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心心念念乌敏岛

沙兹万记录乌敏岛故事有两年多时间,他希望除了认识自己的家族,也能透过各个渠道协助保留和重建乌敏岛的社区精神,当小岛的守护者。(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沙兹万的母亲是乌敏岛马来村的前村民,1989年搬到本岛居住。因为这段渊源,他从2018年开始透过社交媒体平台撰写“岛屿日志”,记录一些家族史和小故事。

过去两三个月,沙兹万相继接到两名乌敏岛长辈逝世的消息,近期报章又报道岛上一家脚踏车出租店已停业。这让他顿时感到记录乌敏岛故事的迫切感,因为就连看似远离瞬息万变世界的纯朴小岛,也无法阻挡一些改变。

沙兹万(Syazwan Majid,23岁)的母亲是乌敏岛马来村的前村民,1989年搬到本岛居住。因为这段渊源,他从2018年开始透过社交媒体平台撰写“岛屿日志”(Wan's Ubin Journal),从记录一些家族史和小故事开始,重新认识长辈熟悉的这个地方,也因此认识了岛上的村民和前村民。

沙兹万指出,在冠病阻断措施期间,他听闻自己认识的一名前村民病逝。上个月底,乌敏岛马来村里大家都熟悉、亲如他祖母的另一名村民“Nenek Piah”也过世,享年78岁。他在日志中回忆说,他今年6月开斋节才与她透过视讯通话,两人还相约要尽快见面,没想到这个承诺无法实现。

他说:“她是多么善良、亲切和温柔的奶奶。乌敏岛失去了一颗宝石。”

沙兹万记录乌敏岛故事有两年多时间,他希望除了认识自己的家族,也能透过各个渠道协助保留和重建乌敏岛的社区精神,当小岛的守护者。在阻断措施结束后,他依旧每周涉足乌敏岛,也透过直播给网民介绍乌敏岛的甘榜和特色建筑。

今年“乌敏岛日”因疫情无法举报大规模活动,但沙兹万将在本月12日和26日上午10时至下午1时在Wan's Ubin Journal的面簿页面开直播,并将分享马来甘榜双溪榴梿的故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