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智慧国计划将深入地区和邻里 更灵活调度宣导团队助银发族掌握科技

字体大小:

尽管为乐龄人士提供数码协助的指导人员不少,但好些出席对话会的智慧国宣导大使反映,许多年长者仍对使用SafeEntry及合力追踪等不知所措。

数码防疫工具如访客登记系统SafeEntry,以及追踪冠病病例接触者的“合力追踪”应用推出至今数月,不少年长者仍在使用上感到不知所措。政府下来或按地区调度现有的智慧国宣导大使团队,好让这些义工更深入基层,助银发族掌握科技。

隶属总理公署的智慧国及数码政府署(Smart Nation and Digital Government Office,简称SNDGO)昨天(9月25日)在线上举行首场“越战越勇对话会”,邀集逾百名智慧国宣导大使(Smart Nation Ambassadors)就我国推广数码科技提出看法。

主管智慧国计划的外交部长维文医生也出席对话,并在活动前后致辞。

自去年1月至今,SNDGO共招募1600多名介于17岁至70岁的民众,担任智慧国宣导大使,他们的责任包括教导公众如何使用数码工具,以及针对政府数码服务和计划收集民众反馈。

SNDGO日前已宣布,与新加坡乐龄义工组织合作,两年内招募和训练1000名乐龄智慧国宣导大使,协助年长者掌握数码技能。

属义务性质的智慧国宣导大使,虽与资讯通信媒体发展局所聘请的1000名数码大使一样,都以协助年长者学习科技为目标,但两者仍有些差异;短期受雇的数码大使支薪,并且也须走入小贩中心和湿巴刹,向摊贩推广电子付费。

然而,尽管为乐龄人士提供数码协助的指导人员不少,但昨天好些出席对话会的智慧国宣导大使反映,许多年长者仍对使用SafeEntry及合力追踪等不知所措。

智慧国大使和数码大使应避免角色过度重叠

目前等待入伍的谢俊毅(21岁)去年底成为智慧国宣导大使。他受访时说,好些年长者进出场所时仍习惯使用身份证,有的则因语文能力有限而对数码科技却步。

他建议,智慧国宣导大使可深入基层,到主要市镇中心、商场或民众俱乐部,为乐龄人士提供现场一对一的协助,当局也可利用颜色、符号等元素,简化应用。

目前,资媒局其实已在数码乐龄计划下,在全岛设置至少30个数码转型社区援助站,由当局委派的数码大使协助年长者。谢俊毅认为,政府应检视智慧国大使和数码大使的功能和调度,避免两者过度重叠,好让效益最大化。

维文昨天指出,按地区或邻里调度智慧国宣导大使确实可行,“因为我们必须确保我们的数码进程具包容性,不分年龄、语言以及对数码科技的熟悉程度”。

有义工也提议政府整合各类数码应用和服务,如开发一款“超级应用”,让人们在使用上更加简便,各政府部门也可更有效率地调度资源,避免浪费。

另外,也有智慧国大使建议政府从小培养数码人才,使新加坡从科技产品的消费国发展成制造国。

维文认为,要朝这个目标前进,政府、企业和民间应共同协作,打造一个有利于共创新数码方案和服务的生态。

他举例:“我一直有个想法,你知道我们很多人有很多旧的路由器,其实只要更新固件……再加上人们把多余的带宽(bandwidth)贡献出来,我们就能把公共WiFi网络扩大到更多住家或社区邻里。这会是个自下而上、共同参与的社区项目。”

SNDGO下周将再办两场越战越勇对话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