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廖文良家工作九年被控偷窃 最后一项控状撤销女佣重获自由

代表律师阿尼尔(左)向法官申请,让控方把控状中的物品还给莉雅妮(前右)。两人昨天在莉雅妮的第五项控状撤销后,步出国家法院。(陈渊庄摄)
代表律师阿尼尔(左)向法官申请,让控方把控状中的物品还给莉雅妮(前右)。两人昨天在莉雅妮的第五项控状撤销后,步出国家法院。(陈渊庄摄)

字体大小:

上周五,印度尼西亚籍女佣莉雅妮上诉得直,成功推翻四项偷窃罪名。不过,她还面对一项非法持有物件的控状。控方昨午向国家法院法官申请撤销莉雅妮的最后一项控状,让她得以无罪开释。法官批准这项申请。

樟宜机场集团主席廖文良的前女佣昨天在控方向国家法院申请撤销她原本面对的第五项控状后,终于完全摆脱了被刑事案缠身近四年的“桎梏”。

上周五(4日),印度尼西亚籍女佣莉雅妮(Parti Liyani,46岁)上诉得直,高庭法官陈成安推翻她的四项偷窃罪名。不过,除了四项控状,莉雅妮还面对一项非法持有物件的控状。当案件于2018年在国家法院开审时,控方暂时搁下这个第五项控状,以其他四项偷窃罪状进行审讯。

随着高庭推翻莉雅妮的偷窃罪名,控方昨午向国家法院法官申请,撤销莉雅妮的最后一项控状,让她得以无罪开释。法官批准这项申请。

这项控状指莉雅妮于2016年12月4日在我国机场,被发现持有18件非法取得的物品,包括一个“Rebeanco”包包、一个“Miu Miu”包包、两个“Prada”钱包,以及一个“Guess”钱包。其他物品还有一枚戒子、两条项链、一对耳环,以及两支手表,一个没有牌子,另一个的牌子则是“Guccinelle”。莉雅妮也被指违法持有六张易通卡和一张当票。

代表莉雅妮的阿尼尔(Anil Balchandani)律师则向法官申请,让控方把控状中的物品还给莉雅妮。控方表示会另找阿尼尔商讨此事。阿尼尔也要求法庭下令删除罪犯档案中莉雅妮的照片与指纹资料,但法官认为无须通过法庭发出这个指示。

想念母亲希望赶紧回国

昨午,莉雅妮在客工援助组织“情义之家”(HOME)的10多名职员与义工的陪同下出庭,一伙人在案件结束后也在法院外拍照留念。

当媒体记者上前时,莉雅妮表示不愿接受访问。她上周五告诉媒体,她因为这起案件滞留新加坡长达四年,很想念母亲,希望能赶紧回国,无奈仍有第五项控状悬而未决。情义之家发言人昨午透露,莉雅妮尚未决定何时回印尼。

在廖家工作约九年的莉雅妮是在2016年10月28日被辞退,她被令立即收拾行李离开,随后回印尼。同年12月初,莉雅妮回到新加坡,在机场被逮捕。

她过后被控上法院,指她在廖文良位于汤申路一带彰思礼巷的半独立式洋房里,多次偷窃总值3万4600元的财物,包括名表、苹果手机、名牌墨镜、首饰和包包等。她不认罪,受审后被判罪成,须坐牢26个月。她不服所判提出上诉,上周五成功洗脱罪名。

高庭法官陈成安认为有理由相信,为了阻止女佣到人力部投诉他们,廖文良与儿子先发制人,突然将女佣解雇并报警指控她偷窃。法官也发现,被列为“贼赃”的物品大多是破旧和低价值的。

洗脱罪名的结果出炉后,阿尼尔律师也备受媒体与公众关注。他在律师事务所Red Lion Circle网站上发表声明解释,自己在案件中只扮演了极其微小的角色。他说:“一名律师或许因为取得官司胜利而获得肯定,但我们别忘了,也有其他被告因为律师缺乏能力而被入罪……还有许许多多受困于收留所和监狱里的‘莉雅妮’值得我们去关注。”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