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医者无畏上前线

邓名扬目前是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大二生。(庄耿闻摄)

字体大小:

邓名扬是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大二生,虽然目前全部转到线上上课,但毕业前他还需要回武汉的医院实习,因此曾想过万一在实习时碰上疫情该如何是好,但他坦言,虽然前线很危险,但他不害怕,如果真的碰上,会尽全力帮助病患。

华族与马来族混血医学生远赴中国武汉求学,虽躲过年初当地疫情暴发,但他指出,若有一天要亲上前线救治病患,绝不害怕。

22岁的邓名扬目前是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大二生,父亲是华人,母亲则是马来人。

邓名扬受访时称,自己从小就想成为医生,17岁时有机会到家庭诊所观察三天,见到家庭医生带给患者的温暖,更立志学医。虽然他无法如愿考入本地医学院,但热情却未因此浇灭。

邓名扬透露,70岁的父亲已退休,姐姐刚开始工作,在他之上还有三个念大学的哥哥。60岁的母亲如今是家中主要经济支柱,他也不愿再成为父母的负担。“去欧美或澳洲学医费用太高,而且离家太远,我也无法随时回国照顾年迈的父母,但我不愿放弃梦想。所以在做了很多研究后,决定去武汉升学。”

邓名扬就读的六年西医课程主要以英语教学,但他还是必须以华文学习许多医学名词及病情症状,这对从小在家讲英语的他来说是个挑战。“在武汉很多时候必须讲华语,我也进步了许多。但如今回新加坡太久,感觉又要把华语‘还回去’了。”

谈到年初武汉的疫情暴发,邓名扬说,他从去年12月底就开始提高警惕,当时还没有人戴口罩。今年1月中考完最后一门试卷后,他就立刻飞回新加坡,没有因武汉过后封城而受影响。如今课程全部转到线上,也不知何时能再回返校园。

邓名扬说,毕业前他还需要去武汉的医院实习,所以曾想过万一在实习时碰上疫情暴发该如何是好。“我知道前线很危险,而且会非常累,但我不害怕。如果真的碰上,我会尽全力帮助病患,并因此感到满足。”

邓名扬在9月12日获颁新加坡穆斯林皈依协会的4000元助学金。今年共有61人获颁这份助学金,颁发的助学金总额达11万8000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