form 1之前必须慎重考虑。

“别不假思索就用Form 1。先想想被授权人是否可能滥权,也须考虑被授权人之间可能会意见不同。”

她说,特别是拥有生意和房地产的人、与他人关系恶劣的人,或独居的单身者,以及有药物成瘾或经济等问题的家人,或有挥霍恶习的孩子、配偶、兄弟姐妹或近亲的人,都应考虑使用Form 2(表格二),才能确保自己在周全的财务和福利规划中得到照顾。

授权人应听取专业意见

KITH & KIN Law Corporation心智能力事务主管陈贤杰律师说:“Form 1可能被授权人视为简单的表格来填写。既然基本的LPA有更深远的影响力,授权人应听取专业把关者,比如熟悉心智法令的律师的意见。”

他指出,虽然医生和精神科医生可当证明书签发人(certificate issuer,包括受公共监护人办公室认可的医生、律师和精神科医生),但要求他们承担繁重责任,并负起跟律师一样、涉及法律咨询的专业赔偿责任,可能并不公平。

他建议避免找没有法律背景的证明书签发人,因为律师有相关经验,能更好地让授权人明白心智法律,确保文件填妥,让授权人或被授权人不会有所误解。

“即使是基本的LPA,也有不易理解的条文。只有律师能确定授权人需要基本或复杂的LPA,也只有律师能同时处理这两种文件。”

Form 2也是选项

何进才律师事务所(Hoh Law Corporation)董事姚婷婷律师说,拥有多个不同类型资产的授权人,若无须卖掉不动产也能满足生活需求,则Form 2是较适合的选项。

她说,Form 1简化制订过程,涵盖照顾授权人福利、资产和其他事务(包括对不动产的限制、脱售房地产后能否馈赠被授权人)的元素,“精简化有它的美,但被授权人同样须履行被授予的重任”。

律师建议LPA添加监管机制

为预防被授权人滥权,律师和遗产规划师建议LPA添加监管机制,包括附加监管条文,或规定被授权人启动LPA须通知第三者,甚至让专业代理人等专家参与。

遗产规划师郑光荣说,目前Form 1可限制被授权人送出授权人的资产,但如果授权人的财力显赫,或财产必须用来支持生病的配偶或特需孩子,这样的限制并不足够。

他提出四项建议:

一、在LPA附加监管条文;

二、只准许律师当LPA签发人,因为只有律师才能提供专业意见,并提醒被授权人他们的职务,以及违法时须面对的后果;

三、被授权人必须定期向独立的第三者(律师或会计师)报告。第三者可当“守卫”,确保被授权人老老实实;

四、设立信托基金。

视个别情况添加保障

蔡欣燕律师则认为,添加哪些保障,须视个别情况而定。

“一般人无法预知状况,太多局限或不便于实施的条文,同样不实际。”

她指出,可在标准的Form 1上注明另有Form 2选项;授权人如果觉得适合自己的情况,可在提交Form 1之前进一步咨询律师。

她也建议附加额外选项,就是LPA一旦启动,必须通知“第三者”,让“第三者”查看授权人是否被亏待,必要时可通知OPG。

“这给予‘第三者’参与看顾失智者的机会,可作为监督条文的替代方案,因为后者在执行时可能过于昂贵和麻烦。”

不过,姚婷婷律师认为,OPG是否须进一步监管LPA,见仁见智。“多些保障可能会被视为过度监管”。她指出,被授权人不像专业代理人,他们的受委没回报,却有重大责任。

针对安全保障,她本身会留意授权人和被授权人之间的互动,向双方解释被授权人的职责,以及授权人有义务把个人意愿(包括要住哪家医院、病房等级、看护安排等)和资产(保险、不动产等)通知被授权人。

“我会让双方明白,授权人可随时撤销LPA,或委任新的被授权人。”

一旦发现LPA遭滥用,法庭会委任专业或义务代理人,取代原有的被授权人,但专业代理人只适合资产较多的授权人。

“被授权人是否持久可靠,还是披着羊皮的狼?惟独时间才能证明。”

陈贤杰律师说,他相信多数被授权人都会做好本分,“可以有更多的安全保障,但必须与支援看护者取得平衡。多数的新加坡家庭有凝聚力,我们的责任是使其稳健并壮大。”

他说,比较容易实行的保障,是授权人一旦制订LPA,OPG就通知第三者,“这个人是授权人信任、并关心其福利的人,授权人一旦‘有事’,一定会通报OPG。”

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有违心智法令精神

针对增设保障措施的建议,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发言人说,附加OPG监督的机制,有违心智能力法令的精神和目的。

发言人说,根据法令,授权人一旦失智,被授权人无须通知OPG授权人失智和何时启动LPA。

心智能力法令认可授权人在制订LPA时的权利,“授权人在心智正常情况下决定的人选,我们必须尊重。在LPA附加OPG监督的机制,有违心智法令的精神和目的。

“被授权人愿意受委,等于愿意承担重任。如果要他们向OPG报告,作为监督的一部分,会加重他们的职务。

“这也可能无意间限制了授权人选择被授权人,因为他们会考虑到添加的保障措施给被授权人的责任”。

发言人说,OPG接到滥权或虐待的举报后,会展开调查;证据如果充足,就会向法庭申请中止或撤销被授权人的权力,并寻求适当的庭令保护授权人,“为鼓励人们举报,法令特别保护告密者”。

滥用LPA情况罕见

当局接获涉及LPA的通报,主要来自“举报人”。“如果其中可能涉及欺诈,我们也鼓励举报人报警。主要的防范措施是证明书签发人,他们的职责是确保授权人明白LPA的内容,以及制订LPA时没受到不当影响。”

资料显示,从2010年至2019年,共有8万4000人制订LPA。

“如果理由充足,OPG可申请暂时中止或撤销LPA,但滥用LPA的情况目前非常少。”

LPA是什么?

21岁或以上的心智健全者,都能以授权人身份制定LPA(持久授权书),委任一名或多名被授权人。

LPA是法律文件,授权人一旦失智,被授权人可按照授权书指示,代为处理授权人的福利和财产事务,包括做出医疗和财务决定。

■Form 1与Form 2差别

Form 1让被授权人代替授权人处理所有事宜,Form 2让被授权人有针对性的权力(授权人可按自己需求,请律师拟出详细指示),代替授权人执行事务。

Form 1收费75元,当局从2014年免除国人费用直至明年3月31日。Form 2收费200元。

证明书签发人的名单,可到www.msf.gov.sg/opg/查看。

■“联合”“连带”职务有差别

“联合”执行是指所有被授权人必须共同做决定,比如一起签署卖房等文件。

“连带”(jointly and severally)是指被授权人可分开执行职务(即不必得到其他被授权人同意),可单独出售资产,但一旦出事,所有被授权人都须承担法律责任。

“连带”的好处是,紧急时即使其他被授权人在海外,重要文件只需一个被授权人签名即可。

“我拒绝Form 1”

“我不会给任何人,包括所爱的人一张空白支票,让他任意填上数字,所以我不会选用Form 1。”

不愿具名的刘姓金融业高级执行人员(50多岁)准备制订LPA,但表明不会使用Form 1。她透露,许多朋友也持相同看法,认为OPG没设立安全保障,以确保被授权人不会滥权。

“我们知道OPG一旦接获被授权人滥权或授权人被虐待的告密,就会展开调查,但这是被动的。许多滥权事件未被揭发,因为OPG只等人来举报。”

她指出,授权人失智,代理人须通知法庭,被授权人启动LPA却不必通知OPG,“我们担心狡诈的被授权人走法律漏洞。”

至今有超过8万人制订LPA。她说,那是OPG积极鼓励公众,并豁免Form 1费用的成效。许多像她一样慎重的公众想选用Form 2却犹豫不决,原因是须付费200元,还须找律师草拟。

“使用Form 2要收费,Form 1则免费;很明显,OPG在推荐Form 1。我们吁请OPG也豁免Form 2的收费,并让已使用Form 1,但不准备给被授权人绝对权力的公众,免费转成Form 2。”

Form 1 满足多数人需求

针对上述建议,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发言人说,98%的国人使用的Form 1能满足多数人的需求。

“这份表格也能让授权人决定是否要授予特别权力。比如,出售授权人的房地产/非住宅,或代表授权人馈赠现金礼物时,是否需要被授权人向法庭申请。

“它也让授权人针对不同事项,决定是否让被授权人联名承担,或连带承担责任。”发言人说:“只有少部分人须量身定制、复杂和含带特别指示的Form 2,以处理他们的房地产和照顾安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