涵盖较轻微公共秩序触法行为 杂项法令为刑事法典“补漆”

字体大小:

随意拨打紧急求助热线999或995,或者在公众场所醉酒闹事。这些都是在杂项(公共秩序和滋扰)法令(Miscellaneous Offences(Public Order and Nuisance) Act)下,属于比较常见的罪行。可是,你知不知道,将一个垂死或重伤的人弃之不顾、在家中裸露但仍出现在公众视野、或者放任自己的宠物犬随意咬人,同样都会触犯该项法令?

究竟什么是杂项法令,里头的条文又有什么,当中是否有一些鲜为人知的触法行为?

本期《说法识法》邀请赢必胜律师事务所(Invictus Law Corporation)黄国彦律师和陈序傅大律师事务所(Tan See Swan & Co)的陈其玉律师解答什么是杂项法令。

杂项法令和刑事法典相辅相成,受访律师形容说,如果刑事法典是一层漆,那杂项法令就是后来的“补漆”,确保涵盖可能出现的不足之处。

谈到本地的刑事犯罪行为,许多人都听过刑事法典,受访律师说,如果想要认识杂项法令,那就需要一并了解这项法令和刑事法典之间的关系。

设在刑事法典之后 杂项法令共有41节

黄国彦律师指出,刑事法典可以追溯到1872年,当中也包含全面的刑事犯罪行为,至今有多达512节(sections)。相较之下,杂项法令则相信是在1906年之后才有的,目前有41节。

“基本上,杂项法令可以视为是用来填补刑事法典的空缺,例如刑事法典包含着对不同形式非法擅闯的刑罚,但即便你知道对方不怀好意,并一直在你家门外徘徊,刑事法典内却没有针对这类行为的惩罚。”

陈其玉律师则说:“杂项法令应该和刑事法典一同配合,两者固然有重叠,但法令也有一些在刑法内没有出现的罪行。一般上,我们可以理解为这项法令涵盖较为轻微的罪行。”

他接着指出,杂项法令涵盖的多数是较为轻微的公共秩序触法行为,“它包括行为失检(disorderly behavior )、行为不检(indecent behavior )和欺诈性占有等罪行,而这些罪行可能没有包含在刑事法典内。”

陈其玉也说:“根据我的经验,该法令下最常见的触法行为是醉酒后行为失检,或者看到警方时行为不当等。”

黄国彦则举例说,在刑事法典下,在公共场所裸露是违法行为,但却不包含在住家中裸露自己。不过,根据杂项法令,如果裸露的行为是公众清楚可见的话,就算在住家内也算触法。

他形容,如果刑事法典是一层油漆的话,那杂项法令就像后来的补漆。“简单来说,杂项法令可以被视为是用来填补刑事法典的空缺,确保其他罪行也涵盖在内。”

政府也不时会修订法令,确保刑事法律保持一致和简洁。例如,随着我国于2014年制定防止骚扰法令,原先在杂项法令下的相关骚扰条文也被取出,归入新法令。

另外,在杂项法令下持有危险武器相关条文也被废除,这是因为这些条文与腐蚀性及爆炸性物体以及攻击性武器法令的相关条文有重叠之处,但处分却不一样,因此为了统一处分,当局便做出这样的安排。

你知道这么做会触法吗?

杂项(公共秩序和滋扰)法令下鲜为人知的刑罚:

①狗主在公共场所没控制好自己的宠物,导致宠物咬伤人

 

根据第8节条文,如果狗儿有在公共道路上冲向人、脚踏车或汽车的习惯,狗主可被罚款高达1000元。

在第10节条文下,任何人的狗一旦造成他人受伤,可被判不超过5000元罚款;支付伤者的最高赔偿额不超过2000元。

②在公共场所招徕生意

根据条文,任何人在公共道路、地点或场所,为任何贸易或生意进行招徕行为,引人生厌,都可能触法。

初犯者罪成可判罚款最少1000元,最多5000元,或坐牢六个月,或两者兼施。重犯者则可被判处最少2000元,最多1万元,或坐牢一年,或两者兼施。

③在公共场拉皮条

根据条文,任何人在公共道路或公共场所招徕嫖客,或者为了进行其他不道德交易,都可能触法。

初犯者可被判罚款不少于1000元,重犯者则不超过2000元,或坐牢不超过六个月,或两者兼施。

杂项法令下被控 未必可罚款了事

同一条罪名,能够在不同法令下被控,杂项法令让控方能够视案情,斟酌应该用什么罪名来将罪犯控上法庭。

对一般人来说,由于杂项法令涵盖的都是较为轻微的罪行,因此导致他们产生刻板印象,初犯者多数可罚款了事,逃过牢狱之灾。

不过,受访律师直言,这是一个误解,因为一些罪名有可能面对坐牢,或者罚款及坐牢两者兼施,这都得视个别案件而定。

陈其玉说,一般而言,多数条文对于初犯者都是给予罚款,但也有一些罪行可能在更严重的罪名下提控。

例如,在杂项法令下,非法持有物件(fradulent posession)可被判不超过3000元罚款,或坐牢最长一年,或两者兼施,但如果在刑事法典下被控,就有可能被判处最长五年监禁或罚款或两者兼施。

陈其玉解释说:“这是为了让控方能够在了解案情后,决定是否以较轻微或严重的罪行把涉案者控上庭。”

黄国彦表示,不应该因为杂项法令涵盖的多数是轻微罪行,就以为刑罚都是以罚款了事。

“其实,一切都需要按照每个案子的案情来判断。例如,我们就曾遇过一些人因为行为失检,结果被判坐牢。”

他举例说,在杂项法令下被指行为失检,初犯者的最高刑罚是罚款2000元,或坐牢六个月,或两者兼施。一般情况下,初犯者通常是接到罚单。

另外,非法弃尸或丢下一个濒死之人也属于犯罪行为。根据刑事法典的非法弃尸条文,罪成可被判处七年监禁,在杂项法令下,这项条文也覆盖遗弃那些还没有死亡的人。若罪成,可被判最多2000元罚款,或不超过六个月监禁,或两者兼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