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断措施期间加剧一次性用品消耗量 新公民工作小组探讨解决方案

字体大小:

冠病疫情助长网购、送餐和外卖生意,进一步加剧国人对一次性用品的需求。56天病毒阻断期期间,公共垃圾收集商从家庭与贸易场所收集到的垃圾比3月平均每天多出约3%。

为减少过度消耗,政府组成公民工作小组,在超过300名报名者中选出55名社会各界代表,从昨天起至明年2月举行八次会议,就个人以及公私营机构如何减少不必要的一次性用品使用展开讨论,特别是在零售与餐饮业出售产品,以及餐会供应和会展与奖励旅游(MICE)业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减少使用量,并提出解决方案。

首场公民工作小组视讯会议昨早通过“清洁与绿化新加坡”(Clean & Green Singapore)面簿直播部分内容。主办方也计划对之后部分场次进行直播,或开放给更多有志公众参与讨论。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兼交通部高级政务部长许连碹博士致开幕词时表示,打算在工作小组提呈的建议中,选择至少三个发展成试点项目,未来也有可能修改政策。

她认为,一次性用品的过度消费会对我国环境造成严重影响。海洋污染导致海洋生物面临生存威胁;生产一次性用品会加速有限资源的损耗;处理过程所产生的碳排放会加剧气候变化;焚烧垃圾产生的灰烬正缩短实马高垃圾埋置场有限的寿命。

国人去年丢弃20万吨
购物袋等一次性用品

国人单是在去年丢弃的生活垃圾中,就有20万吨(超过10%)是购物袋和外卖餐盒等一次性用品,相当于400个奥林匹克游泳池的容量。许连碹提到,国家环境局今年开始推行新的产品包装呈报框架,强制相关企业每年呈报包装使用种类和数量,以及如何减少包装的计划。最迟会在2025年推行制造商延伸责任模式,商家得负责回收与妥善处理包装垃圾。

然而要解决即用即丢产品滥用问题,少不了公众参与。许连碹说:“我们希望能共同努力,确保提出的解决方案是全面、实用和包容的。这意味着我们须要考虑到方方面面,例如一种一次性材料对另一种材料的替代效果,如何能够继续以卫生的方式丢弃垃圾,同时对一些会给我们社会中较脆弱群体所造成的成本冲击保持敏感度。”

她指出,参加公民工作小组的民众代表了社会各阶层的不同声音,既有社会企业创办人,也有学生、自由职业者和建筑师等。

其中一名成员萧艳如(30岁,用户界面与体验设计师)是潜水爱好者,也是非政府组织零废新加坡义工,平日还参与公司举办的净滩活动。她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本地一次性用品浪费由来已久,单靠个人力量难以改变现状,因此从公司同事听说政府正在招募成员时就主动报名,希望可发挥网络设计特长,做更有效宣导。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