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受外国机构委托找遗产继承者 族谱学会会员当义务“寻人侦探”

新加坡族谱学会会长黄友江(左)和英文秘书林世平等会员,协助一些在国外逝世的新加坡人梳理家谱,寻找可继承死者海外遗产的亲属。(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族谱学会会长黄友江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一些孤身旅居海外的新加坡人过世后,由于生前没立遗嘱,当地政府机构也无从联系死者的本地亲属认领遗产,辗转找上学会求助。

考究族谱在行的新加坡族谱学会会员,最近当起义务“寻人侦探”。该学会自去年底接连三次受外国当局委托,会员抽丝剥茧,为在异乡逝世的新加坡人梳理家谱,寻找可继承他们海外遗产的本地亲属。

族谱学会会长黄友江(80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一些孤身旅居海外的新加坡人过世后,由于生前没立遗嘱,当地政府机构也无从联系死者的本地亲属认领遗产,辗转找上学会求助。基于保护隐私,外国当局并未透露死者的遗产数额等细节。

参与义务寻人工作的,除了黄友江,还包括学会第三副会长吴安全(56岁),以及英文秘书林世平(57岁)。

学会会员往往只能按海外当局提供的一点线索去跟进,包括死者本地的旧地址或一两名亲属的名字或照片。他们一般通过网络搜寻,以及到国家档案馆和国家图书馆查阅资料、挖掘旧照片或旧报章讣告等方式,寻找蛛丝马迹。

在他们“追查”的个案中,进展较顺利的是一起新加坡欧亚裔男子(Charles Gerald Fernandez)在2015年于新西兰过世的案例。

新西兰公共信托机构委任当地一名族谱研究员,今年2月联系上族谱学会,提供印有死者父母上世纪50年代结婚照的旧剪报,请学会协助寻找可继承死者遗产的亲属。

也是本地著名寻墓人和文史工作者的吴安全,按线索到国家档案馆,挖掘到更多和死者家族有关的旧照片。他接着联络一名贡献旧照片给国家档案馆的书籍作者,辗转联系到死者的一对堂姐妹,勾勒出死者父系亲属的一幅关系图。

吴安全说:“死者母系亲属方面仍没线索,希望还能找到其他家属。”

至于另两起案例,黄友江说,会员们经一番搜寻后,掌握一两名有关人士的身份,皆因拨电或发电邮得不到回应而碰壁,希望还能找到更多线索。

2012年成立的族谱学会,宗旨是为族谱研究员和梳理家谱的人士提供交流平台,以及透过教育宣导,提高公众对编修家谱的兴趣。尽管寻人并非学会的“正业”,黄友江说,会员们不介意利用个人时间,在能力范围内,助有关人士认领亲人在海外的遗产。

学会秘书林世平说,同这些案例有关的人,相信不知道他们有海外遗产可领,如果他们没有被联系上,可能会错失机会。“学会提供这项额外的寻人服务,是相当有意义的。”

黄友江指出,案例中死者的家族如果已经整理家谱,梳理好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寻人工作相信会更顺利。

“尤其是要寻找遗产继承人,即使死者没有孩子,或父母已过世,仍可联系其他近亲。从这个意义来看,我们不算‘不务正业’,希望我们这项义务工作能提醒人们整理家谱的重要,鼓励国人研究和记录家族史。”

公众可提供线索助学会寻人

新加坡族谱学会呼吁公众提供线索,助学会寻找和以下案例有关者。

知情者可电邮cyplim@gmail.com,与学会联系。

个案1:

●死者:Chia Yoh Yin(新加坡女子),在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过世,无遗嘱

●寻找对象:死者在世亲属

●线索:母系叔伯为Chen Chi Chang;表兄弟为Chen Chih Min;父系姑姑为Joan Chia(后改名为Juwaiah Bte Abdulah)

个案2:

●死者:Charles Gerald Fernandez(新加坡男子)2015年3月于新西兰过世,享年68岁,无遗嘱

●寻找对象:死者在世亲属

●线索:死者父母是Francis Felix Fernandez和Dulcie Mary Scully(已故)

个案3:

●死者:William Gerte(新西兰男子),2016年于新西兰过世

●寻找对象:Poh Bock Huat(新加坡男子)或他的子孙。死者遗嘱列Poh Bock Huat为遗产受益人之一

●线索:Poh Bock Huat的旧址在实龙岗花园一带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