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梦想待起飞

原想成为一名飞机师的蔡昊澎,因碰上疫情暴发,不得不把梦想暂时搁置一旁。(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原想成为一名飞机师的蔡昊澎,因碰上疫情暴发,不得不把梦想暂时搁置一旁。父母经营的两家咖啡店也因疫情影响,导致人手不足。不想让父母操劳的他,因此决定全职到咖啡店打工。

大学生毕业后,飞机师梦受阻,暂时得在咖啡店泡咖啡、抹桌子、捧碗碟、洗厕所。

去年12月从国大工程学院机械工程系毕业后,原想成为一名飞机师的蔡昊澎(26岁)就开始向航空公司投函求职,也报读了美国一所飞行学院的课程。但不巧碰上疫情暴发,让蔡昊澎不得不把梦想暂时搁置一旁。

在疫情的笼罩下,蔡昊澎父母经营的两家咖啡店严重受影响,许多外籍员工无法在本地继续工作,导致人手不足。不想让父母操劳的他,因此决定全职到咖啡店打工。

“我最大的动力其实就是不想让父母那么辛苦,如果我不去帮忙,他们就得自己来。”

对蔡昊澎而言,经营咖啡店最困难的就是没日没夜的工作时间,一天工作10至12小时,周末也不能休假。“我8月其实只休假一天,虽然工作时间长,但我还是觉得工作做不完。”

除了兼顾后勤工作如做账、点货等,蔡昊澎中午时分还会泡咖啡,傍晚时分为煮炒摊接受点菜,就连抹桌子、洗碗碟甚至洗厕所也一手包办。

“父母是我的榜样,很多事情用嘴巴讲很简单,但只有像他们一样放下身段去动手做那些肮脏的工作,才能真正得到员工的尊重。”

蔡昊澎坦言,很多国人认为咖啡店的工作“低级”,他有一次在收拾碗碟时就听到一名母亲告诉儿子:“如果你不好好读书,就会像这个哥哥一样。”

不过,蔡昊澎不以为然,他说:“我以后也想让我的孩子经历这样的锻炼,学习刻苦的精神。”

能够亲身体验经营咖啡店的方方面面,也让蔡昊澎从中获得满足感。“爸爸曾说过,你如果可以在咖啡店闯,以后去到哪里都没问题。如果现在要我创业,我可以自信地说,我是做得到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