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让一切停摆 连氏基金助老弱身心动起来

字体大小:

爱心点灯

疫情持续,疗养院的居民无法如常地出外活动和社交。

不过,通过各种刺激感官的关怀计划和采用高科技等方式,

年长者还是能在室内感受大自然、品尝美食,以及进行各种娱乐活动,并享受天伦之乐。

冠病期间公众不便搭飞机出国,但HCA慈怀护理的23名日间慈怀病患却能“坐飞机”到访“台北”品尝道地美食,包括香肠和面线。

HCA慈怀的护理人员向来都会带病患去游览虎豹别墅或河川生态园等景点,如今这些义工活动都已暂停,团队除了采用高科技的视听技术,还会轻轻摇动病患的椅子,以制造机上服务员推车送餐经过座位时的效果,模拟出国体验。

疫情期间,各家疗养院为了确保年长者的安全,不得不继续实行严厉措施,包括减少家属探访次数和居民出外活动与社交的时间。

一些年长居民也因长期被困在室内,感觉行动受限而变得郁闷,除了睡眠素质受影响,脾气也变得焦躁。

崇仁致善和谐院院长苏美珠解释:“通常失智症患者表现出焦躁行为,如喊叫,其实并无恶意,而是一种求救方式。尤其当他们的认知与沟通能力逐渐减退,很多时候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表达他们的不适。”

助幼儿和乐龄社会服务机构重塑思维和运作方式

为了提振年长者的精神状态,几家疗养院通过连氏基金的捐款,改善室内环境与设施,让居民的生活不只回到从前,也能获得更好的护理,缓解他们这段日子压抑的情绪。

这是连氏基金第二次从“低迷时期至关重要的慈善机构”(Charitable Organisations Vital in Downturn,简称COVID)2020基金拨款,主要协助幼儿和乐龄社会服务机构重塑它们的思维、运作方式以及优先事项,以更好地跟上因冠病而改变的社区需求。

连氏基金今年4月推出COVID基金,随后在第一轮无条件给予不同领域、18个跟他们合作的社会服务机构共120万元,助它们应对冠病造成的健康与经济冲击。

第二轮拨款总额208万元

在目前第二轮的拨款中,基金会将给17个幼儿和乐龄社区服务机构,以及三所医院捐赠总额208万元的款项。

连氏基金总裁李宝华说:“这些机构提供的服务一向都是社会网络中不可或缺的。疫情给这些机构带来意想不到、极为严重的冲击。充满不确定性的局势也导致慈善机构的收入不断缩减,因而加剧经济及健康衰退导致的需求激增。”

受益的社区服务机构包括HCA慈怀护理、崇仁致善和谐院,以及救世军安乐之家疗养院。它们各获10万元,用于创新护理方式。

改良版暖爱照护温暖病患心

89岁的卢妙玲是崇仁致善和谐院的“舞后”。一生热爱舞蹈的她于2014年住进疗养院时,非常好动又友善,也乐于教导护理人员跳国标舞。

不料,卢妙玲在去年1月中风,之后病况恶化,必须卧病在床,目前在接受暖爱照护(Tender Loving Care),这是专为病情较严重病患设计的护理方案。

护理人员萨莫拉(Karl Zamora,32岁)还记得当时医生告知,卢妙玲预计只有几个月的寿命。“看到她连眼睛都张不开,虚弱地躺在床上,我们每个人的心都碎了。”

但疗养院并没放弃希望,决定让卢妙玲于今年3月接受改良版暖爱照护模式的试点计划。

疗养院根据一种名为Namaste Care的护理原则,加强给予严重失智症患者的护理,让现有护理变得更有序和完善。

通过按摩等身体接触
家属可向病患表达爱意

护理方式主要专注于促进病患的五感,首要原则是强调护理人员与病患之间的互动,也为病患打造舒适及安全的环境。

苏美珠解释,失智症患者的认知能力减退,旁人难以用普通方式例如言语和他们沟通。但通过促进病患的五感,例如按摩等身体接触,家属可继续向病患表达爱意,这也是一种沟通方式。

这个护理原则强调环境须凉爽,在柔光下播放柔和音乐,护理员会利用一些天然香草或精油,让病患进行嗅觉护理。病患可享受有适当刺激触感的按摩,或吃乳酪等食物来促进味觉。

萨莫拉说,目前卢妙玲已能从床上转移到沙发上,还会时不时做出抬手或点头的反应。

今年2月被送到暖爱照护的吴焕珍(93岁)起初有些傲慢,不理会别人,但经过几个月的改良版护理,她变得亲切多了,也会主动向护理人员打招呼。萨莫拉透露:“她的生活素质明显改善,胃口大开,体重还增加了五公斤!”

崇仁致善和谐院自去年11月开始培训20多名护理人员,目前在疗养院内的几个临时地点推出改良版暖爱照护。

通过连氏基金给予的10万元,疗养院将继续扩展新改良版护理模式,计划改善两家暖爱照护家的各个角落,并培训更多护理人员甚至病患家属,为60名严重失智症患者提供这类护理。

设迷你活跃坊助年长者恢复活力

在救世军安乐之家疗养院,居民不久后就能玩游戏消遣并活动筋骨,丰富沉闷的日子。

疗养院的玉环苑活跃坊(Jade Circle Arena)去年11月正式投入运作,包括打地鼠、投篮球,以及虚拟实景等游戏,旨在鼓励年长者与晚辈一同参与活动,除了增进感情也提高年长者的活动量。

不过,疫情来袭与一系列安全距离措施导致属于高风险群的年长者,不能在公共场所聚集互动。

救世军安乐之家疗养院执行总监刘美兰说:“当时为了避免交叉互动增加冠病传染的风险,我们禁止让长期护理的居民前往活跃坊,之后也因疫情恶化暂时关闭该区,许多年长者都表示非常伤心。”

她说:“受影响的居民心情不只变得低落,也无心做那些单调无趣的运动,导致活动量减少。”

为了让年长者重新打起精神,恢复活跃生活,疗养院将利用连氏基金发放的10万元在三个地点设立迷你活跃坊,分别在第二和第三层,以及曙光中心(HOPE Centre)。

一间迷你活跃坊约19平方米,可服务四个居民,约80名居民分享设施。

所提供的游戏目前还在商议,但与主要活跃坊有相同意义和作用,都是在协助居民满足精神、身体和心理上的需求,并达到治疗效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