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让位给翻新工程 忠邦城商业楼租户担心搬迁赔偿不够

义顺忠邦城民众俱乐部和巴刹与小贩中心将重新发展,义顺5道第102座商业楼须让位给翻新工程。小贩中心的摊主则担心搬迁可能会导致租金上调,影响收入。(陈来福摄)
义顺忠邦城民众俱乐部和巴刹与小贩中心将重新发展,义顺5道第102座商业楼须让位给翻新工程。小贩中心的摊主则担心搬迁可能会导致租金上调,影响收入。(陈来福摄)

字体大小:

当局将为义顺5道第102座商业楼租户提供3万元的赔偿费,但租户担心费用不够,无法补贴租金和装修费。商业楼里的一些社团也担心搬迁会断了社团的传承。

义顺忠邦城民众俱乐部和巴刹与小贩中心将重新发展,义顺5道第102座商业楼须让位给翻新工程,但租户担心当局提供的3万元赔偿费或不足以进行搬迁。另一边,小贩中心的摊主虽然能直接搬入新址,但摊主也担心小贩中心若由其他公司接管,可能会导致租金上调。

设于商业楼三楼的“正统心算”高级经理郑雪萍说,他们前天收到通知后就马上尝试寻找新的店铺,但如今租赁市场竞争激烈,还无法在义顺找到适合的单位。她也说:“病毒阻断措施不久前才解除,心算学院才正要逐步恢复运作,如今突然被新问题困扰。我支持发展,但不能因此牺牲我们的权益。”

其中,根据她出示的信件,建屋发展局要求租户退租时拆除单位内的额外装置。她反映,大多数的租户是补习学校,安装不少隔间,因此担心3万元的赔偿金不足以支付拆除费,更无法补贴租金和装修费。

不过据《联合早报》了解,租户在搬迁之时不必拆除装置,只需清空单位内可移动的家具。

在同一栋商业楼的刚主现建筑公司董事王春玉(60岁)指出,3万元的赔偿可能都不够新的办公室进行装修,因此希望能和当局沟通争取更合理的数目。A.S.K五金店老板洪清辉(72岁)也说:“除了需要支付新场地的租金定金和进行装修,我们也要考虑到搬迁会导致老顾客生意的流失,所以须有足够资金来过渡。”

相对于商户对于搬迁赔偿的不满,小贩中心摊主能直接搬入新址,但他们则对新的租金表示担忧。忠邦小贩中心自2016年起由职总富食客合作社管理,租金定价方式与之前维持不变,但摊主担心新小贩中心若由其他公司接管,可能导致租金上调。

老忠邦五香虾饼少东黄子兴(35岁)指出,他们虽期待新熟食中心的设计和设施,但担心租金和其他费用上涨。他说:“我们这里是老人区,为了居民不太可能涨价,希望当局能考虑到这一点,确保新熟食中心租金合理,让摊主和居民都能受益。”

另一方面,第102座商业楼的租户虽然大多为补习中心,但也有几个是与义顺和三巴旺历史有密切关系的社团,包括星洲善友社和嘉侨同乡会。1936年成立的善友社成员主要是义顺甘榜的旧村民,理事林龙基(83岁)说,目前社团还需要开会决定搬迁事宜,但是他们将尽量保持社团的运作。

成立于1937年的嘉侨同乡会会员主要是以前居住在三巴旺的客家人,理事许文源(69岁)说,担心换了会所就会断了社团的传承。他说:“我们的会员大多都已七八十岁,疫情期间不能开会商量。我们希望当局能帮我们寻找新会所,但也担心会员大多都习惯这里,如果搬迁他们可能就不会再来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