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批持航空通行证入境 定居新西兰 韩妇女等半年终来新享天伦

字体大小:

在新西兰定居的韩国人李善心(56岁)原本计划在今年3月飞来新加坡,照顾待产的女儿及帮她坐月子,不料新加坡因冠病疫情而加强边境管制,使她的行程取消,也错过了外孙呱呱落地的那一刻。

本月8日,她终于凭着航空通行证,从新西兰飞抵我国探望女儿和外孙,她是首批持航空通行证从新西兰和文莱飞抵新加坡的14名旅客之一。

李善心抵境后虽迫不及待想见女儿和外孙,但她还是按当局规定,先入住酒店,等冠病检测结果证实自己没染病后,才搬入女儿家。

她的女儿也特地把宝宝庆祝百日的生日会延后两天,让她能够一起庆祝。李善心准备在新加坡逗留到今年底,与女儿一家共享天伦之乐。

她通过电邮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新加坡的社区病例逐渐减少,政府在安全管理措施方面做得很好,大家都遵守条例,我觉得新加坡很安全。”

访客:申请航空通行证简单快速

鉴于文莱和新西兰已有效控制疫情,境外输入风险低,我国从本月起放宽这两个国家旅客的入境限制。有意从文莱和新西兰入境我国的旅客,须在抵新前的七天至30天内预先向我国申请航空通行证(Air Travel Pass)。旅客入境时须接受冠病检测,检测结果呈阴性后才能自由活动,但不必再遵守14天居家通知。

同样来自新西兰的弗朗西斯(Daniel Francis,52岁)为了飞往巴布亚新几内亚公干,选择到新加坡转机,他早在两个月前就开始策划行程。

他说,申请航空通行证的过程简单易懂,他入境后接受拭子检测,隔天睡醒后不久就收到检测结果,证实是阴性,前后只等了14个小时。

这是他第一次到访新加坡,他决定留下来游玩几天。“我从没到过新加坡,所以想在转机之前先到处走走看看,欣赏新加坡独有的美景和品尝地道美食。”

另一名持航空通行证抵新的新西兰人普里斯(Elizabeth Preece,36岁)则曾在新加坡工作五年,因疫情影响了工作,她在上个月初返回新西兰,这次回来处理一些事情及探望朋友。

普里斯说,航空通行证申请过程又快又简单,她在申请后约三个小时内就获得通行证,抵境后的拭子检测结果也在12小时内出炉。“检测结果呈阴性,让我感到很安心。我很开心自己没感染病毒,也没给他人的健康带来威胁。”

她说:“我觉得新加坡的安全管理措施做得很好,我戴口罩、勤洗手和避免到人多的公共场所,所以我并不担心会感染病毒。虽然疫情给大家带来了很多不便,但只要每个人做好本分,情况定会好转。”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